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四十七章 警报再临(三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四十七章 警报再临(三十六)

    得手后的老徐,根本不会给畜生任何机会,攀爬者确实难缠,可徐仁杰那也不是好对付的主。

    这种地面站,骑在上方,就赢了一半。

    或许攀爬者因为异变有着他可怕厉害地方,但老徐作为人类精英战士也是非常能耐的。

    在和畜生五章无法胡乱折腾对峙了十来秒,一只寻找空挡的徐仁杰终于是捕捉到了一个机会。

    没啥好说,徐仁杰果决高举手里尖道,完了就着畜生折腾露出的破绽空隙,一刀戳下!

    “噗呲”利刃在徐仁杰全力舞动下,直接是给攀爬者脑门开了个窟窿。

    紧接,畜生高举空中适才还剧烈舞动的双臂便是无力垂落,最后脑袋一歪,丝丝血水顺着其脑壳窟窿流淌而出。

    抽刀,攀爬者数量再次减一。

    徐仁杰这一次赢的可以说是相当侥幸。

    如果不是队员那一阵嘶吼激起了他绝地反击一致,说实话,最后结果如何还真不好说。

    不过历史是由胜利者谱写的,不管过程如何,最后结果,老徐到底是赢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但时下徐仁杰可没功夫考虑其它。

    抽刀之后,他立刻从畜生尸体上站起。

    完了,妞脸看向身后。

    几个队员竟然站在那边,而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一个队员倒在地上正被一只畜生攻击。

    此情此景,徐仁杰内心一股无名旺火飙起!

    “你们在干什么!!”

    爆喝一嗓,徐仁杰三两步冲到近前。

    人在暴怒时,那是非常可怕的。

    而现在的徐仁杰无疑是情绪炸裂状态。

    在老徐,他什么都可以忍受,但最不能忍的莫过于就是自己队里队员无视其他队员生死。

    两个人,对畜生一个。

    这几个家伙居然就那么远远站着,看着自家弟兄被畜生扑在地上攻击折磨。

    你说你们两个害怕畜生,有恐惧感,徐仁杰不会怨怪。

    毕竟,队员第一次正面应对这些畜生,并且刚刚进入战斗状态,有担心害怕情绪可以理解。

    可问题,现在是两个人,对一只丧尸。

    旁的不说,单就人数来讲,两个人你就算再怎么怕,一起上去,合理攻击一人一下也足够抡死畜生了。

    可这几名队员就在旁边立着,啥也不做。

    你说这情况徐仁杰能有好情绪吗?

    他怒目圆睁行到畜生跟前。

    此事的畜生还是照旧把队员压在地上。

    被押地的队员是保安中一员。

    生死之际,他很是拼命,为了活下去,他死命在与畜生进行的搏斗。

    没人知道他此刻心里在想什么,也许在想为什么没有人来帮他,也许他根本没功夫去考虑其它。

    但在徐仁杰,行到畜生跟前,直接上手卯力将攀爬者提拽了起来。

    完了提刀,冲畜生脑壳来了一下。

    干净利落的较少,畜生瞬间嗝屁。

    解决完畜生,徐仁杰随手将死尸拖拽道余下队员跟前,完了怒喝道:“你们在干什么!?我怎么和你们说的!!在这里你们谁也依靠不了,你们能靠的就是你身边的伙伴!!”

    徐仁杰的爆喝相当狠厉。

    他说的没错,在这里,他们十个人是唯一可以互相依靠的存在。

    如果他们十个都不能团结一心,共同抗敌,那最后,只能是逐一被畜生蚕食。

    探手将倒地弟兄拉扯起来,徐仁杰落目其左臂被撕咬的伤口,眉头不由蹙起:“你被它咬了?”

    这是早有预料的事儿。

    适才队员凄惨的嘶吼已经说明了一切。

    正常状态,人是没可能发出那种恐怖喝叫的。

    只不过徐仁杰没想到事情竟会真的走到这步。

    而导致这一切发生根本原因竟然是队员自己。

    刚刚,但凡队伍里有一个人有勇气站出去帮地上队员一把,情况恐怕就不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徐,徐队,我,我是不是没救了?”

    队员紧咬着嘴唇问出这么句话来。

    伤口撕裂的剧痛,比之适才人情冷漠,无疑痛感要小上许多。

    面对队员的提问,徐仁杰无言以对。

    可以肯定,队员是没救了。

    反正就老徐这一年遭遇,还没见谁能被丧尸撕咬过还能活下来的。

    队员的问题不仅难以作答,而且还十分残酷。

    出来之前,徐仁杰考虑过各种可能遇到问题,但却无路如何会想到队员提这般问题。

    该怎么答?实话实话?徐仁杰实在下不去口。

    这种回答对队员实在是太残酷了。

    可徐仁杰不会应,并不能叫此事回避。

    队员虽说一直待在体育馆,受场外驻军庇护,对丧尸没有啥作战经验,但这不代表他不清楚被丧尸噬咬后果。

    但凡能在末世活上一年主,怕是连小孩都知道被丧尸咬了就等于命运的终结。

    “呵呵,”没有过多抱怨,也没有太多悲伤,保安队员发出记令人深思的笑声。

    这声笑声似是自嘲,又满含悲凉。

    落在徐仁杰耳里叫他很是难受。

    “徐队,你不说我也明白,我死定了,没救了对不对?”

    深提口气,徐仁杰半张的嘴巴到底没了给出那记肯定。

    不过他虽是没给队员回复,但却目光灼灼望向身后呆立的队员:“看到了吗?你们看到了吗?这就是你们干的好事!!我交给你们的团队协作呢?我交给你们的不抛弃,不放弃呢?现在你们因为害怕畏惧,抛弃队友,回头等你们被丧尸扑倒,其它人也对你置之不理时,你会是什么想法?”

    徐仁杰火冒三丈。

    这时一只胳膊抓住了老徐。

    徐仁杰扭脸看去,正是被畜生撕咬,被队员抛弃的保安。

    “队长,别说了,大家都不容易,这事儿不怨兄弟们,要怨就怨我能耐不行,时运不济。呵呵,命数到了,天命不可违。徐队,趁我现在还有意识,咱们抓紧干该干的事儿吧。我想在生命最后时刻,多为你们做些!呵呵。”

    又是浮起抹凄惨笑容。

    听了保安队员的话,徐仁杰心揪的更紧了。

    徐仁杰清楚,队员这是在用自己方式和大家告别了。

    他打算用自己生命最后时光为队伍贡献尽可能多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