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九十五章 组建新军(九十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九十五章 组建新军(九十五)

    

    “哼!把你那个“吗”给我去掉!我说了我承诺的事儿肯定回去办,物资我和队长提过了,要不然我离开这么长时间你当我去干什么了?真以为像你‘混’账手下说的那样是去休息了?你当我跟你们似的,老子一走,一个个偷懒不做事?现在还跟老子在这里bb!?”

    话闭,宏利新还特意是将目光落在雷瞳身。。: 。!

    这他过来,属雷瞳跳的最欢,怼他最重。

    雷瞳自然是不会对雷瞳这些挑衅有太多反应。

    这有能力者和能耐者在一起,本身是高人一等。

    你见过大人会在意下屁孩数落挑衅的嘛。

    要是在意那才真是搞笑了。

    点点头,雷瞳紧接淡淡跟进句:“那队长咋说的啊?这物资事儿是成还是没成?”

    本来想说你也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毕竟,宏利新说了半天实际还是啥都没说。

    最关键物资是否办妥问题依然没有准信,他只是叽叽哇哇说了一通有的没的训斥话语。

    不过考虑到宏利新面子问题,雷瞳也不想这个时候跟宏利新斗嘴。

    眼下还是确定相关问题为重点。

    被雷瞳这么一问,宏利新下意识冷哼,随即冷言道:“这种事儿还用问,你说你是不是傻啊。我宏利新和队长关系……我开口了,会要不到吗?倒是你徐仁杰,以后做事,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九九。自己没能耐不敢像队长要这物资,倒头来叫老子给你擦屁股。我告诉你,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这次要不是看在大局份,我绝对不会遂了你的愿。”

    这是小孩子打架,输了那方觉着丢份儿,故意找说辞替自己战脸。

    这宏利新眼下可不是这样嘛。

    物资这件事儿,他知道自己着了老徐套,被戏耍了。

    但是这档子事儿,他有口难言。

    本心他是不想去年人看口讨要物资的。

    可若是不要,一来,自己承诺不能履行,在下面人眼里“光辉形象”肯定受到影响。

    这是要脸面宏利新所不能容忍的。

    二来,吃喝物资不到位,队伍训练不能正常开展,倒是真要是搞出什么事儿,他宏利新还真逃不了干系。

    虽说训练相关主要是徐仁杰负责。

    可他宏利新是监督啊,一个队伍出了问题,且因为吃喝出问题,你说宏利新要是跟年人汇报说不清楚状况,年人会轻饶他吗?

    你一个监督,连这茬事儿都不清楚,你还有脸说?

    最后,也是非常重要一点,徐仁杰说了,如果你宏利新不去跟队长说,那他自己去说。

    换做旁人,宏利新或许会觉着对方是在吹牛,未必有胆子做这种事儿。

    毕竟,现在这个时候找年人要物资那是不亚于在他身割‘肉’啊。

    也正是因为此,当初被老徐下套做这事儿时,宏利新才会那般纠结恼火。

    可这事儿搁在徐仁杰身,他确定对方说道做到。

    徐仁杰根本无惧和年人冲突,他和对方闹矛盾,正面硬刚也不止一次了。而且每次都能占得优势,达成自己想法。

    所以宏利新想过,这件事儿若是自己不去,徐仁杰也是回去。

    并且凭对方疯子‘性’格,多半还能说成,把物资要到。

    若真是如此,那他宏利新肯定还不会讨到好果子吃。

    一则面子过不去。

    徐仁杰或许不会此事说道什么,但他身边人,特别是那个雷瞳,肯定会这这事儿挤兑自己。

    另外,年人那边肯定也会发难。

    物资给出,他年人恼火无处撒火,势必将这通火气落在他这个监督身。

    综合以,宏利新这物资必须要,即便要的憋屈。

    随便宏利新怎么吹嘘抱怨。

    在徐仁杰这边,他想要知道的事情只有一件,那是物资事情落实状况。

    现在,透过宏利新一通“耀武扬威”的回答,看来多半是成了。

    这是好事儿。

    也是老徐最想听到的事儿。

    “宏兄弟,你误会了,我从来没有说算计你。我知道这事儿我说什么都没用,解释再多可能你也不会信。不过没关系,重要的是物资的事儿你给落实了。我必须承认,在这件事儿,宏兄弟到底是宏兄弟,你在队长面前还是相当有面子的。我之前自己没去,先劳烦宏兄弟走一趟,是考虑到,若是我去,多半会叫队长恼火,把事儿‘弄’僵。”

    “你知道我这人,莽夫一个,没啥化。说话做事不懂得变通,直来直去。可宏兄弟不一样了,宏兄弟很懂队长心思,你过去谈这事儿,知道该怎么和他沟通,也更容易把事情谈妥。”

    “事实也证明,宏兄弟却是能耐。你承诺的事儿果然能办到。我徐某人佩服至极。”

    老徐这通马屁之言也是没谁了。

    不过如果细细琢磨会发现内涵深意。

    所谓的马屁其实依然是嘲讽。

    他字里行间都在佩服宏利新做事风格,吐糟自己耿直。

    但实际,不正是讽刺宏利新这货只懂得阿谀奉承,拿捏主子‘性’格。

    而他徐仁杰不屑这套,所以才会跟年人总是闹不愉快。

    只不过老徐这些暗含讽刺以宏利新智商是绝对读不出的。

    算他有这个智商,他的潜意识想来也不会朝这方面想。

    没有谁会听了这么动听之言还去推敲其它层面意思的,尤其是宏利新这种虚伪之人。

    “那宏兄弟,这物资午能落实下来吗?你知道的,队员们午饭问题……我们这可是等着米下锅呢。”

    胡晓东紧跟老徐后面马屁之言后面跟进追问。

    这宏利新说话没招没落。

    胡晓东还是不放心继续追问切实问题。

    鬼知道宏利新是不是屁话说的痛快。

    他能当着那么多馆里人员做毫无根据保票,那他自然也能现在忽悠己方讨要面子。

    反正这些事儿是说说而已不用当回事儿,没人能追求他宏利新什么。

    所以保险起见,还是把相关都给问清楚为妙。

    而胡晓东这后续追问,自是叫宏利新落在耳里不挑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