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二十三章 警报再临(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二十三章 警报再临(十二)

    这种事,下面战士和上级说,那是找骂。

    上面人多半不会同意这样思路。

    因为如果真有这样决策,早就执行了,也没必要在体育馆等待现在。

    时下牺牲了这么多人,体育馆现在也较为稳定,此刻离开不是脑袋有问题?前面战士的牺牲岂不是白费了?

    再说了,驻军离开时给出的说辞是去外面搞粮。

    这也不符合上层决议离开方针。

    他们要走直接走就好,没必要整这种幌子来忽悠中年人。

    凭驻军手里家伙,他们讲的事儿,馆内有谁敢不从?找死啊!

    所以想要达成彻底离开体育馆就只能是暗地行事。

    音源警报吸引丧尸便是成了相关有异样想法战士达成目的不二选择。

    透过音源警报把丧尸吸引到体育馆周围,完了促成丧尸围城情况。

    如此,等大部队回归时,看到场馆这个情况,上面就算想留下怕是也得权衡利弊,三思后行了。

    老徐的想法没啥毛病。

    胡晓东听后点点头,罢了又是跟进句:“是有这种可能,但老徐……外面集卡怎么解释?如果说单纯是驻军极个别人想要促成驻军离开场馆决定,那为什么会有大批集卡来到体育馆外?”

    胡晓东的话再次是引起了老徐注意。

    老徐现在思维却是是有些迟钝了。

    经胡晓东这么一提醒,他立马是变得凝重。

    是啊,外面集卡怎么解释?

    毋庸置疑一点,这些集卡的出现不可能是单纯某个战士或几个战士能够达到的。

    几十辆集卡,内里还得装载丧尸,这种事儿本身就不寻常,而要做到这些事儿,那是需要很大物力,人力的。

    最关键,这些满载丧尸的集卡,来到体育馆,想要完全掩人耳目几乎是不可能的。

    如此说来……难道……

    心中浮起个念头,老徐不禁是被自己这个念头下到了。

    但,就客观来说,能够在这种情势下,把这样危险集卡弄到体育馆,并将之围堵,比较靠谱说法……就是驻军高层知晓此事,或者说直接参与了此事。

    想到这里,徐仁杰面上浮起抹难以言表的复杂。

    驻军上层做出这种混账决定,身为军人的老徐对此无法容忍。

    他能理解当地驻军想要离开想法。

    毕竟,养活这几百口子不容易。

    他们能在此地没日没夜驻守一年之久已经是非常难得事情。

    他们做的可以说很不错了。

    他们有甩脱负担念头没啥毛病。

    但问题,你要走可以坦坦荡荡直接离开。

    你要走,可以把相关实际告诉馆内人员。

    你要走,把馆内管辖权交给场馆幸存者自己处理也是个法子。

    可眼下,你一声不响整出这样阴谋。

    利用丧尸把体育馆围堵,你现在不是单单想要摆脱负担,你这是谋杀。

    现在就算馆内人想要靠自己能耐自力更生都没机会了。

    面对外面层叠围堵,不断聚集丧尸,莫说是馆内手无寸铁普通幸存者,就算是此刻驻军在这,凭他们手里枪火想要肃清这样数量畜生,怕是也很难达成吧。

    所以老徐恨不能理解驻军上层想法。

    驻军想要离开是人之常情,没毛病。

    可你离开却要拉着全场馆人陪葬,这种事已经不是什么军人荣誉问题了,这种做法根本就是毫无人性。

    徐仁杰不愿去相信馆内驻军会做这种事儿,即便这个想法是出自他自己推断。

    但问题,事实摆在面前,时下有很多东西确实是老徐没法解释的。

    那几十辆围堵在场馆外的集卡就似是bug般然给老徐无能为力。

    他很想找些辩词推翻自己脑中想法,可惜……

    着手用力掳了把脸颊,混乱的思绪叫徐仁杰心烦。

    摇摇头,甩去脑中令人生厌的想法,老徐随即正色道:“行了小胡,现在就不要去讨论这些没用事情了。咱还是想想该如何解决外面音源吧。”

    音源已响,驻军也已离开,所有一切都成了定局。

    此事和驻军有关也好,无关也罢;

    是他们当中个别战士所为,亦或上层决议,这些都无法改变,也对老徐他们解决目前馆内困局没有任何帮助。

    时下摆在他们面前最为实际问题是……外面警报噪音还在持续。

    这玩意只要一刻不停,那就意味着周遭丧尸会不断朝体育馆这边蜂拥。

    这样结局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老徐他这边既不能待得驻军好心杀回救援,也不能指着外面警报能够自己停歇。

    他现在能靠的只有自己和身边这些弟兄。

    怎么办?这是个问题!是个很难给出答案的问题!

    此问从警报响起那一刻,已经有很多人对老徐提过。

    老徐本人也无数字在心下质问,他想找出个解决办法,但始终没有思路。

    两眼望着胡晓东,老徐对自己老伙计给予厚望。

    适才交谈,对方很多东西都给了老徐不少提醒和帮助。

    在自己思维迟钝,考虑不周时候,徐仁杰需要胡晓东从旁给予自己一定意见。

    尤其是如何解决外面警报麻烦这件事儿上,徐仁杰更希望胡晓东可以拿出些许方案。

    伤脑筋啊,胡晓东摸了摸下巴。

    老徐的问题叫胡晓东有些为难。

    解决目前困局这就跟人体罹患了癌症样。

    面对这种疑难杂症,没有谁可以拿出靠谱解决方案。

    别看胡晓东之前分析头头是道,那不过是对已经发生事情的一种对比,分析,总结。

    可轮到解决外面警报这个正在发生事情,胡晓东和徐仁杰其实没有本质区别。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不过瞅老徐现在踟蹰模样,胡晓东也是明白对方的压力。

    一方面,老徐肯定是想着要把己方人员顺利带出这是非之地。

    另一方面,中年人那边之前可是说的清楚,他还在等老徐的计划方案。

    所有这些全部都压在徐仁杰一个人身上。

    老徐接下来的方案也是变相承载馆内几百口子性命。

    做成了,此事未必会有多少人感激他,甚至于下面幸存者是否能够有机会知道这事是老徐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