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二十八章 警报再临(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二十八章 警报再临(十七)

    中年人是个要脸面的主,他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抽自己脸?

    眼瞅着找不出话茬反驳,中年人只能退而求其次:“你要去也行,至少给我在你两兄弟里留一个下来,我得确保馆内有个拥有在外求生经历的,我需要参谋给我提供相关意见。”

    中年人的反应也是极快,他这番话同样说的套路。

    你徐仁杰走,可以。

    你说觉着新兵能力不足,要带队可以。

    你认为体育馆内可以找到你的接任者,是,没毛病。

    但是,我中年人需要你给我留下个人。

    留下他,不为别的,我只是需要有个懂行的做参谋。

    中年人这番回答既保证他下面稽查管理队不被讥讽,又变相达到了自己留人目的。

    看徐仁杰样子,中年人明白多半是留不住。

    既是如此,那就留别的。

    虽然中年人对老徐身边雷瞳,胡晓东也不怎么对眼,但那两人也是在废城求生的主。

    这两家伙在第一次警报响起,丧尸突入馆内时,也是随徐仁杰一起参与了肃清清缴攀爬者行动。

    所以,两人应该是有实力的。

    老徐留不住,能留下二人中的一个倒也可以。

    没准,后面给予一定利诱能够将之转化成自己人。

    这中年人思维反转也当真是有够快的。

    不过也难怪,徐仁杰那边的确在很多问题上叫他不爽。

    换做他人,敢这样和他说话,他早就发飙给解决了。

    鉴于目前情况,如果能留下徐仁杰身边人,对中年人也不算不可接受事情。

    在中年人看来,搞定老徐他是不抱什么希望了。

    这个家伙说的呃好听点刚正不阿,说的难听就是一根筋不懂得变通。

    人活于世,及时行乐。

    尤其是在人性泯灭的末世,成天到位抱着那些高贵思想有个屁用?

    活在当下才是王道。

    有了权力不去享受,反而真的上纲上线在那俯首甘为孺子牛,和平年代,这种人尚且被认为傻子,现在……末世更是笑话!

    中年人是不能理解徐仁杰的活法。

    既然改变不了徐仁杰,无法将对方真正绑在自己船上,那不如去拉拢腐蚀他身边人。

    中年人就不相信徐仁杰身边人也和他一样那么执拗。

    他坚信,雷瞳,胡晓东之所以跟着徐仁杰,仅仅是他们兄弟关系,毕竟三人一起在外求生,生死之交,抱团取暖习惯了。

    但如果徐仁杰死了,那剩下的还会继承徐仁杰意志过活吗?

    中年人觉着未必。

    他都已经想好了,回头徐仁杰若是真的死在外面,他刚好可以借助这个天赐良机做些文章。

    自家兄弟死了,他身边兄弟肯定悲伤难过。

    而人在悲伤难过时,无疑感情是最为脆弱,也是最容易攻破的。

    中年人现在想的就是要趁雷瞳,胡晓东当中一个悲伤难过时,趁势介入,给予关怀,完了加以犒赏,他就不信真的会有人对权利,利益不动心。

    如果有,那只能是给的东西不对对方胃口,或者给的不够多。

    而这两样,刚好都是中年人权限范围内的。

    中年人如意算盘打的好,但徐仁杰那边直接一句给其浇了盆冷水。

    “队长,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是可能人我没法给你留。”

    “为什么?”

    “训练时,我们是按组分配的。我的两兄弟每一个都被安置带领一个小队。这样做是为了确保下面队员有主心骨。也是为了将战力最大化。现在若是给队长你留下,那就势必会有一队队员群龙无首。”

    无疑,徐仁杰这个解释,中年人没法接受:“什么,你说什么?战力最大化?行,你这说法我接受。可是,少了一个队长,你不能把多的那队人员给匀到另外两队里吗?”

    别说,中年人这提议还真是个法子。

    三队少了一个队长,你徐仁杰大可将三队归位两队。

    这样每队人数增加,单从数字来说,如此,每队战斗力都将得到提升。

    只是中年人的提议仅仅看到了面,却没看到里。

    也难怪,他毕竟是个没带过兵,打国战的外行。

    三队变两队,理论上每队人数增加,战力是该增加,可落在实际……真实战斗不是简单一加一等于二的数学问题。

    他当中涉及方方面面非常复杂。

    旁的不说,一个队伍是人组成的,一个队伍好与坏,主要是看队员间的配合。

    之所以要组队行动,就是团队行动比单体要强,要灵活。

    可如果这个团队间队员合作不紧密协调,那反而会弄巧成拙,搞的队不成队,最后反倒是不如单一队员。

    搁在体育馆这边,徐仁杰之前特别训练,三队是分开练习的。

    虽说仅仅只有一天,但老徐训练强度大,队员们对于队列走位,配合也有一定默契程度了。

    这个时候若是把其中一队归到另外两队中,势必造成另外两队行动调度出现问题。

    如果不是实战,那么这么做倒也没什么,徐仁杰尚且可以慢慢调整,训练,让队员们重新熟悉。

    可问题,徐仁杰没有这个时间啊。

    接下来中年人一拍板落实这个事儿,他这边就得准备带新军出去应战了。

    如此,重新对队伍最变动,不是再开玩笑嘛。

    要知道,本身队伍队员战力就不怎么靠谱。

    如果队伍协调再出问题,那这次外出行动还有什么意义?

    所以,没有任何可以商量余地,徐仁杰当即否定道:“不行队长,人员不能简单进行分配。”

    “为什么?”这已经不知道是中年人第几次道出这“三个字”了。

    在他看来,徐仁杰摆明是在跟他找茬。

    今天对方太多次回绝他的提议了。

    闹的中年人都快搞不清,这个体育馆究竟谁说的算,现在到底是谁在给谁说道任务简报。

    “队长,我说了,我这边进行的训练都是分组进行的,队员们已经熟悉了现在分配。如果现在强行加人,看起来每队人数在增加,但是实际行动过程,很可能会因为多加的人使得原本队伍配合出现差错。得不偿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