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三十九章 警报再临(二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三十九章 警报再临(二十八)

    现在破坏音源任务就已经够叫他伤脑筋的了,他可没多余功夫去考虑解决音源后怎么做。

    毕竟,这次任务能不能完成,徐仁杰心理没有办法底气。

    这也是头一回,他对自己任务没有任何信心。

    这对他一个队长级人物来说,是非常不舒服事情。

    所以现在胡晓东向他征询后续事宜,徐仁杰没有多少思路。

    但他给出回答还是非常可观的。

    不管怎样,搞定音源,先搜集物资。

    馆内现在急缺物资。

    以他们目前能力,和所处形势,指望突破馆外尸群重重围堵找寻物资是没啥可能的。

    所以此行出来,但凡有机会,都要尽可能搜集物资。

    当然,这前提还是不影响完成任务情况。

    只要把音源问题解决,那己方便是可以在外面先行驻扎。

    到了那时候,己方会有充裕时间来讨论下一步怎么做。

    所以从某种意义,徐仁杰现在并不着急去讨论下一步,因为后面可以慢慢想。

    得到徐仁杰回复后,胡晓东也是象征性点点头。

    诚然他并未从徐仁杰那边得到靠谱答复,但对胡晓东来说并不在意这些。

    他唯一在意的是,和自己行动的是谁。

    只要行动队长是徐仁杰,那他就没啥好担心的。

    对方无论是能力,责任,还是处事判断都是经过实际考验的。

    想想过去一年多时间,在徐仁杰带领下,他们走过多少艰难险阻,生死时刻。

    所以徐仁杰并不担心后面会发生什么,只要能和徐仁杰,雷瞳这样兄弟,伙伴一起战斗,那就ok了。

    至于说他适才提的那些东西,其实不过是他给徐仁杰提个醒罢了。

    没办法,老徐一个人肩负的东西实在太多。

    之前就战事沟通徐仁杰思虑问题的一些踟蹰便是暴露了他的纰漏。

    这个时候作为队里老人,胡晓东理所当然要站出来给他分忧。

    要知道胡晓东那也是胜利者联盟团队的中坚力量。

    他可是在徐仁杰没有加入团队前,就和唐小权等人一起在废城拼杀求生的主。

    后来遇到徐仁杰后,胡晓东只是将自己光芒卸去,交给徐仁杰带领团队了。

    单从个人能力,胡晓东那也是个顶个的好手。

    基本方针差不多交待清楚,看了下时间,三分钟也已经过去。

    “好了,雷子,把队员给我招呼起来,咱们该出发了!”

    “明白!”雷瞳当即站起身,前往队员休息地。

    “全体都有,列队!准备行动!!”

    到底还是到了这个时刻,听到雷瞳话语,队员们快速整队。

    尽管他们行动还是那般迅速,尽管他们已经做了不少次心理建设,尽管老徐给他们尽了全力疏导,但但听到雷瞳嘴里道出“准备行动”四个词时,众队员还是心弦骤然一紧。

    要行动了……马上要行动了……我还有命回来吗?

    很现实的问题!

    只可惜这个问题是世界上任何一位哲学大家都没法给队员做出回复的。

    能够回答他们这个问题的只有现实。

    而他们目前能做的就是打起十二分精神出去接受这份生死挑战,透过自己努力将之战胜。

    这就好比一场搏命的赌局。

    胜了,命留!罢了,命陨!

    队伍整备完毕,徐仁杰该说都已经说了,吩咐完毕就愈带队离开。

    可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人声传来:“等一下!”

    扭脸看去,但见宏利新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

    “还有什么事儿吗宏监督?”

    徐仁杰想不出现在还有宏利新啥事儿。

    接下来他们就要奔赴生死沙场了。

    难不成后者还打算跟着己方一起出去?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事儿。

    指望宏利新有这种觉悟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当然,就算现在宏利新脑袋发热,真有随队出征想法,徐仁杰也是万万不能答应的。

    就这货行事风格,带出去不是开玩笑嘛。

    “我说两句。”

    靠!当什么事儿呢,恼了半天是要装b。

    雷瞳听罢,有些火大。

    你说平时你装逼也就算了,这个时候,队员马上就要上战场拼命了。你还来摆官架子。

    徐仁杰看了宏利新一眼,点点头:“行!宏监督!你说吧,不过时间紧,请你长话短说。”

    虽然没有明显,但徐仁杰这番话内在意思已经非常明确了。

    你装b摆谱可以,但麻烦快点。

    徐仁杰的话自然是叫宏利新不太舒服。

    他扫了老徐一眼,未有多言。

    待走到队伍前面,宏利新开口道:“各位弟兄,你们马上就要奔赴战场了。队长这次派我过来,就是要我带来他的祝福。你们放心的去,大胆的干,馆里一切他会派专人给你们照顾好。你们什么都不用担心,在外务必全力杀敌,完成使命。队长说了,他会在这边为你们祈祷。待你们顺利完成任务,凯旋归来,他会叫厨房为你们准备解封宴,但时候大家不醉不归!你们有没有信心啊!?”

    不愧是中年人身边的一条狗。

    这说话口气那是和中年人完全一个问道。

    中年人之前在给徐仁杰打所谓包票时也是这么个说辞。

    我信了你的邪,还放心大胆的去,这话听的好像挺叫人热血沸腾,似乎队员们上来战场,有他中年人在后方就没后顾之忧了。

    可……实际呢,中年人会为队员照顾馆内家人才见了鬼了。

    他怕是连这些奔赴战场队员姓名都未必知道,就这还谈其他,还信誓旦旦做这些承诺,保票,简直是把人当猴耍。

    你说之前,宏利新在队员面前装b摆谱啥的徐仁杰都不以为意,眼睛一睁一闭就过去了。

    但现在……这种局面他宏利新还在那儿跳,这点老徐就不能忍了。

    不过他倒是没有叫宏利新难看。

    队员们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后,不是太诚恳回道:“有信心。”

    “很好!很好!有信心就最好了!”

    好尴尬的局面,是人都听出队员不想搭理宏利新,宏利新也能看出,不过人家脸皮比城墙拐弯还厚,对于这些那是完全免疫,根本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