第二千四百八十章 组建新军(八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八十章 组建新军(八十)

    徐仁杰也知道宏利新这番狠厉之言多少有发泄意思。

    不过老徐是一点都不在意。

    这宏利新有没点名道姓,他想怎么发泄就怎么发泄。

    自己今天给他设的这个套儿也确实是叫人恼火。

    你总得叫人舒缓下郁闷心情嘛。

    老徐很体贴给宏利新舒展心情。

    带他发泄完毕,老徐顺势接茬:“都听到宏兄弟说的话了吧,这后勤的事儿你们都不要操心,该给你们的一样都会少。宏兄弟开口,相信应该是叫你们没有后顾之忧了吧。”

    好嘛,又给一刀。

    老徐当真是一点活路都不给啊。

    毫无疑问,他这后续给的一刀真是把宏利新彻底逼上了绝路。

    现在留给宏利新的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把承诺的补给物资弄到。

    否则他之前说的那些话就妥妥是被认定吹牛皮大话。

    而他一直赖以骄傲的中年人心腹身份也将受到质疑。

    既然是心腹,连承诺的东西都弄不到,你还心腹个屁啊。

    宏利新火气上涌,一方面他气徐仁杰不地道。

    另一方面他有懊恼自己傻叉。

    能不傻叉嘛,自个儿明明看出徐仁杰是有意甩锅给自己,想借助自己身份去弄那不好搞的物资补给,可自己还望上撞。

    现在的宏利新不是想跟老徐较劲,他也知道真叫起劲来自己未必是对手,他直想抽自己大耳刮子。

    没有去管宏利新是啥表情,老徐继续道:“宏兄弟也说了,这物资是馆内抠下来的,我希望大家都能明白这些物资的可贵。大家既然吃了这份俸禄,就该对得起这份俸禄。训练谁要是偷懒,到时候宏兄弟对门惩戒,可别说没人提前提醒你!”

    老徐这些话都是在把矛盾焦点甩在宏利新头上。

    老徐就差直接说宏利新你把这些脏活给接了吧。

    话至此处,老徐该说的都给说清楚了。

    他扯了这么多开场吧,一个是给下面队员紧紧发条。

    不管这些人在场馆给自己说了怎样决心,在老徐眼里那都是没用过去时。

    他评判一个战士标准不言行,只看实际。

    保证,决心啥的不是说不重要,但只有落实到行动的保证,决心才有意义。

    另外呢,老徐也是要趁着这个机会,把队伍吃喝物资给解决了。

    这玩意是队伍训练,战斗保障。

    这吃喝问题不解决好,谈其他都是耍流氓。

    总得来说,这两个目的,老徐算是完成了。

    至于说实际落实效果,那就得看记下来事态发展了。

    “好了,废话咱们就不多说了,今天咱们就开始正式训练。所有人都有,立正!向右转!跟着雷子,我们现在去训练房!”

    体育馆啥都缺,就不全场地和训练设施。

    为了今天训练,老徐已经早早把相关房间安排妥当。

    领着队伍,老徐等一行人来到了训练房内。

    待得全员进入房间后,老徐紧接吩咐:“全体都有,立正,稍息!讲一下!”

    完全的军事化做派,老徐目光如炬扫过场上众人。

    在昏暗烛光晃动下,队员们一个个都是肃然面庞。

    他们当中除了两个保安接受过相关训练,其它人对于老徐这种训练模式还是有些不太适应。

    毕竟,这种稍息立正东西还停留在学生时代体育课或者军训时。

    而新军选拔队员基本年纪都在30多到40多岁之间。

    儿时的记忆早已模糊,现在被老徐这么一训,自然是有点不适应紧张。

    “今天!我们主要做一些体能,以及身体协调性练习!”

    想要斩杀丧尸,没有力量是肯定不行的,但光有力量反应躲避力不行也是白搭。

    “好,现在两两一组听我口令!前排全部躺下,仰卧起坐一分钟计时开始!!”

    明显呆愣!

    仰卧起坐,这个名词落在众人耳里那是既熟悉又陌生。

    见得众人没有动弹,雷瞳在旁立马是怒容上脸:“老徐叫你们仰卧起坐准备没听见吗?你们都是聋子?还是说拿老徐命令不当回事儿?我告诉你们,作为一名战士,令行静止永远是排在首位!以后,不管你们在干什么,也不管你们在什么地方,只要命令下达,你们就必须第一时间无条件服从!听明白没有?”

    “明,明白了。”

    “你们是娘们吗?老爷们说个话结结巴巴的?我再问一遍,你们听明白没有!?”

    由于场馆外有丧尸,雷瞳不好大声斥责。

    但即便是有意压低声音,雷瞳的面色表情以及语调皆是十分慎人。

    “明白”

    “娘娘门门的,你瞅瞅你们这一个个鸟样,还加入新军,要脸吗温天明你看什么看?怎么着,不服气啊?”

    手指温天明,雷瞳凑脸怼在温天明面前。

    温天明怕是怎么着也不会想到雷瞳会这么对待自己。

    要知道前日见对方,对方还是和憨实汉子。

    可眼下,仅仅一天时间,对方竟是变成这般模样。

    “没有!”温天明下意识脱口。

    闻言,雷瞳冷哼一声:“最好没有!我可告诉你们,之前老徐给过你们退出机会,你们这些垃圾废物不愿退,哼,一个个倒是挺执拗啊。怎么着,是不是觉着自己很能耐?既然你们都很能耐,那就先给我做50个俯卧撑!!”

    毫无征兆,雷瞳下达命令。

    老徐对此没有任何阻拦反应。

    训练场就是战场,战场敌人不会跟你讲仁慈,训练场同样不可以有。

    正所谓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老徐他们都是这么走过来的,所以很清楚训练场的严肃性。

    私下接触,怎么样都行,但是在训练场对于上级命令迟疑甚至拒绝执行那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这些新近队员过往都没有令行静止概念,而这个恰恰是一只队伍必须遵从的核心规则。

    军令如山这句话绝对不是随便说说那么简单。

    老徐现在必须给队员们贯彻这个思想。

    而要想叫一群闲散人员成为一只执行力出众的正规部队,最好办法就是惩戒。

    人的记性往往是最难形成概念的,但身体却最诚实。

    想要改变一个人,最好就是折磨他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