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三十七章 警报再临(二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三十七章 警报再临(二十六)

    

    若是这个时候自己去干涉他们武器……没准适得其反。,: 。手机端 m

    毕竟,徐仁杰算起来和这些队员真正接触时间也昨天一天。

    他对这些队员并不是十分了解,在这种情况下为队员挑选武器,坦白讲,他心理也没底。

    所以综合以,还是由队员自己选择较妥当,较符合现状。

    至于胡晓东,雷瞳那更不消老徐‘操’心了,他俩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该怎么照顾自己老徐还是很放心的。

    接下来战斗他还得依仗二人协同他指挥作战。

    胡晓东挑选武器反曲弓是一件,完了还有四把砍刀,一把匕首,两根锥子。

    雷瞳呢,直接是整个背包,里面装了一堆东西。

    他整这些老徐没有阻拦。

    因为徐仁杰清楚,以雷瞳体格背着这些东西丝毫不会影响他的行动力。

    虽然不清楚雷瞳都在背包里装了什么,但可以肯定这些玩意在接下来战场肯定能用的。

    和畜生的搏杀绝对十分损耗武器,老徐不可能叫下面队员各自携带太多武器。

    毕竟,他们身体情况不足以支撑这些。

    雷瞳背着,到时候谁武器出了问题好歹能有替代。

    至于徐仁杰嘛,是常规的刀具,钝具各带一把。

    毫无疑问,他们三个肯定是待会出去战斗的绝对主力。

    徐仁杰着目扫过手持武器队员,还真别说,人靠衣装马靠鞍。

    时下众队员挑选好各自武器后,那‘精’神面貌看起来可是之前手无寸铁时候强太多了。

    这是个好现象,战斗嘛队伍士气还是非常重要的,它直接关乎战斗成败。

    老徐话不多说,点点头:“很好,武器既然都挑选好了,那咱们去干下一件事。吃饭!!”

    出人意料的说辞,老徐话音落下,队员们不出意外又是你瞅我,我看你,大家对于徐仁杰这番命令十分诧异。

    也难怪,大战在即,如此紧张压迫时候,每个人心弦皆是紧绷,本以为老徐要安排队伍出去应战了,可没想到最后他居然冒出这么句话来。

    吃饭!?

    这个时候吃饭?

    徐仁杰自然瞧出队员的惊异神‘色’。

    他当下笑道:“怎么?看你们这样子,好像对吃饭这个问题没什么兴趣嘛。我记得昨天提吃饭大家可是很热切的啊。这才过了一天都吃饱了?昨天半个馒头那么顶饿?”

    “报告!”郭老四出声。

    徐仁杰示意:“说!”

    “队长,这个时候……吃不下呀。”

    这是实话,极度紧张状况,人的思想都被别的负面情绪占据,根本想不到饿的问题。

    郭老四如此,其它队员亦是如此,他的话很好反应了众队员的心里状态。

    徐仁杰听后深提口气,随即肃然回道:“吃不下也得吃!这是命令!不是请求!你们给我记着,接下来咱们要经历的战斗是非常严峻的,对体能消耗会很大。你们现在因为紧张吃不下,到时候了战场没有力气杀敌怎么办?那种时候你告诉我没力气,饿了,难道丧尸会给你时间去先把肚子问题解决吗?或者你们去跟丧尸样和他们对咬?”

    老徐的话声音不是很大,但落在众队员耳里却是十分震撼。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老徐会对他们说这些,更没想到老徐给出的解释会是这些。

    不过震撼归震撼,仔细琢磨,徐仁杰说的东西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战斗根本还是靠体能,特别是接下来战斗。

    想和畜生斗,没有持续战斗体能可不行。

    所以现在老徐提吃饭,还真不能说是不务正业。

    话点到为止,徐仁杰也是透过吃饭问题再次给队员提到了心态。

    “好了,全体都有,现在去吃饭!!”

    徐仁杰这边吩咐了罢,立马带着队员离开。

    他这么走了,宏利新在后面‘色’不太好看。

    老徐的无视让他多少心里不爽。

    毕竟,这屋里还有稽查管理队队员。

    老徐这样做法,令他这个监督员脸面往哪儿搁?

    不过想到徐仁杰待会要去执行任务,宏利新便是释然了。

    自己何必去和一个将死之人计较呢?

    徐仁杰,现在给你嘚瑟,我看你怎么熬得过今天。

    跟在徐仁杰后面,宏利新一通去到餐厅。

    吃饭的事儿,事出突然,年人那边没有安排,徐仁杰也没安排。

    所以但老徐带着队员出现时,食堂负责人颇有些意外,他不清楚这‘波’人马是来干嘛的。

    老徐很干脆道:“把我们新军存的馒头给拿来。”

    面对徐仁杰气势‘逼’人命令,负责人不敢多言。

    废话,抛开徐仁杰不说,单是这一屋子全副武装,手拿刀棍的新军队员足够负责人喝一壶的了。

    好在老徐直截了当开口,适才他们一群人进屋,负责人见众人架势第一反应是下面幸存者造反了?

    他本能想逃跑躲藏。

    食堂负责人有这种念头并不怪,年人所作所为造成这种局面非是不可能。

    不敢耽搁,食堂负责人麻溜是把新军存粮取了出来。

    他很庆幸自己没有打这批粮食念头。

    要知道,身处他这个位置,那可是个‘肥’差。

    ‘私’下里,他可是没少借助自己职务从牟取好处。

    譬如给下面幸存者发放粮食,他基本都会克扣。

    饶是年人特批给新军的馒头,他也有想过动手脚。

    毕竟,在这个紧迫关头,能吃到白面馒头可不是容易事情。

    好在,这次分配是按人头分配的。

    食堂负责人考虑到如果从偷拿恐怕被发现,加宏利新那边又给了特殊‘交’待,他便是没敢造次。

    这宏利新算是食堂负责人顶头司,他敢这么明目张胆从物资里克扣,面没人罩着可不行。

    而食堂负责人偷‘摸’‘弄’出的物资,大部分都是被宏利新饱‘私’囊了。

    现在见得宏利新一同过来,食堂负责人立刻明白此事兹大。

    木桶台桌,食堂负责人赶紧汇报:“那个,新军的物资馒头全都在这儿了。请盘点。”

    此地无影三百两的说辞,徐仁杰未去搭理食堂负责人说辞,他再次是很干脆冲新军队员吩咐道:“全体都有,挨个拿馒头吃,不要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