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二十四章 警报再临(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二十四章 警报再临(十三)

    反之,失败了,死了的人,相关罪过都将落在徐仁杰身上。

    没办法,谁叫是他敲定的主意呢?

    这年头做指挥可没那么容易。

    徐仁杰不是中年人,中年人身在高位,很多时候都是袖手旁观,只享受权利带给他的好处,却是并不付出对等劳动。

    他在体育馆,基本一切烦恼之前都是馆外驻军替他解决的。

    算起来也是驻军养成了中年人这种甩手掌柜习惯。

    可徐仁杰不同,说的好听点,他是有责任感,说的不好听,他这性子就是操劳的命。

    毕竟,是他自己要来参和时下局势的。

    如果他平日里能够低调行事,凭他身份也没可能被中年人赏识,火线提拔。

    但有啥办法呢?当时集卡丧尸出现,如此紧要关头,徐仁杰若是不站出解决,那后果……凭稽查管理队队员遇事紧张慌乱模样……指望他们,体育馆怕是早就陷落了。

    简单思索,胡晓东最终无奈道:“老徐啊!现在这个事儿……说真的,你有考虑过派人出去搞定警报吗?”

    此问似乎是问的没有必要。

    徐仁杰之前和中年人谈话时,他应该算是回答过一遍了。

    而胡晓东当时就在旁边,对此应该很清楚,老徐是反对派人出去的。

    搁着徐仁杰观点,派人出去不现实,危险大,成功率低,而且还有很可能叫丧尸突入馆内。

    只是……那时候毕竟己方还不了解外面态势,老徐这么做决定也无可厚非。

    但眼下,徐仁杰这边刚刚和外面叶昊通过话,在得知了一些情况后,胡晓东觉着老徐或许会对原始命令有所改变也说不定。

    望了眼胡晓东,徐仁杰面色渐渐肃然,很显然这个话题有些沉重。

    不过徐仁杰并未就此给出答案,他反问胡晓东句:“小胡啊,如果换做是你,你觉着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从危机爆发伊始,徐仁杰便是一直以自己立场在分析问题,判断问题。

    只是时下,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既然胡晓东提出了此问,想来对方一定有自己想法,看法。

    徐仁杰希望听听对方怎么说。

    轻点点头,胡晓东对于徐仁杰的反问似乎并不敢到惊奇。

    他未做停留,很快给出答复道:“我先确认一下老徐,刚才你和叶昊通话,他那边怎么说,关于这警报声,他们那边有没有发现啥可疑的?”

    一进门,老徐便是先行问了胡晓东调查确认情况。

    双方随后便是顺势说了一些局势问题。

    但徐仁杰整个过程都未告知胡晓东他和叶昊通话结果。

    胡晓东之所以一直没问,主要是透过和老徐交谈他,观察,他已经基本可以确定,老徐应该是没能从叶昊那边得到什么有价值东西。

    否则,他适才和自己交谈也不会那般凝重。

    徐仁杰对自己兄弟没啥好隐瞒的,他这边可不比外面。

    叶昊,黄霜,或许会为了稳定队员情绪,对相关事情有所隐瞒。

    但在徐仁杰这边,事情都是人尽皆知的,危机就摆在那儿,实在是没什么东西值得对胡晓东隐瞒。

    徐仁杰不仅不会对胡晓东隐瞒,不仅不会,他还需要胡晓东替他解决目前问题。

    没有停顿,徐仁杰如实回道:“老叶那边没有看到什么可疑情况,现在可以基本肯定,这音源是驻军搞的。”

    不出意料的回答。

    胡晓东听罢照旧是神色淡然,没有任何起伏。

    只是面上平静,心底却没那么平静。

    毕竟,这件事缘起驻军,这个绝对是他之前万万没想到的事儿。

    “果然如此。”轻声道了句,随即胡晓东望向老徐:“既然这样,老徐啊,如果你问我现在有什么看法,我……”

    瞧出胡晓东面上有些许踟蹰。

    徐仁杰当下道:“有话直说小胡,我现在需要你的意见。”

    这是实话,徐仁杰时下的确需要外界给他意见。

    “我的意思,我们是该考虑派人出去解决问题了。”

    毫不隐患,胡晓东直接是把心理想法到了出来。

    留给他们时间不多了,这警报声可是一直在外大作。

    眼下他们多耽搁一秒,便等于是多招呼一分丧尸。

    “我知道老徐对这派人出去你有很多顾虑。你担心队员们没法应对这样战事,是,没错,他们才刚刚训练一天,现在派他们去执行这样任务是残酷了点,但情势所迫,没的办法。你是军人你应该清楚,火线紧急时,没有谁是可以逃避的。现在摆在咱面前的,现在不派兵出去,丧尸会顺着警报源源不断朝体育馆这边跑。咱这个时候出去或许还有一战可能,若是再拖,恐怕以后咱就算相出也未必有这个机会了。”

    毫无疑问,警报声不人为干预,除非他电量耗尽,否则绝对不会停止。

    而现在,老徐他们根本无法确定警报音源状况。

    对方究竟给警报预备了多少电量,所有一切都是未知数。

    这样干等,就目前来说,或许馆内会得到一定安全。

    可从长远,一旦似这样被丧尸围堵,那后面老徐再想出去……就算他把新军练的再如何出彩,显然也没法与之抗衡。

    胡晓东的分析还是很到位的。

    他虽算不得军人,但下海多年,他非常清楚一个道理,那就是止损。

    这个世道,很多事情总是存在这样那样纠结,麻烦。

    特别是遇到资金紧张,困难时候,不论怎么做你可能都会有损失。

    这个节骨眼,好的商人会根据实际壮士断腕,哪怕为此会出血,但相对于以后,他还是赚的。

    徐仁杰听罢没有回话。

    胡晓东对此也能理解,毕竟老徐所处位置和他不同。

    他怎么说都仅仅是个意见参考,他胡晓东说辞不会改变什么,也不会决定什么,更不会因此连累什么人。

    但徐仁杰不同,他动动嘴皮,可就直接关乎整个新军小队人员,以及全场馆上下几百口子性命大事。

    在人命这个问题上,老徐谨小慎微没啥好说的,这是一个合格决策者应有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