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九十二章 组建新军(九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九十二章 组建新军(九十二)

    雷瞳下连队初期那就是一部赤果果的血泪史啊。

    他那时是没少给老徐暴揍。

    这也都是他自找的。

    相当初,雷瞳上学就因学习差劲混了社会。

    也因为身体强壮,学过一些基础散手,所以在学校那是一霸。

    这便是养成了他目空一切,觉着自己很能能耐性格。

    可你在学校是一霸,到了部队你就是个渣。

    尤其遇上老徐这样一个“心狠手辣”家伙,那算是鸡蛋碰石头了。

    老徐教育新兵素来是先礼后兵。

    他先给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讲道理,这个时候你若是听了,接受了,那啥都好说。

    反之,你若是做强耍横,那老徐可不是啥好脾气。

    刚好当初的雷瞳就是这么个喜欢挑战权威的主。

    可那时的他再在学校厉害,跟老徐这个职业军人想比,人一招就给他驯服了。

    如此,先后较量十来次,雷瞳终于是被老徐打服了。

    雷瞳至今都记得老徐给他说过的话:“想要打败我,就好好训练,凭你现在能耐,十个也不是我的对手。”

    就这么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放倒老徐,替自己找回场子,雷瞳开始刻苦训练。

    可老徐就是个怪物,作为全军每年大比武榜眼,这雷瞳到最后还是没能力放倒老徐。

    不过他虽然没能力放倒老徐,这实战技能却是比他刚入连队那三脚猫唬人功夫强太多了。

    可这功夫强了,他喜欢找人挑战,惹事的性子却是彻底被消磨没了。

    而雷瞳本人也是在和徐仁杰斗争中,渐渐被对方人格魅力所吸引。

    所以说,部队是个大熔炉一点没错。

    不管你是钢是铁,进来都能给你淬炼。

    面对老徐这番实言,雷瞳只能“认怂”。

    他苦笑着直摇脑袋:“陈年往事,连长,要不要这么直白啊。”

    望着雷瞳讨饶模样,老徐也是不由被逗乐了。

    不过单就徐仁杰自身而言,他更希望新军队员能像过去雷瞳那样顽劣,有侵略性。

    因为这样队员训练起来才更有挑战。

    另外透过徐仁杰带兵多年经验看,这越是调皮捣蛋,不安常理套路出牌坏家伙,训练出来往往更具战斗力。

    这兵王大都都是顽劣孩子训练出来的。

    理由很简单,“坏”性格的孩子与生俱来就是不服输。

    这种东西是潜入他们骨子里的,像他们这样存在,如果没有好的引导,没有地方给他们释放能量,他们最终只能成为普通民众眼中坏孩子,甚至最后演变成罪犯。

    可这些人被送往部队,在部队科学有效管理训练下,这个世人眼中坏孩子就会被淬炼成保家卫国铁血军人。

    所以说,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好,也没有绝对的坏,重要是你如何引导。

    坏孩子有时候并不是他们自身问题,很多时候我们也该反思,是否有给他们提供真正实战才能场所和空间。

    读书的确是改变人生的出路,尤其是在华夏这样一个人口众多发展中国家。

    可若是以学历评判一个孩子好坏未免有失偏颇。

    老徐需要自己的队伍有狼性,因为面对外面那些嗜血畜生,老好人是没有胜算的。

    所以他倒是真的很希望这些新军队员能够像当初雷瞳等人那般跟自己顶撞捣乱,但是很可惜,眼下温天明等人皆是太过顺从了。

    这也难怪,一来温天明等人年纪比雷瞳他们当时要大了一轮,年纪大了,在社会碰的头多了,性子也就想多收敛了。

    三,四十岁人若是还跟十几,二十岁年轻人一样冲动,那只能说太不成熟,或者社会阅历太浅。

    另外,在体育馆这一年多时间,有稽查管理队和各场馆馆长压着,你这想乱来也没可能啊。

    为了好好在此地生活,他们就算过去有个性眼下怕是也在时局所迫下磨灭殆尽了。

    多想无益,现实情况就是如此。

    这些人已经是体育馆能够找到靠谱人员了。

    这毕竟不是部队,更不是侦察兵选拔,老徐不可能提太多要求。

    时下这十个人能够站出来自荐加入新军已经难能可贵了。

    只要他们愿意刻苦训练,那其它也就不能强求太多了。

    “老徐啊,这宏利新也不知道有没有给中年人那边替物资补给事情。”见老徐,雷瞳那边调侃结束,胡晓东抛出个正事儿。

    物资的事儿是时下除了训练队伍外最为重要事情了。

    这物资若是不能及时落实到位,那训练进度和强度都将受到影响。

    更关键,你之前承诺事情打不成,也是会影响队伍训练热情的。

    而且,部队本身就是个说一不二地方。

    现在可好,你个队伍管理层承诺事情都没法保证落到实处,你还怎么叫下面队员信服?

    所以物资这个事儿可绝对不是单单解决吃饭问题。

    他还关系整个队伍队员看待老徐等指挥态度。

    “哼,指望那货办事根本不靠谱。要我看,这货这么长时间没回来,巴成没跟中年人说这事儿,他肯定是找地休息去了。”

    雷瞳戏虐一句,他对宏利新筹办物资这茬事儿一点不看好。

    当初没有阻拦老徐,只是觉着这宏利新占着茅坑不拉屎。

    作为一个监督,成天搁在队伍里摆谱耍威风,雷瞳最看不惯就是这种装b犯。

    所以……不管宏利新是否会做此事,把事情安他头上没毛病。

    “等等中午再看吧,要是中午还没消息,我们就自己走一趟!”

    吃饭问题必须要解决,这是绝对不能含糊事儿。

    不管宏利新那边能否落实,作为老徐那是肯定要把物资弄到手的。

    一来,队员跟着自己干,也是为了混口饱饭。

    他们眼下这么卖力,自己怎么能叫队员饿肚子?

    二来,物资这茬事儿,在提出队伍组建时,老徐就跟中年人提过。

    对方当时也是答应给解决了。

    所以凭着这两点,老徐有信心把物资弄到。

    如果真的中年人不给,那这队伍老徐也就没有继续训练下去必要了。

    所有这些客观情况,老徐倒是都会直言不讳给中年人说道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