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零一章 总算办了正事(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零一章 总算办了正事(一)

    但触及底线归触及底线,有一点还是必须得承认的。

    那就是这事儿做不妥当,他的利益还真是会受到损害。

    “行了,你不要说了,我这边先去看看情况!你们继续训练!”

    闻言,老徐点点头:“麻烦宏兄弟了,辛苦辛苦。”

    此时多讲两句舒坦话,老徐都无所谓。

    重点是叫宏利新落实物资事情这才是最主要的。

    目送宏利新离开,老徐轻吐了口气。

    完罢,返身回道队列中。

    见老徐回来,胡晓东立马凑近询问:“怎么样,老徐,那家伙怎么说,他现在这是……”

    宏利新这人脾气不定,胡晓东担心对方是和老徐言语不和,闹了情绪。

    这个节骨眼若是宏利新和老徐冲突,跑去中年人那儿参上一本,这对整个局势可不是啥好事儿啊。

    毕竟,若是宏利新没有按照承诺办事,己方还得自个儿去中年人那边游说。

    若是此时宏利新跑去中年人那“嚼舌根”,这对己方后续行动可不是啥好消息。

    胡晓东面上忧虑之色溢于言表。

    老徐自是看出老伙计担心事情,他着手轻拍在胡晓东肩上,完了淡淡道:“他说去看看情况,催一催。没事儿的,真要是到了那糟糕一步,咱再自己去不迟!”

    话虽这么说,但谁都清楚,今天若是饭点不能及时供应饱饭,肯定对队员训练信心有影响。

    可有啥办法呢?作为队长,事情发展到这步他也有不可推卸责任。

    毕竟,当初是他想要利用宏利新去跟中年人讨要物资补给的。

    虽然他这么做能够有效避免自己和中年人矛盾冲突,但同时也正是他这般做法,才导致眼下这不可控局面。

    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多说其它无用,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继续训练吧!”

    宏利新已经离开,老徐只能寄希望于对方办事靠谱,履行承诺。

    哪怕这个希望不太靠谱……

    队伍照旧练习,十二点如期到来。

    胡晓东自打给老徐提醒后,便是一直盯看时间。

    见得时针划过十二点,胡晓东再次是下意识看了眼房间入口方向。

    很自然,啥动静没有。

    对此,胡晓东眉宇间皱纹不由是更甚了己分。

    行到老徐跟前,胡晓东不出意外再行给老徐提醒声:“已经十二点了老徐。”

    闻言,老徐点点头。

    “这宏利新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按他说的做啊!”

    现在不仅送饭人员没有露面,就连宏利新也没个人影。

    胡晓东担心,这宏利新走后,压根不是去催促相关安排。

    这货就是为了逃避责任,懒得被己方说道。

    说不定,这货正躲在哪个房间睡大觉呢。

    面对胡晓东提问,老徐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现在这情况,你叫他如何回答啊?

    这个时候老徐也是不好离开,毕竟,本身队员还没有察觉什么,此刻他若是离开,队员难免不会朝相关方面想。

    看来一开始自己就不该利用这宏利新。

    若是开始就自己去和中年人讨要物资,那现在也不至于这般受制于人!

    “行,老徐,你放心去吧,这有我和雷子盯着,没事儿的。”

    这个是自然,有自家兄弟老徐自是放心。

    只不过现在他需要操心的可不是训练相关。

    点头做了回复后,徐仁杰便是提步离开了。

    眼下徐仁杰心思凝重。

    很显然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

    只是万万没想到,他这厢刚刚走到训练时门口,慕的听见门外脚步声传来。

    带着不确定,毕竟,楼栋有脚步走动并不能说明就一定是送饭人员。

    这每个楼层老徐都有安排流动巡逻稍。

    一来是巡察各楼层状况,二来也是为了确保场馆内里有问题可以及时处理解决。

    免得因为沟通不畅叫本来小问题演变全面冲突。

    开门后,老徐闪身走出。

    果不其然,暗处人影晃动。

    老徐打开手电照了照,光影中打头的正是宏利新。

    对此,老徐直接略过。

    他对男人没有任何兴趣。

    他关注重点是跟在宏利新后面队员。

    此刻虽宏利新同行的还有三人。

    其中一人左右双手各提不锈钢桶,另外两个则是合力抬着个整理箱。

    不锈钢桶老徐很是眼熟,这玩意从他进入体育馆就经常见到。

    平时场馆给送饭人员就是提着这玩意。

    见得此物,老徐不由长吐口气啊,心理悬着的那颗心也是暂时落下了。

    看来这次宏利新倒是没有答话,他还真是把物资补给问题给解决了。

    就是不知道解决程度如何。

    毕竟,给弄来稀水是解决,弄来满当米饭也是解决。

    但很显然,这解决概念完全不同。

    老徐这边给下面队员承诺的是吃上饱饭。

    即便现在馆内物资紧缺,供给不能随意,但最起码得被场馆平时上个档次吧。

    老徐现在旁的不担心,就怕宏利新给弄两桶稀水过来糊弄。

    以这货喜好说大话性子,不是没可能干这种缺德事儿。

    他这若是真这么做,那端过去给队员还不如不端。

    这不端,老徐尚且可以自己去跟中年人争取。

    可这现在端去给队员看了,你叫队员会怎么看待此事?

    你觉着自己聪明,靠耍嘴皮糊弄队员,队员也不是傻子。

    今天你糊弄人,早迟队员也会用实际行动回报你的忽悠。

    老徐可不希望在实战中被自己队友“卖”了。

    所以,脚步不停,徐仁杰径直是朝宏利新那边行去。

    老徐见得宏利新,宏利新自然也看到了徐仁杰。

    这老徐提步走过,宏利新唇角不自禁撇出抹弧度。

    无疑,他现在相当得意。

    能不得意嘛,在宏利新眼里,这物资补给事情是你老徐都做不到拜托他宏利新做的。

    而他宏利新只花了不到二十分钟就给安排的妥妥当当。

    你老徐平时不是喜欢牛吗,这回看你还怎么牛!

    宏利新昂着脑袋,两个鼻孔高昂抬起,背着手,稳稳当当迎向徐仁杰。

    二人站到一处,老徐便是清楚感受到宏利新眸中投来的得意。

    老徐自是不以为意,他笑了笑:“宏兄弟,这是队里中午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