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二十七章 警报再临(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二十七章 警报再临(十六)

    你就不想想之前催促徐仁杰做决定时你是什么模样。

    所以说人就是这样奇怪生物,事儿不轮到自己头上,永远不会明白里面的苦与难。

    中年人需要考虑,徐仁杰可以理解。

    但他此时说这事儿不是急的事儿,这点老徐可就……不能接受了。

    这个节骨眼,还说不是急的事儿?

    他不着急,老徐可没功夫陪他耗。

    中年人的决定可是直接关乎下面一众兄弟安危。

    所以,老徐不管三七二十一,再次开口:“队长,这事还请你当机立断!你早点决定,我们早些行动,成功几率还打些。否则,拖下去……如果我们新军完了,后面馆内你还有人手可派吗?”

    老徐的话等同于威胁。

    同时也是变相戏虐了中年人稽查管理队一把。

    对此,徐仁杰无所谓,毕竟,这是事实。

    稽查管理队那帮家伙的确靠不住。

    老徐现在就是要把事实剖析给中年人听,好让他快点做出决定。

    对于老徐这般近乎威胁的言语,中年人自然不爽。

    但不爽归不爽,下面那帮稽查管理队队员的确不顶用。

    如果他们能有哪怕一点战力,中年人现在也不至于这般头疼。

    不过这些不是重点,重点透过老徐适才话语,中年人慕的反应过一件事儿来。

    “等一下,怎么徐仁杰,听的意思,是打算亲自带队出去行动?”

    在此之前,中年人一直认为老徐是单纯派新军去执行破坏音源任务。

    没想到,对方居然会自己亲自带队。

    这是中年人始料未及的。

    这不奇怪,以中年人行事做派,他是肯定不会叫自己置于危险中。

    否则,他这个上位者的权利如何体现?

    在他眼里,当权者就该享受权利带来的好处,至于那些危险拼命活儿,自然要交给下面那些贱民。

    那些家伙吃着自己提供的口粮,为其卖命天经地义。

    按理说,徐仁杰也是贱命之一。

    按理说,中年人也不该在意徐仁杰的小命。

    可问题,眼下情况特殊,维系馆内稳定,他中年人离不开徐仁杰啊。

    此行出去基本就是有来无回的买卖,旁人去了,死了也就死了,可这徐仁杰若是挂了,他中年人到哪里再找这样有用人才?

    放眼整个体育馆,人是不少,可顶用的却没几个。

    尤其是徐仁杰这样在废城求生一年,对丧尸战斗经验丰富的人更加没有。

    所以,徐仁杰对中年人意义不同。

    谁都可以死,徐仁杰不能死,至少在目前他需要徐仁杰活着。

    所以眼下反应过来徐仁杰要带队出去,中年人很自然感到惊诧。

    普天之下,居然还有自个儿往火坑里跳的……脑袋抽了吧。

    听罢中年人的问话,老徐也是微微一愣。

    在中年人看来不可思议事情,落在徐仁杰这边那是再正常不过的。

    自打他在部队当上班上开始,任何团队行动,他皆是身先士卒,从未说看着弟兄卖命,自己在后看戏的。

    所以,对于中年人的提问,徐仁杰想也未想直截了当道。

    “是的,队长,接下来行动我会带队直接参与!”徐仁杰很果决回道。

    中年人听后捏捏拳头:“胡闹!你亲自带队参与!你现在什么身份自己不清楚吗?”

    “我有什么身份?”别说,徐仁杰还真没想过这个。

    在他看来,现在他就是一个处在漩涡中力求自保的求生者。

    中年人随即回道:“你是我委任的安保队长,你的任务是给我维持馆内秩序,确保馆内安全!你现在居然跟我说你要带队出去?你怎么想的啊?脑袋被驴踢了吗?你走了馆内安全怎么办?你在外出了问题,场馆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

    听着中年人说的这些屁话,徐仁杰心理就不太舒服。

    我离开了,不还有你中年人吗?

    和着这体育馆是我徐仁杰一个人的,你身为馆内一把手,关键时刻不该站出来主事?

    徐仁杰想的很清楚,他既然做出了随队出行决定,便是抱着不成功则成仁的决定。

    自己如果真的在外有三长两短,那也没啥。

    真要是死了,倒也省去外面弟兄麻烦。

    不然,自己这边人马存在,对外面弟兄也是个威胁。

    徐仁杰清楚,只要他们一日不安定,外面弟兄就会一日不安宁。

    己方若是遭遇危机,他们也定然会出马救援。

    而所有这些都是徐仁杰不愿看到的。

    相较于自己去死,他更加不希望看到外面弟兄为了救他们一行人陷入危机,出现死伤。

    毕竟,这次出来,他们团队几乎是主力尽出。

    他们如果都在这边交待了,家里一帮老弱妇孺又当如何?

    所以,不难看出,明面上老徐现在遇到的麻烦仅仅是场外音源搞出的动静。

    但是实际……他心理烦恼的事儿远远不止这些。

    不管是场馆外负责坚守等待的兄弟,还是千里之外村里的家人,所有这些都是他烦恼的事儿。

    “队长,新军训练不足,为了确保他们能够在战斗中有好的表现,我必须出去。不仅我要出去,我那两个弟兄也要随我出去。”

    “徐仁杰,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你出去了,馆内怎么办?”

    中年人气恼回复。

    徐仁杰不甘示弱,紧接应道:“队长,体育馆那么大,就算死我一个徐仁杰,难道你害怕找不出个替代人来?宏兄弟,还有一帮稽查管理弟兄不都可以委以重任吗?”

    厉害了,老徐这席话可是厉害了。

    他的话不仅是给中年人提供了所谓的参考意见,同时还再次顺带讥讽了中年人一众下属。

    最关键,他的回复叫中年人无言以对。

    这个局面,中年人还能说什么?

    难不成怼上句,那帮家伙顶个屁用?

    是,没错!那帮家伙确实顶不了屁用,这点不管是徐仁杰,还是中年人自己都心知肚明。

    可问题,那帮家伙再怎么不顶用,那也是他中年人自己拉扯起来的队伍。

    这个节骨眼若是反驳老徐,那不等于自己抽自己嘴巴,说自己带的队伍垃圾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