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一十二章 警报再临(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一十二章 警报再临(三)

    “喂,老叶,你听到我的话了吗?”黄霜的促问再次传来。

    叶昊脑袋没由来一阵疼痛。

    对方问话他自然是听清楚了,只是该如何回答……这本身就是个问题。

    “听到了老黄,现在很多事情我们这边也是一头雾水,正在探查中,次场馆内里警报是怎么想的目前我也不清楚。”

    叶昊只能这么回答。

    而黄霜听罢不出意外沉默不语。

    对此,叶昊心下无奈,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跟进补充句:“老黄,你别着急,我们这边会保持警戒观察,一旦有消息就会立刻给你那边汇报。”

    等了差不多四十来秒,手台内这才传出黄霜疲惫声音:“那行吧,你……你们盯着点,有情况及时给我沟通!完毕!”

    “明白!完毕!”

    收声,结束通话。

    罢了叶昊手扶墙垣接连吐了几口气息。

    现在的局面十分严峻,他清楚,自己这边若是不及时搞清相关状况,那后果怕是不可预想。

    眼下情况很明显,如果状况持续恶化,黄霜那边很可能顶不住压力,做出不理智决定来。

    己方这个时候若是突袭体育馆,那……叶昊不认为凭借己方目前战力有办法和围堵体育馆丧尸抗衡。

    他丝毫不怀疑车队队员去体育馆拼死救援信念,他也相信胜利者联盟队员间的深厚情况足够支撑他们做这些,但有些事儿不是光靠信念就可以达成的,老徐等人也不是己方豁出性命拼杀变能救出的。

    外面队员这厢为着体育馆内里情况火急火燎,体育馆内此刻同样是乱成一锅粥。

    本来在屋内正潜心规划明天训练项目。

    可是不曾想,这突然一记惊天动地警报打断了他的思绪。

    清醒状态老徐尚且如此,睡眠中的胡晓东,雷瞳更不消说了。

    两人在听到警报声时,几乎是本能从地上蹦了起来。

    常年战备状态锻炼出的警觉意识,叫的雷瞳第一时间摆出攻击姿态。

    “哪儿来的警报?谁干的?”脑袋瞬间清醒,雷瞳发问。

    徐仁杰则是没有任何废话,打开房门夺门而出。

    他这一出门,立马是见得廊道内朝他这边涌动稽查管理队队员。

    这帮家伙平日里可没这么热情,时下一个个热情洋溢朝老徐这边蜂拥。

    到底后,马上七嘴八舌出声开讲。

    “出事了,出事了,老徐,警报,突然有警报响起来。”

    “完了完了,丧尸现在都被这该死动静引得躁动!”

    “老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那些畜生会不会冲进馆里?”

    ……

    一句接着一句,众稽查管理队队员十分慌乱。

    每个人无不是语气急促,语调紧张。

    此刻的稽查管理队队员所表露精神面貌想较过往在场馆内嚣张跋扈,不可一世模样可是差了太多。

    听得这些家伙嚷嚷,老徐面上神采愈发变的难看。

    无疑,这帮家伙扯了半天,全都是毫无营养废话!

    警报声响这么大,老徐需要这些混球来给自己汇报吗?

    他耳朵又不聋。

    “都给我闭嘴!吵吵什么啊!一个个说!!”雷瞳看不过脱口骂了句。

    也不知道是被雷瞳威势吓到了,还是众混球没东西可说。

    反正,雷瞳声音落罢,适才还激动万分,抢着说道队员,此刻却是跟商量好般全部安静了下来。

    望着闭口不言的众稽查管理队队员,雷瞳真是哭笑不得。

    这帮混球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占着茅坑不拉屎。

    指望这帮家伙……简直就是笑话!

    “声音是从哪儿来的,你们谁知道?”老徐淡定思绪,抛出问题。

    “不,不是咱馆内,是,是外面。”

    “是,是,声音是从外面传进来的。”

    “外面?”眉尖一挑,雷瞳与老徐递了个眼色,完了仔细辨听。

    “老徐,好像真的是外面啊。”

    点点头,徐仁杰也是听出了门道。

    “这外面怎么会有警报声啊?”胡晓东诧异说道。

    此问一出,场上众人皆是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显然没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而在这个时候,徐仁杰手里手台突然“滋滋”声大作。

    不消说,这是有人给自个儿发来电讯了。

    将手台拿起,果不其然,随后手台听筒内便是传来中年人喝问:“徐仁杰,现在到底什么情况,这个警报是怎么回事?你的安保工作怎么安排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打响动!!”

    一连串质问,单凭中年人说话语气便是不难看出,他现在也是十分焦虑紧张。

    废话,能不焦虑紧张嘛,之前馆内噪音搞出动静就已经是差点毁了场馆。

    眼下这警报声搞出噪响比之之前馆内音源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说面对这种情况,中年人能不紧张吗?

    这种时候,越是上位者,越是在意自己生死。

    而危及时刻,尤其是面对丧尸这种无脑畜生时,他们可不会管你啥地位身份。

    在畜生眼里,中年人也好,下面普通幸存者也罢,他们存在意义只有一个,就是肚里美食大餐。

    场馆安保工作中年人是交给老徐一甘人等处理的,为了叫自己过上安稳日子,中年人对老徐各种无理要求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满足的都尽量满足。

    即便在某些问题上,老徐态度强硬,甚至不给他面子,他都忍过。

    但眼下这局面……无疑不符合中年人付出想要的得到的结果。

    此刻连翻质问,一方面是情势所迫,他需要了解相关。

    另一方面,事态发展与其预期严重不符,对于眼下局面,中年人相当恼火。

    毕竟,这闹不好将会直接导致他和他的场馆彻底覆灭。

    面对中年人气势汹汹,咄咄逼人问题,雷瞳,胡晓东皆是觉着莫名其妙。

    抛开立场不谈,你说这个时候身为场馆最高存在的中年人应该提这些问题吗?

    你恼火,你害怕,你有气,这些都可以理解,也是人之常情。

    可你现在提出这些质问意义何在?

    就算这些真的是老徐工作失职所制,事情已经发生,质问能结局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