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九十六章 组建新军(九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九十六章 组建新军(九十六)

    闻言,宏利新扭脸暼了胡晓东一眼,眸中闪过几抹不耐烦。

    废话,这个节骨眼他要是能耐烦才真是见了鬼了。

    “你耳朵有毛病是吧,我刚才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你要是说清楚了,我至于问嘛。

    不过胡晓东不傻,宏利新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他便是不再继续追问。

    胡晓东相信宏利新也是要脸的人。

    事情发展到这步,若是最后物资还不能如期到位,那看他还如何给大家伙解释。

    所以……“哦,那就是说妥了。宏兄弟别见怪,我这主要是担心队伍训练进度。你知道,这饭要是吃不少,我们和下面人不好交待,到时候闹出啥问题,宏兄弟面子上难堪。既然宏兄弟肯定物资中午会到,那咱也就可以把心搁杜里了。”

    说是把心搁肚里了,但胡晓东还是在最后有意强调了遍相关。

    宏利新听罢,不爽岔开话题。

    他已经受过被老徐三人轮番质问物资事情。

    要知道他才是队里监督,身为监督被这样质问,成何体统?

    “我走后,你们都给他们做了哪些训练?别告诉我你们一直在偷懒休息啊!”

    这话都是他宏利新一个人说啊。

    这搁着过往,以他宏利新性子下来多半会对老徐背着他训练提出异议。

    老徐也想过这个问题。

    在他看来,宏利新回来后,肯定会拿此事作为刁难针对突破口。

    可考虑到目前场馆所受威胁具体情势,老徐也是没得办法。

    就宏利新行事做派,他这离去指不定什么时候回来。

    若是全部等他到场再行训练,那今天怕是整日都练不出个所以然来。

    事实也证明老徐推断决定是正确的,宏利新一走就是大半天。

    虽然按他说他此行离开是为了和中年人说道索要队伍所需物资补给的。

    但大半天几个小时,你要个啥东西需要这儿久?

    所以不用说,这货妥妥后期又回屋休息了。

    毕竟,这训练是很枯燥乏味东西。

    搁着宏利新看来,招募组建队伍已经完成。

    徐仁杰在后期训练也不太可能闹出啥花来。

    尤其是亲眼见识徐仁杰早上训练实际。

    就徐仁杰和他手下训练队伍残酷手段……还想拉拢人心?简直笑话!

    宏利新相信照老徐他们这种训练手法,下面人指不定心理是如何谩骂呢。

    所以宏利新丝毫不担心下面人会被徐仁杰收买。

    这年头收买人心不给好处就想叫人给你卖命?太天真了好不好!

    宏利新坚信,只要自己这边掌控物资不全大权,那老徐就翻不出花儿来。

    既是如此,他也没必要每天尽职值守在岗位看徐仁杰一伙在那装b。

    他该休息还休息。

    每天倒是去训练场走个过场,询问下相关情况,这才符合他监督身份嘛。

    老徐没有耽搁,虽然宏利新询问方向和自己预期稍有偏差。

    但找茬这点确实没变。

    “宏兄弟,你走后,我们主要是给队员讲解了下攀爬者及相关丧尸特点,以及击杀注意事项。并且进行了分组列队练习。”

    未有遮掩搪塞,老徐如实将过去一段时间自己这边训练情况给宏利新复述了遍。

    这种事儿他也没必要遮阳搪塞。

    又不是啥丢人见不得光事情,他所做的都是为了整个场馆上下。

    听了老徐汇报,宏利新眼睛溜溜转了两下。

    随即背手在老徐等人面前来回踱了几步。

    那有意端着的架子叫雷瞳看的很不爽。

    “啊,我走后,你们给队员讲解了丧尸相关,还给分组列队做了训练。可以啊,看来你们挺忙活嘛。”

    阴阳怪气的语调。

    宏利新明面上是简单陈述,但落在人耳傻子都知道他这是一种质疑嘲弄。

    老徐自然听出宏利新话里背后意思,不过了老徐面色如常,丝毫没有任何波动,他很坦然回道:“这个自然,目前局势紧张,组建队伍本身是我提的,我自是要尽心尽力把队伍训练出来。我要对队长负责,要队场馆负责,更要对队里兄弟性命负责。连宏兄弟都不辞辛苦特意上楼去给我们争取物资,为此耗费了几个小时时间,我们几个感同身受,哪里好意思不抓紧训练呢?”

    老徐这番话说的冠冕堂皇,叫人找不出啥毛病。

    最关键最后关于宏利新的赞美那真是……

    争取物资耗费几个小时,宏利新自己做的事儿自己心里清楚。

    讨要物资,中年人那边根本没有刁难。

    后者也是识大体的人,中年人清楚这只队伍对于解决目前馆内困境重要性,所以他并未做太多刁难。

    他实际耗费物资上前后不超过半个小时,至于剩下那么多时间去做什么了……看看时下宏利新听罢徐仁杰赞美话语后面上阴晴变化复杂表情就知道了。

    “啊,那,这个……是自然的。队长交待的事儿,我们肯定要给办好,落实到实处!不过这光嘴上说……”眼眸在老徐身上扫了扫,宏利新唇角随即上扬:“光说不练假把式,刚才我不在,身为监督我得了解整个训练情况。既然老徐你们刚才忙活了许久,应该不介意给我展示下你们训练成果吧?”

    瞅宏利新那斜撇眼睛怪异模样,无疑,他这还是在质疑老徐等人适才所言训练情况。

    什么样货色有什么样思考方式。

    这宏利新是个喜好偷懒之人,所以以他的眼界看问题,旁人也尽皆是偷懒嘴炮之人。

    老徐明白宏利新意思,他未做任何考量肯定点头:“宏兄弟要求很合理,不过分,你身为监督要查阅队伍训练状况我们求之还不得呢。”

    老徐没啥好介意宏利新查看的。

    他是实在人,该做什么,做了什么,坦坦荡荡。

    他可不会似宏利新那样成天披着个虚伪外表靠溜须拍马,欺上瞒下过日子。

    宏利新闻言,正和他意:“既然这样,那还等什么,把队员都召集起来给我看看你们训练成果吧。”

    宏利新顺势催促下令。

    这队员也已经休息不短时间了,是时候该起来运动运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