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一十三章 警报再临(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一十三章 警报再临(四)

    徐仁杰现在即便是明确告诉你中年人,这些噪响就是他工作疏忽搞出的,你又当如何?

    骂他一顿?亦或是罢免老徐安保队长职务?

    中年人他敢吗?

    放眼整个体育馆,馆内上下活人不少,可他中年人能找到顶替老徐一甘人等的对象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现在这个局面,不管老徐做什么,也不管中年人有多火大,他也绝对不敢跟动老徐。

    没办法,谁叫老徐这边人马有能力呢?

    中年人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现阶段要靠谁。

    徐仁杰倒是没有因为中年人质问而显得暴躁,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了,还去为了个人荣辱争辩?

    保不齐下一秒场馆就被破了,命就没了,争辩那些东西有何价值?

    老徐可没那么小肚鸡肠,时下首要问题是商讨如何解决目前困局。

    而要搞定这个,老徐知道,必须先行安抚中年人这个体育馆实际掌权者。

    “队长,我想你可能误会了。这个噪音不是出自咱们馆内。”

    “不是出自馆内?那能出自哪里?你可别告诉我是馆外啊!”

    “自己长耳朵不会听啊,这么明显动静,他是个傻子吗?”闻听中年人反问,雷瞳在旁小声嘀咕。

    老徐瞥了眼雷瞳,轻摇摇脑袋,示意他不要多言。

    毕竟,现阶段安定团结还是主旨。

    不管中年人问题提的多白痴,目前他到底还是场馆实际掌权者。

    既是如此,己方几人作为馆内居民就该给中年人面子。

    确保了中年人的地位,也等于变相维系了场馆内的稳定。

    尽管目前看来这个稳定是那般脆弱。

    “是的队长,我们探查得出结果,噪音音源在场馆外,这个你可以自己辨听下。”徐仁杰依旧冷静回答。

    中年人听后,仔细听了听,紧接面色肃然。

    无疑,透过这番辨听,他也是确认了老徐说法。

    后者说的没错,这恼人警报还真不是来自馆内,那么问题来了……“外面怎么会有这么大警报声?外面难道有人?之前咱们场馆有人在外面?”

    “应该不会!”老徐肯定回道。

    之所以给出肯定答复,主要是早前危机爆发是在黑夜。

    夜间球场本身就出于封禁状态。

    所以除了晚上负责戒备稽查管理队队员外,不可能有幸存者在外活动。

    加上当时馆内驻军离开,中年人自己还亲自颁布了宵禁政策。

    饶是稽查管理队队员出入场馆都有严格排班表。

    除此之外,在解决完突进馆内攀爬者后,老徐还特意吩咐各场馆馆长统计馆内人数。

    他之所以做这些,一来是为了确定馆内死了多少人,二来也是为了搞清楚人员状况。

    毕竟危机来的突然,混乱中人群四散奔逃,你没法控制人群逃跑方向。

    只有各场馆统计人数,他才能排查是否有失踪人口,完了好进行排查。

    但根据事后各场馆给上报统计核查人数,除去确认的尸体,并没有始失踪走丢人口。

    不过即便如此,老徐给中年人回答还是有所保留的。

    他给出应该而非绝对,就是因为他没法确定下面场馆馆长给出统计数字是否真实可靠。

    没办法,这帮家伙的办事态度老徐实在无法百分百相信。

    很难说这些馆长在接到指示后是否有实际统计摸排。

    他徐仁杰刚来场馆没多长时间,即便是自己所在篮球馆,他所认识幸存者数量也是屈指可数。

    这就更不消说其它场馆了,所以面对这种局面,不能排除下面馆长利用老徐不熟悉场馆人员情况这点偷懒行事。

    他们就算给个假统计单,老徐这边也没法辨识真伪。

    鉴于此点,老徐只能是给中年人回复“应该”这样字眼。

    不过回复虽然不能百分百确定,但老徐心下却是已经想的明白,回头得立刻重新确认此事。

    之前并未觉着这档子事会对时局造成多大影响,可天有不测风云,现在状况……这件事还真不能忽视。

    听罢徐仁杰回答,中年人那边陷入了短暂沉默。

    不过很快他便是在危机意识袭扰下再次焦促开口:“我现在不管这音源是在馆内还是馆外,我就问你一句话,这事儿你打算怎么解决?徐仁杰,你应该清楚,这个音源如果不尽快关闭,对咱体育馆打击可是致命的!”

    是人都知道音源不关闭后果。

    老徐作为馆内为数不多一直在废城摸爬滚打实战存在,他比馆内任何人都清楚时局的可怕。

    只是眼下节骨眼,你叫他现在拿出实际解决方案,无疑是有点强人所难。

    “队长,这个我目前还没有具体方案,我……”

    徐仁杰的回答无疑是叫人失望的。

    这从场上稽查管理队队员面色便能看出。

    这些家伙在警报声响起后第一反应就是跑来找老徐,这说明他们都认为老徐会有办法解决此事,也把老徐作为解决问题主心骨。

    可时下这最后希望给出这般模棱两可回答,可想而知对他们打击有多大。

    下面稽查管理队队员都这个样子了,中年人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

    这可是事关整个场馆前途命运,以及他个人安危的大事。

    他现在不想听任何旁的东西,他需要的是切实解决问题办法。

    所以……几乎是没有任何考虑,中年人当即开口续接道:“徐仁杰,你不要给我找借口!你是安保队长,当初我把场馆安全叫给你负责,可是和你说的很清楚,你要确保场馆安全!为此,你要人我给人,要物资我给物资,你想要的我都给你了!现在事情搞成这样,你必须给我解决方案!”

    这就有点不讲道理了。

    按照中年人话里口气,他这做法等于是否定了老徐之前为场馆做的一切。

    是,现在警报声响起对场馆威胁极大。

    可问题,这警报声和老徐没有半毛钱关系。

    在老徐的管理安排下,场馆被维系的还是不错的。

    如果不是老徐,场馆早在第一次警报响起就已经被畜生突破了。

    如果不是老徐,中年人哪里还有机会在这大放厥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