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九十九章 组建新军(九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四百九十九章 组建新军(九十九)

    “宏兄弟,刚才训练情况基本就这样了。由于是为了应付实战,所以可能看起来有点无聊,还请你多见谅。”

    眉头蹙起,宏利新扭了扭有些发麻屁股,随即冷笑:“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认为我是过来看戏的吗?”

    真是会没事儿找事儿啊。

    老徐就是随口这么一说,宏利新那边敏感自尊心就整出这么大反应。

    “怎么会,宏兄弟总是爱跟我们说笑。我没别的意思,宏兄弟千万别多想,我过来就是想问问看了我们训练是否有啥意见?”

    就宏利新这货能给出啥实质意见?

    老徐问也仅仅是照顾宏利新面子。

    可宏利新显然不会这么想,他故作慎重琢磨了下,完了,一本正经道:“训练的事儿是你该琢磨的事儿,不要什么事儿都来问我。记住,你才是训练队伍负责人,不是我!不过既然你问了这茬事儿,我现在就勉为其难给你们点意见,我刚看了你们展示东西,就你们现在战斗情况,你们觉着对付那些畜生有几成胜算?”

    问题抛给老徐。

    老徐没有任何停顿,直截了当回道:“坦白讲,胜算不大。”

    愕然一愣,也是没想到徐仁杰会给出这么个答案。

    宏利新本来还指着在老徐大话后给迎头痛击。

    但老徐这么一说,直接是叫他思绪短路了。

    “胜算不大?你自己都知道胜算不大你还这么练?”反正找茬怎么样都行,宏利新很快便是调整思路,再行攻击。

    “呵呵,宏兄弟,我之前不是已经和你说了,我们刚才做的训练主要是针对队伍队列分组训练,至于具体如何宰杀丧尸我们还没有开始,所以宏兄弟提的问题没毛病,这方面目前队伍的确很欠缺。”

    完全就是两种谈话水平。

    老徐在给宏利新做出解释同时,也并未去攻击宏利新。

    照旧是被老徐回答弄到无言以对。

    宏利新哑口几秒,最后道:“那,那是自然,我谁啊,这明白问题我自然看得出。不过现在时间很紧,相关训练必须抓紧。明白不?”

    “明白!”老徐肯定点头。

    这档子事儿不用宏利新多言他也会照办。

    “别管嘴上说,要落实到实处。你别在这傻站了,不知道时间紧张吗?”手指点指腕上手表,宏利新做出很着急模样。

    雷瞳在后见了只觉着好笑。

    这个每天到点就要休息的懒猪,现在居然有脸来跟自个儿这边说什么时间紧张,这货脸皮真是厚实道一定程度了。

    “我这边也正准备要进行下一步训练。宏兄弟在这边休息,我过去了!”

    丢下这句,老徐便是径自离开了。

    而宏利新呢,并未因此觉着有什么不妥,他照旧是端坐登上继续他的甩手监督工作。

    接下来老徐便是按照他与宏利新交待的开始众队员进行针对性击杀训练。

    这不管是组队,还是体能练习,说到底都是为击杀丧尸服务的。

    而要想真正成功猎杀丧尸,单靠组队和体能训练还是不够的。

    如何熟练利用手里武器对畜生进行斩杀才是最重要要点。

    每个人身体素质各部相同,老徐针对每个队员情况给队员选择了不同武器。

    似洪涛这样身体素质较好的,老徐给配备的更多是钝器。

    而保安这样敏捷性好,反应不错的,他就给选择的刀具。

    至于温天明嘛,老徐没有太作强求,对方觉着什么用起来比较顺手,那选择什么。

    武器分发了毕,老徐便是开始责令队员进行实际战斗演练。

    他先给队员们做了针对性示范。

    还是老规矩,他做一遍,下面队员跟着重复。

    几次重复了罢,老徐便是叫队员们自信演练。

    而他,雷瞳,胡晓东在旁监督,如若发现问题以好及时纠正。

    就这么练习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胡晓东看了眼时间。

    已经中午十一点半了。

    这在体育馆没日没夜,幸存者大多不太清楚时间情况。

    对他们来说,每天能有吃有喝就已经足够,至于时间早就成了无关紧要存在。

    可就老徐他们,时间可还是非常重要的。

    一来,时局所迫,馆内幸存者或许可以不在乎馆内外事情,但老徐他们得在意处理。

    二来,这眼瞅着饭点就要到了,就算队员们训练不清楚时间,但这人肚子到点可是会饿的,这是自然反应。

    所以……

    眼眸下意识瞥了眼宏利新那边,男人坐在登上隐没在黑暗中。

    胡晓东也不清楚对方是睡是醒。

    这货怎么着都不会叫人奇怪。

    可问题这饭点就要到了,外面没有一点动静,再看宏利新也是待在位上,这叫胡晓东心下可是有点耐受不住了。

    这物资若是没能落实到位,那对整个队伍训练可不是啥好消息啊。

    倒是后他宏利新可以无所谓待之,但他们这边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啊。

    毕竟,这新军是老徐不惜和中年人冲突,克服种种麻烦好容易组建起来的。

    回头就因为承诺物资补给没能及时到位搞出岔子,那可就有点扯淡了。

    想到这些,胡晓东不在耽搁,他觉着有必要给老徐提个醒了。

    这档子事儿当初交给宏利新办本身就不是啥靠谱事情。

    眼下到了这个钟点,也是时候引起注意了。

    必要时,该己方亲自出马还得己方亲自过去。

    说到底,这队伍最后能否按照预期训练出来还是得靠己方。

    行到老徐身边,胡晓东低声叨咕了句:“老徐啊,这不早了呀,快十二点了,我看着外面没啥动静,咱是不是该去给宏利新催一下了?”

    徐仁杰训练时那是一门心思搁在队伍训练科目上。

    他的脑中还真没想其它。

    此刻听得胡晓东来了这么句,徐仁杰这才下意识抬起手腕,掀开看了眼其上手表。

    十一点四十了,还真是要到十二点了。

    这个钟点意味着什么,不用胡晓东多言,老徐也明白期间暗含意思。

    “不能再等了老徐,那宏利新若是靠不住,我看还是得咱自己动手!!”跟进补充句,胡晓东勒定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