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零五章 总算办了正事(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零五章 总算办了正事(五)

    是不是不想吃饭了……好嘛,雷瞳这番训斥杀伤力可是着实大啊。

    要知道一甘队员之所以加入队伍,除了说所谓不想坐着等死外,更重要一点就是为了填饱肚子。

    现在饭点到了,最后却因为雷瞳一番话取消,那这可就……

    纷纷笔挺而立,为了吃饭,众队员现在也真是拼了。

    雷瞳见得队员反应,心下不由暗笑。

    这帮家伙,之前列队都没这个精气神,果然物质奖励更容易激发斗志啊。

    训斥归训斥,雷瞳可没真的想要取消这顿午餐。

    一来,这个时候取消,对队员心理打击太大。

    人家满心期盼东西你就这么一句话给毁了,队员们心理若是没有怨恨那才见了鬼呢。

    二来,众队员今天早上训练非常不错,不论是配合度,完成度都很高,他们的付出端是对得起这份物资。

    至于最后,以目前情况,雷瞳清楚,此时就算他想取消这餐饭,怕是后面宏利新也不会同意。

    开玩笑,这可是宏利新难得亲自出力干的正事。

    而且还是和中年人接触干出的事儿。

    所以……凭雷瞳对宏利新了解,这货妥妥要借着这茬事儿做些文章。

    现在他雷瞳若是一句话给这顿餐饭否了,宏利新估计直接会跳脚。

    雷瞳否的不是一顿饭啊,他这否的可是宏利新在众队员面前显摆能力,拉拢人心的机会。

    训斥完罢,队员们都长了记性。

    这时胡晓东旁边跟进策应句:“大家都记住咯,不管什么时候,纪律都是摆守卫的,不要觉着吃饭了就可以放松了,这在战场是会要了你们命的。好了,都在这等着,我去叫许队和宏监督。”

    有宏利新在,胡晓东确定这饭肯定不能随随便开。

    后者妥妥要过来絮叨两句,胡晓东眼下就是过来帮宏利新把唱戏台子搭好,人员组织后。

    至于接下来怎么表演,表演什么,那就看对方自己了。

    “都给我站直了!!”雷瞳继续发号施令。

    行到宏利新,老徐跟前。

    这宏利新已经是等的有些焦躁了。

    自己费了老大力气给促成的事儿,这若是不给众队员说道清楚,他宏利新岂不是亏大发了?

    现在不说,万一后面被老徐私下说了,那自己这通事儿做的可就是送做他人嫁衣了。

    利益为重的宏利新可不是那种会做亏本买卖主。

    “老徐,宏监督,队伍已经准备好了。”没有多余废话,虽然清楚宏利新心思,但是胡晓东还是很克制做了一个副手该做的事儿。

    老徐听罢,点点头,继而顺势望向宏利新:“宏兄弟,你看你是不是过去给大家讲两句?这物资来之不易,我想宏兄弟还是给弟兄们说道一下,也好叫队员们了解这些物资价值,让他们后面训练更加卖力。”

    老徐当真是没话说。

    为了给宏利新瑟机会,他这服务实在是……就差给宏利新抬到队员面前请他演讲了。

    不过老徐的付出还是很有成效的,宏利新对于老徐的懂事非常受用。

    当下,背手回道:“你们这些家伙,就知道一天到晚给我找麻烦!行了行了,过去吧!!我给说两句!”

    嘴上不情愿,但身体却是十分诚实。

    这不,宏利新话音刚刚落下,立马便是提步朝队伍集结地行了过去。

    望着宏利新自信离开背影,胡晓东与老徐对望一眼,随即轻声道了句:“德行!!”

    紧随其后,这宏利新过去了,胡晓东,徐仁杰很自然也是要跟过去。

    毕竟,得给这人铺垫下好叫宏利新登场嘛。

    牌面这东西还是需要的。

    老徐当先是站定队列前面。

    见得老徐,宏利新到位,队员们皆是笔挺身形。

    他们知道,这肯定是有什么事儿要宣布。

    “立正,稍息!下面有请宏监督给大家就今天训练总结下!”

    没提吃饭这茬,老徐这是有意为之的举措。

    他是把吃饭这茬事留给宏利新去宣布。

    没办法,谁叫宏利新这货特别在意这些东西呢。

    老徐若是此刻点名相关,难免会叫宏利新认为他是在抢功。

    老徐眼下可没功夫与跟宏利新玩这些花花肠子。

    声音落下,老徐退到一边:“宏兄弟,请吧,给大家伙讲两句。”

    心理是巴不得做这些,但落在外表,宏利新还是非常矜持缓步上前。

    到位后,作秀般砸吧两下嘴巴:“这个,今天大家训练呢我基本都在旁边看了。”

    这句明显就是屁话,宏利新大半时间是不知所踪。

    虽说名义是在为队伍物资补给奔波,但实际……就是在屋里睡大觉。

    饶是下午回来,也不过是把这种休息从屋里换到的凳上。

    “大家呢,训练的都还不错,都尽力了。不过有些东西我还是要给你们点明!这个……看了你们训练,我发现各位体能状况非常糟糕!这后面你们心里想来也都清楚,新军建立是为了应对外面丧尸的。将来你们也是要派出去和丧尸战斗的。凭这样体能去和丧尸冲突,显然是不够看的。在这儿我讲几点。第一……”

    本来只是叫宏利新上来提一下物资事情,给他装个b就ok了。

    但是没想到,宏利新这货竟然还真是给总结出一二三。

    别人怎么着雷瞳不知道,但是他在旁听宏利新说要整个几点……他的心下那是暗骂句:谁他娘的要听你屁话!兄弟们累一天了都等着吃呢!你这货不长脑子吗?

    也难怪雷瞳这般恼火。

    因为现实情况,队员们确实没啥心思听宏利新做总结。

    这雷瞳,胡晓东之前若是没和他们提及吃饭事情那还无所谓。

    但既然提了,队员们心思还不都全跑到吃饭这茬事儿了?

    宏利新现在整这些玩意,队员们答应,队员们肚子也不答应啊!

    只是宏利新这种人显然不会在意这些东西,物资是他好容易弄来的,加上监督身份,他在旁边无聊看了一天了。

    这个节骨眼不让他上来说道两句,彰显下监督身份,那他搁队里岂不是真成空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