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一十六章 警报再临(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一十六章 警报再临(七)

    派出新军,就必须冒场馆被畜生突破危险。

    不派新军,那警报声又当如何解决?

    不管那条,对现在中年人都是十分头疼事情。

    中年人那边不开口,老徐却是不能等了。

    此时分分秒秒都十分珍贵。

    不过就在徐仁杰准备开口终止这毫无意义争论时候,中年人慕的出声了:“行啊,徐仁杰,这新军我可以听你的,现在不派人出去,可你告诉我,外面警报声怎么处理?”

    该怎么处理,中年人现在没有半点思路。

    他想不出便是很自然将难题抛给了老徐。

    徐仁杰倒是希望给中年人一个合理解释,但问题现在局面……你叫他怎么给解释?

    他自己尚且是一头雾水,啥都没搞清。

    无疑,面对中年人这则质问,老徐啥方案也给不出,至少现在给不出。

    况且以老徐性格,他也不是个随便人。

    或许搁着旁人为了应对中年人高压,会胡扯一个方案搪塞,但徐仁杰做事钉是钉,铆是铆,他是绝对不会乱来的。

    鉴于此点,徐仁杰当下回道:“队长,方案的话,还请给我一些时间,我需要搞清楚目前状况到底如何才能定论!”

    “时间!徐仁杰啊,我拜托你搞搞清楚,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叫我给你时间!?你在跟我开玩笑吗?这火都烧咱屁股了,你现在要我给你时间?是不是要等到畜生杀进馆内,给我堵在屋里你才高兴啊!”

    中年人到底还是凡人。

    生死重压之下,他的精神状态急转直下。

    透过中年人这番话不难看出,他的心弦已经快要承受不住重压了。

    这是大多数人遇到生死危机都会遇到的状况。

    这很正常,徐仁杰并不感到有什么突兀奇怪。

    在听了中年人抱怨训斥反问后,老徐情绪平静回复道:“队长,警报这边一响,我就接到你的来电。目前我什么情况都不了解,你叫我给你方案,你觉着我现在如果给你方案靠谱吗?是,你说的没错,现在分分秒秒都很关键,可在着急咱也得一步步来不是吗?如果可以的话,是否可以暂时中止通话,让我去调查摸排下相关情况,然后再行向你汇报,如何?”

    饭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

    现在局面不是说你着急就能解决摆平的。

    老徐也想马上平息事态,可现实状况可能吗?

    这根本是不现实事情。

    有些东西不是着急就能搞定的。

    再说了,有功夫和中年人废话,老徐早就把相关事情摸排清楚了。

    也是意识到和目前精神状态下中年人沟通不出实际东西,徐仁杰委婉表达了终止通话意思。

    老徐的回答没啥毛病,甚至是非常符合此事局面。

    但落在中年人耳里,那是叫其十分恼火和不能接受。

    在中年人看来,老徐现在就是在推脱责任,找借口逃避。

    加上他屡次三番回绝自己问题,这更加叫中年人心火难消。

    可问题,他再有心火也改变不了他需要徐仁杰这个事实。

    不止是他,准确说整个场馆都指着徐仁杰解决问题,摆平危机。

    所以面对这样尴尬态势,中年人只能是打碎牙齿,把心火朝肚里咽。

    “好!行!记住你现在给我说的话!你要时间,我给你时间!但是待会你必须给我个实质解决方案!有问题吗?”中年人憋着火气吩咐道。

    徐仁杰闻言,沉默了片刻。

    客观来说,单就目前局势本身,不管老徐调查之后能搜集掌握怎样情报,你叫他拿出个解决事态方案都是不现实的。

    理由很简单,有些东西不是说了解之后就能解决的。

    眼下场馆所遭遇的麻烦已经超出了老徐可控范围。

    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徐仁杰就算再怎么厉害,对丧尸战斗经验如何吩咐,面对这样一个场馆队伍,他也很难拿出什么靠不方案。

    若是下面幸存者,但凡有一点己方胜利者联盟队伍成员的果敢与战斗素养,徐仁杰都不会似现在这般踟蹰。

    可事情发展到这步,中年人这么说已然是做了很大让步。

    尽管对方适才回答算是认同了他的观点,接受了停止给新军下令出击指令。

    但透过中年人说话时刻意为之的语调不难看出,他是非常恼火这个决议的。

    所以,现在如果他徐仁杰在继续得寸进尺,给出不识趣否定回答,那恐怕中年人真的要爆发了。

    而中年人一旦失去理智,那对整个场馆可是雪上加霜,没有任何好处。

    万不得已之下,老徐还是需要中年人这个傀儡在上面主持大局的。

    毕竟,对方在体育馆作威作福时间久了,场馆人对他的敬仰畏惧可是比他徐仁杰要来的实在。

    即便这种所谓的敬仰畏惧可能都是虚的,但此时维系场馆,不管是真是虚,只要能安定团结就成。

    鉴于此点,为了安抚盛怒之下中年人,老徐只能是硬着头皮给出肯定答复:“明白队长,在我调查清楚此事后会给你一个行动计划。”

    “记住你现在给我说的话。还有!!时间不等人!你最好尽快给我搞定这件事儿!!”

    “知道!”

    应答完毕,中年人终于是结束了通话。

    话闭后,老徐简单调整了下心绪,完了快速做出指示:“小胡,你赶紧去各场馆找负责人确认下场馆人数,看看有没有瞒报漏报的。”

    凡事都有源头,这警报声不可能无缘无故自己响起来。

    老徐现在要做的就是闹清楚那边警报声是否是之前什么人逃难跑到外面搞出的动静。

    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大,但并不排除。

    毕竟,当时“攀爬者”突入馆内,通往球场入口是开启的,在无人看管状态下,加上混乱局面,馆内幸存者只顾逃难,极有可能从入口逃到外面。

    人嘛,遇到危机时候,本能会想逃离事发地。

    馆内幸存者并不清楚馆外状况,所以慌不择路跑到球场那边也是存在这种可能性的。

    至于说这些人搞出响动那就更没啥毛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