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二十章 警报再临(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二十章 警报再临(九)

    明白吗?

    这个问题叶昊该如何作答?

    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有些事哪里是嘴巴说的那么简单。

    你们体育馆那边若是真的遭遇不测,车队方面怎么可能置之不理,独自离开?

    叶昊很想问问这种情况他该怎么去告诉黄霜。

    这明显是强忍所难嘛。

    可徐仁杰的苦,叶昊也不能不考虑。

    人家肯定也不想这样强制命令,但有啥办法,鞭长莫及,以老徐目前状况,就算他有心帮忙,现在也是无力办事。

    他能靠的整个车队除了黄霜还有谁?

    相当难办的事儿,可横在叶昊跟前,他必须有所决断。

    简单权衡了下,叶昊最终还是无奈肯定道:“明白,我会尽力和老黄说的。”

    能不能成,坦白讲叶昊心理没有半点底气。

    他做这样肯定也是情势所迫,无奈之举。

    得到叶昊的肯定,徐仁杰面上并未流露出多少欣喜之色。

    沉声思量十来秒,徐仁杰觉着该说的已经都说了,现在他也不太可能从叶昊那边得到什么有价值情报。

    鉴于此点……“行吧老叶,那就先这样。你呢,先盯着体育馆这边,情势危机时就带队离开,不要犹豫,就这样吧,完毕!”

    声音落下,徐仁杰便是结束了通话。

    他这通通话来的突然,去的也迅速。

    当真是叫人措手不及。

    而老徐结束了通话,留给叶昊的却是一头麻烦事儿。

    首先,其要求给黄霜传达的那些个事儿,叶昊便是非常头疼。

    其次,老徐末尾说什么关键时刻叫他带队离开,这档子事儿,叶昊很想做,可问题怎么做?

    他和黄霜目前都遇到同样一个问题,就是他俩都能客观现实看待眼下局势。

    但下面队员却是没法做到。

    徐仁杰将手台频段重新调回到馆内拟定频段。

    他已经和叶昊沟通过了。

    这是目前唯一可以和外界沟通获取情报渠道。

    而且也是唯一靠谱的渠道。

    无法从叶昊那边得出有价值线索,这对徐仁杰无疑是个非常糟糕消息。

    要知道中年人那边还在等着他给解决困局方案。

    而外面大作警铃道现在也是丝毫没有停滞迹象。

    该怎么办呢?

    这该死的警铃到底是怎么响起来的呢?

    徐仁杰正在思量过程,门外有人敲门。

    闻言,老徐眉头微蹙,提步行到房门跟前。

    他倒是并不太担心隔墙有耳,听到他在屋内谈论事情。

    适才和叶昊沟通,徐仁杰非常注意控制自己音量。

    加上又是在里屋行事,所以外面听到可能性不大。

    “谁啊?”保险询问句。

    随即就听外面人声传来:“是我,老徐,小胡!”

    胡晓东?

    确定对方身份后,老徐先是一愣,完罢赶紧是探手削去门栓。

    了罢,扯开房门。

    不等胡晓东开口,他便是先行抛出问题:“怎么样?交待你的事儿办妥了?”

    老徐适才交待胡晓东去下面各场馆确认馆内人员数字问题。

    这事儿直接关系此刻警报大作是何如何造成的。

    期间重要性不言而喻。

    只是徐仁杰诧异的是,此事做起来并不容易,毕竟馆内几十号场馆,可胡晓东离开仅仅七,八分钟。

    小胡这么快就把相关确认调查清楚了?

    这效率……徐仁杰对自家兄弟做事态度自是没有啥可怀疑的。

    徐仁杰相信,自己交代的东西,胡晓东一定是会尽心尽力完成。

    只不过如此反复确认工作,胡晓东这么快就搞定了?

    对此,徐仁杰心下不得不打个大大问号。

    在他看来,这是不太现实事情。

    唯一靠谱解释就是对方在行事过程遇到了什么麻烦。

    双眸紧盯胡晓东,老徐试图从对方面上瞧出些线索。

    不过他的这些举动完全没有必要,因为胡晓东一句肯定回答给此事定了基调:“是的,老徐!我已经调查确认过了。”

    出乎意料的回答,徐仁杰再次呆愣,紧接跟进道:“确认过了?这么快?”

    胡晓东也是理解徐仁杰的奇怪,的确,客观来说,他现在行动确实是有点过于效率了。

    但他能这么快也是有自己方法的。

    “哦,刚我下去,先是派人把个场馆馆长给聚集到一处,完了把相关事情给他们说了下。我知道这个事挺紧的,所以就没细查。我只是给他们说现在我们需要了解确认这方面实际,要求他们说实话。现在说实话,不会追究任何责任。否则,一旦后面核实出问题,就把他们丢出去喂丧尸。”

    不得不说,胡晓东这个法子还真是有够狠辣的。

    的确,如果按照常规路数,他应该是一个场馆一个场馆去跑,然后循规蹈矩亲自监督核查馆内人员数目。

    无疑,这样做得出的结论才是真实靠谱的。

    可是无可否认一点,这样做耗费的时间也是相当可观的。

    而眼下对于胡晓东他们来说,时间恰恰是最为紧张的。

    所以他思维变通,直接是叫人给所有场馆管理全部集合一处。

    对付这些家伙,寻常办法肯定不行。

    你必须对症下药,他们怕什么,你就给他们什么。

    就目前情势,最能引起他们恐慌畏惧的没啥好说,就是外面围堵丧尸。

    胡晓东也是很坦诚采取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

    过往你有没有说实话,不重要。

    只要你现在告知实情,那过往的事情可以不做追求。

    可反之,你这个节骨眼,还敢在那耍花样,那……你不说实话,就是在拿全场馆人性命开玩笑。

    既是如此,把你丢出去喂丧尸也是合情合理事情。

    在这样威吓态势下,一众管理听了自是被吓的魂飞魄散。

    他们平日里也算是体面人,可那些所谓的体面不过是建立在欺压馆内幸存者身上。

    真遇到危机,遇到丧尸,他们就没撤了。

    听到这儿,徐仁杰登时恍悟,他立马是明白了胡晓东为何能这么快完成他交待任务。

    必须承认,对方做事还是没话说的。

    在现在局面下,胡晓东处理此事方法,很符合客观需要。

    最关键一点,用这样方法得出的结论也是值得信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