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零二章 总算办了正事(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零二章 总算办了正事(二)

    “哼!”冷哼一声,宏利新不爽嗔道:“你说呢?不是午饭我至于亲自押送吗?”

    “太好了,我这正犯愁,说这午饭怎么还没到。这不,正准备出来看看情况,没想到就撞到宏兄弟了。”

    “也不看看是谁承诺的事儿,你以为都跟你徐仁杰样,说话就跟放屁样?”逮到机会就讥讽,宏利新蔑视道。

    随你怎么讲,老徐压根不当回事儿。

    对他来说,重要的是这批午饭,至于宏利新骂咧,老徐只当对方放屁。

    “不知道宏兄弟这给安排了什么好东西啊,我这看看不介意吧?”

    话是这么征询的,但老徐右手可是不闲着,直接是上去揭开了桶盖。

    桶盖开启瞬间,登时一股热浪席卷而出。

    老徐下意识偏侧过头,完了手电照射。

    光亮处,“波光粼粼”,“水纹荡漾”……又是稀饭。

    对此,老徐眸中闪过一抹失望。

    不过想想馆内目前实际状况,中年人能给安排这锅稀饭也算是铁公鸡拔毛相当不容易了。

    毕竟,这虽然是稀饭,但比之他入馆伊始在下面喝的稀水强了不少。

    至少,这水上层能见着米粒,说明分量还是够的。

    “几个意思徐仁杰,你是对我弄来米饭有意见?”

    宏利新不是傻子,这徐仁杰开盖看桶无疑是在查验内里东西。

    这事儿本身也没什么,但问题徐仁杰什么身份。

    他有何资格做这种事儿?

    原本理应是他拿这些东西给他宏利新查验的。

    现在他宏利新已经很给面子去落实物资事情。

    可这徐仁杰居然还舔着脸当其监督职责。

    你说这事儿以宏利新性子怎么接受?

    老徐闻言,赶紧是笑着摆手:“哪里的话,宏兄弟说笑了,你这话从何说起啊,我怎么会对你弄来米饭有意见?这能把物资事情落实下来,我谢谢还来不及呢。宏兄弟千万别误会,我就是好奇宏兄弟给弟兄们弄来了啥好东西。毕竟,你是队长身边红人,你开口,队长肯定给面子。”

    话里有话,老徐这通言辞名义上是赞美宏利新身份尊贵,能耐。

    可实际……宏利新弄来的是啥?就是稀饭。

    无疑这可是和老徐口中“队长给面子”有些冲突啊。

    但宏利新不会在意这些,老徐的赞美他自是欣然接受:“哼,这个自然。现在也就是馆内物资紧张,不然弄来的就不是稀饭了。”

    宏利新也是脸皮够厚,这给自己找托辞那是相当麻溜。

    老徐点点头,完了目光落在另外木桶上:“这个……里面也是稀饭?”

    “自己有手不会看吗?”养着脑袋,宏利新斥道。

    老徐无所谓探手揭开盖子,不出意外,又是一股热浪袭来。

    这股热浪较之刚才更甚。

    老徐侧目躲过炙热白雾,手段落定这么一看,桶内白花花一片,不是旁物,正是一个个滚热白面馒头。

    “馒头?”也是不由一惊啊,坦白讲老徐还真是没想到宏利新能弄来白面馒头。

    毕竟,这玩意对于馆内目前状况……绝对算是大手笔了。

    莫说现在,就是之前,在馆内能吃到白面馒头那也不是件容易事情。

    所以不得不说宏利新这档子做的还是很漂亮的,不管他之前怎么混账,至少这件事儿没得挑理。

    听得老徐口中讶异,宏利新面上不出意外浮起抹得意。

    不过是说实在的,饶是他自己也没想到中年人最后会给出这么丰厚物资。

    毫无疑问,这给新军如此丰厚物资,就意味着他宏利新以后粮食储备减少。

    可有啥办法,事情是他提的,中年人给办下来了,他宏利新肯定不好多说其它。

    再者说,这也是他给下面队员承诺东西,为了面子宏利新也得认可。

    “怎么样,我有没有忽悠你啊?我承诺的事儿有没有办到?”昂着脑袋,宏利新阴阳怪气。

    他现在也确实有资本跟老徐在这嘚瑟。

    这想要物资落实了,老徐心情也是大好。

    担心许久问题突然解决,他的心绪可想而知。

    难得宏利新能办这么大的事儿,给他嘚瑟释放下也是应该的。

    毕竟,过去一段时间,他给老徐等人打压的太过厉害。

    时下好容易找到机会“扬眉吐气”,那可不就得大肆宣扬嘛。

    “呵呵,宏兄弟怎么老是说这种话呢,我可从来没说你有忽悠过我,我之前催促啥的,都是出于队里需要。如果有啥叫宏兄弟不舒服地方还请见谅。不过有一点宏兄弟,你的办事能力我徐仁杰绝对相信,我绝对没有怀疑过你承诺的事儿。谁不知道宏兄弟是队长的人,我让宏兄弟帮忙去给队长要物资,也是没办法。你说就我这口条去和队长开口,最后巴成是惹队长不高兴。我被骂两句倒是无所谓,玩意叫物资不能及时到位,那耽误的可是整个队里训练机会。”

    这漂亮话谁都会说,既然宏利新想听好听的,老徐就顺应对方需求拍拍马屁。

    这后面保不齐还有啥需要宏利新出马地方,现在叫他舒服咯,也方便己方后面办事儿。

    听了老徐认怂的话,宏利新非常受用。

    不过其面上却是依然整着副谁欠他钱的面容:“少给我在那马屁!我告诉你,这次也就是看在队长要我做队伍监督,否则物资这个事儿,老子才不会帮你。现在你要的东西我已经给你弄来了,后面训练……”

    “宏兄弟放心,训练的事儿我们兄弟自己尽力!”不等宏利新话闭,老徐顺势接茬。

    闻言,宏利新眉尖轻挑,呵斥道:“不是尽力!!是必须给我训练妥当!!你也看到了,队长这次是下了血本,这白面馒头可不是随便能吃到的。现在馆里这个局面队长还给你们弄这些……要是最后这队伍你训不出来,或者过程中出了问题,哼哼……徐仁杰我想你是知道后果的。”

    后果老徐当然知道。

    这种事儿不用宏利新强调,老徐也明白队伍若是出问题,中年人妥妥不会在如之前那样给自己好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