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章 组建新军(一百)-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章 组建新军(一百)

    还真是如此!

    之前时间尚早,老徐不动作,给宏利新些提示,剩下等待即可。

    可眼下,眼瞅着饭点就要到了,这半点餐饭送到迹象都没有,这就不得不叫老徐注意了。

    “我去跟他谈谈!”没有任何耽搁,队员吃饭事情不是小事,容不得半点疏忽。

    尽管之前老徐为了预防这种状况出现,已经用了“不出意外”这样模棱两可措词给自己留了后路。

    但这终究是队员们第一顿饭,同时队员今天训练客观来说很配合,很卖力。

    所谓作为队伍筹建者,也是指挥者,老徐还是希望可以能够按照己方承诺事情按时给队员供给上餐饭,叫他们吃个饱。

    这无疑是皆大欢喜局面。

    这事儿顺利落实,也将会叫队员接下来训练安心。

    这餐饭本身或许没什么,早迟似乎都没太大问题。

    可透过这餐饭不仅是能叫队员训练没有后顾之忧,安心付出,最关键还是涉及老徐这些个指挥者诚信。

    眼下宏利新名义是个监督,实际就是个屁事不管,有事没事动动嘴皮找点茬的甩手掌柜。

    他可以无所谓诚信,但老徐等人却是不能。

    想要下面人死心塌地跟着你干,为你卖命,首当其中,作为指挥说话得算话,承诺脱口的事情就得兑现,否则就别说。

    为了避免队员狐疑,老徐并未就此停止训练。

    他把相关丢给胡晓东,雷瞳去处理,而他则是兀自朝宏利新行了过去。

    待到宏利新跟前,老徐老远便是听到一席低沉鼾声。

    走进看罢,果不其然,宏利新正靠在椅凳,脑袋耷拉睡梦正酣呢。

    望着鼻鼾此起彼伏,睡的瓷实宏利新,老徐眉头紧蹙。

    下面队员在认真卖力训练,你身为队伍监督不作为也就罢了,居然还在训练现场歪在登上睡觉。

    老徐真不知道宏利新是怎么有脸做出这种事儿的。

    这也得亏是馆内实行灯火管制,屋内黑漆马务,能见度低。

    否则就宏利新现在这死猪睡态,若是叫训练队员看了,你叫队员心理会是个什么想法?

    哦,上层人员都这种松散模样,凭啥对他们吆五喝六,训这儿训那儿?

    怎奈宏利新不是下面队员,不然就他这样子的,老徐妥妥直接上手抽大耳刮子了。

    宏利新身份摆在那儿,纵使老徐很火大,但你此刻也得压着火气。

    “喂,宏兄弟,醒一醒。”

    没有反应。

    “喂,宏兄弟!”

    考虑后面队员在场,老徐不好唤叫声音过大。

    毕竟,现在队员还没注意到这边情况。

    老徐可不希望队员见到登上宏利新睡死模样。

    招呼既然没用,那就只能上手了。

    徐仁杰抬手推了宏利新一下。

    他推的力道并不大,但接触宏利新后,后者还是跟挣扎了屁股似的,弹射起身子。

    “嗯?什么情况?”一脸紧张模样,宏利新左右看看,最后落目徐仁杰身上:“啊,是你啊,干什么啊?”

    面上爬满了不耐烦,显然宏利新对于老徐侵扰自己美梦很是不爽。

    “快十二点了,我这过来就是想和宏兄弟问下,这个午饭事情你当时是怎么安排的。这马上可就要到饭点了。”

    扬起眉,宏利新着手捋了把面颊。

    很显然,他这还未完全从之前睡梦醒来。

    稍适调整,他着脑回道:“着什么急啊,我不是和你说了,物资的事儿我已经和队长落实了。至于饭店,人后勤不要烧啊,调配不需要时间啊,该来的时候自然回来,你别老是一个劲催催催的。我告诉你徐仁杰,你别老是揪着这个事儿跟我没完没了,我之前去给队长说道这事儿,已经很给你面子了。我那是照顾大局,为了队伍着想,这本该是你份内的事儿,你可别得寸进尺我告诉你!!”

    手指连点,宏利新可是相当不要脸啊。

    明明是他之前在众人面前夸下海口,现在倒头来却是甩锅给老徐。

    是,没错,算起来,老徐之前也的确是有利用宏利新意思。

    但事情是宏利新搞起来的,他如果不提这茬事儿,老徐自己也会去和中年人提。

    况且,老徐后来是下了套给你宏利新往里跳,可你宏利新一大活人,又自诩中年人身边红人,你要是不往里跳,拒绝老徐提议,老徐又能把你怎样?

    可你最后还不是自己同意了去跟中年人申请物资的,你自己死要面子。

    适才老徐等人跟你确认物资,你也是相当自信给出肯定答复。

    转眼,这就要到午饭光景了,饭菜半天没着落,老徐问下,你又扯这些。

    老徐当即道:“宏兄弟,我没有质疑你意思,我相信你做事肯定没毛病,但怕就怕下面人做事不规矩。你看这你过来也有1个半小时了,就算他们做事再慢,一顿午饭也该做好了吧。宏兄弟,你我都清楚这吃饭问题重要性。如果咱没有落实这事儿,到时候饭点没饭也就算了。可问题……为了这事儿你特意去跟队长做了申请,我们这边刚才也给队员做了保证……这些你都听到了不是,所以,要是因为下面人办事不利给耽搁了,回头叫队员心理有想法,岂不是冤枉。我们几个被冤枉也就算了。关键是宏兄弟你啊,你毕竟为这事儿付出了不少,这事儿要是出了叉子,本不该是你的原因!”

    老徐洋洋洒洒说了一通。

    也算是站在宏利新立场,替他说了不少。

    但说再多,核心意思照旧是利用宏利新当biao子还喜好立牌坊这点。

    他就是要告诉宏利新,今天饭点午饭如果供应不上,不管你有没有落实这事儿,最后都会在众队员心中留下不好印象。

    这批人可不是下面普通民众,这批人眼下那也是队长身边的人。

    谁能保证这批人不会再冒出哪个被中年人看上,又谁能知道中年人不会突然发神经在这批人中火线提拔。

    听了老徐的话,宏利新很自然是不太舒服。

    因为老徐屡次三番拿这档子事儿说事已经触及了他的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