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三十章 警报再临(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三十章 警报再临(十九)

    中年人没有多想,可是他如何料到,自己这话刚一落下,徐仁杰那边便是跟进:“有!队长,我还有一事需要你帮忙解决。”

    悔的只想拿手抽自己大嘴巴子。

    自己嘴巴咋就这么欠,非得多嘴说那句做什么。

    中年人深深自责。

    然,实际,他的这席自责完全没有必要。

    只能说他还是不了解徐仁杰。

    以老徐性子,他决定要说的事儿,就算你中年人不提,他也肯定要说。

    没的办法,自己多的嘴,还泪也得听完。

    “说吧,还有什么事?”语气立刻重新变得不耐烦。

    经过几次交手,中年人当真是怕老徐提要求。

    徐仁杰不客气开口道:“队长这次行动,我们不知道会在外面遇到怎样战斗。但是可以肯定,这场战斗绝对是个从持久战。队员们昨天训练消耗很大,所以我想给他们申请一下物资。让他们吃个饱饭,然后再去战斗。”

    老徐的考量也没啥毛病。

    这些队员在体育馆生活,一直处在底层。

    而底层幸存者虽说生活无忧,但每日餐饭只能勉强糊口。

    所以队员们整体身体素质都不是很好。

    这眼瞅着大战在即,徐仁杰需要队员们吃饱。

    因为毫无疑问一点,下面战斗将是死战。

    杀丧尸除了要有相应技巧,那也无可避免是个体力活。

    没有充沛体力想干丧尸,那就是笑话。

    但队员们昨天刚刚经历过高强度训练,现在体能是否恢复都是问题。

    老徐没可能等到队员们完全恢复再行行动,真到那时黄花菜怕是都得凉了。

    可问题老徐的想法虽好,落在中年人那边……

    吃喝物资那时中年人时下最为在意东西。

    动他物资,那就等同于动他命根,动他立命之根本。

    之前老徐已经不止一次向他索取物资。

    当时,为了稳定局面,中年人也算大方,尽数同意。

    一来,中年人还得依靠徐仁杰替他维系馆内安定,他不好与之翻脸。

    二来,那时候情况远未现在复杂。

    三来,中年人意图靠着组建训练出的新兵,帮他杀出血路,打开局面。

    可惜此一时,彼一时。

    眼下音源大作,这个时候徐仁杰还像他讨要物资,这不是在开玩笑吗?

    前路不明,徐仁杰此番出去能否成事那是个大大未知数。

    徐仁杰若是事成,那给他们分些物资倒也没啥。

    但问题,外面情势,徐仁杰带领新军成事概率不高。

    如此再给他们分发物资,岂不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中年人做事是要权衡利益的,这种赔本买卖他怎么可能做?

    再说了,之前应下徐仁杰种种请求,那是他要指着对方行事。

    这回徐仁杰出去多半又去无回,人都没了,他还要给他脸做什么?

    徐仁杰死了就死了,他中年人待在馆内只要防卫得当一时半会还不会有事儿。

    而那时候,能够维系他性命的东西可就真的得靠馆内这些物资了。

    现在多留下哪怕一分,都将确保他未来多活一分。

    你说这个局面之下,徐仁杰想要从中年人手里争取物资可能吗?

    “徐仁杰我告诉你,现在馆内物资储备已经是非常紧张了,之前你要我给下面幸存者开仓放粮,消耗了大量储备。你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啊。你是想到哪儿就做到哪儿。给新军吃饱肚子,都像你这样,谁吃不饱了都来找我要,那还像什么话?在这管理还有谁能比你新军待遇好的?”

    “你上次说要给新军训练用补给,以保证他们训练能够很好完成。我难道没有给你批吗?我是不是当时就叫宏利新去领了粮食?”

    “你倒好,这又来找我要,你当我是什么,物资提款机吗?我告诉,现在情况是,我想给你也没有多余的。吃饭问题,你自己解决。该给的物资我已经分配过了。你就让下面弟兄先把预支你们的口粮吃了。如果你们大胜得回,我在犒劳你们。”

    多会做买卖啊。

    中年人算的清楚,他摆事实讲难处,扯了半天就是不给。

    不过呢,客观来讲,他说的也在理,馆内物资确实紧张。

    但你若因此就数落徐仁杰不是东西,动不动狮子大开口索要物资那就讲不过去了。

    是!徐仁杰是不止一次找中年人要过物资储备,可他那是为自己谋利益吗?

    徐仁杰要的物资全部是为他人索要的。

    中年人自己也说了,徐仁杰两次出马,一个是为了馆内民众,一个是为新组建新军。

    他为什么要索要这些物资?

    但是情况,馆内民众两天滴米未进,如若那时候不是老徐去接二连三索要物资,可能出现后果是什么?

    保不齐民众就已经不满造反了。

    至于为新军就更不消说,老徐所得所有都无可厚非。

    反倒是整的冠冕堂皇,似是受了多大罪的中年人他做了什么?

    他觉着管理这些物资不容易,也没人让他管理啊。

    他的那些手下做事,慢条斯理,只想着从中捞油水,有几个干实事的?

    一个都没有!

    而就是这些家伙,吃着用着馆内有限资源。

    难道这些就合理?

    看看稽查管理队的伙食,他们每天吃的是什么?

    他们有谁去像中年人讨要过物资?

    只因为他们是中年人的队伍,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

    中年人护犊子,对自己带出队伍照顾也可以理解。

    可问题,这些人你吃了东西,用了物资,得干人事啊。

    但……

    人比人,气死人!

    中年人现在倒好,搬出这么多理论,给徐仁杰数落了一顿。

    他就不想想如果不是徐仁杰屡次三番冒死谏言,这体育馆还有他什么事儿?

    让队员先将就吃掉之前预支的物资。

    是宏利新昨天确实是给了一周物资补给。

    按理说,这些东西也可以了,相对于现在状况,老徐不该有其它要求。

    但这不是情况特殊,老徐接下来要带新军做的事儿最后能活下来几个都是未知数。

    俗话说的好,上断头台还给吃顿好的呢。

    这些弟兄跟着自己出去拼命,老徐自己无所谓吃啥,他只希望能叫队员临死前吃顿好的,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