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四十八章 警报再临(三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四十八章 警报再临(三十七)

    徐仁杰也是没想到保安能说出这番话来。

    在他看来,遇到现在这种局面,他理应是心灰意冷,人性看淡。

    他不该在对队伍报什么希望,甚至于会有把任务弄遭的想法。

    毕竟,以他现状,继续任务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警报就算破坏,体育馆就算重回安宁与他和干?

    他用不了多久就会异变成丧尸,他得不到任何好处,保不齐还会被面前人宰杀。

    你说这种事儿……自己已经被抛弃了一次,沦落到这个地步,难道还要继续等着被队友杀吗?

    既然你们能背叛我,我为什么不能背叛你们?

    要死大家一起死,反正我活不了了,那就一块儿完蛋。

    这是人在生死绝境的正常思维方式。

    坦白讲,现在保安有这个想法,徐仁杰一点不感到奇怪。

    时下末世,人性如此,谁都是已自己小命为重,旁人死活谁会在意?

    可偏偏保安说出这般“大义”话来,徐仁杰听在耳里既震惊,又震撼。

    他怎么也想不到,馆内幸存者竟然会有这般觉悟。

    保安现在这么说,徐仁杰更觉着难受。

    这样大义的人时下很少,如果这个队员能够活着,日后培养将会成为很不错的战力。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这世上很多事情总是过后才明白期间的好。

    想到一个好人将在不久会消失,徐仁杰看身后队员眼神愈发难看。

    他真想问问这些队员时下看到保安这般模样是怎么一种感受,他们良心是否会痛。

    但现在,老徐没功夫去做这些了解,毕竟,战斗还在继续。

    这保安“中招”要异变了,丧尸可不会因此就收手。

    徐仁杰火大功夫,畜生的后续进攻仍在继续。

    而在这种时候分神可是很糟糕事情。

    敏锐的感官,徐仁杰察觉到有畜生接近。

    他当下扭脸朝目标处望去。

    果然,一只攀爬者正全速朝他们小队位置逼近。

    对此,徐仁杰立刻吩咐:“全体都有,战斗队形,别在哪儿傻站了,如果你们还有点良知,还是男人,就给我打起精神!!”

    骂归骂,恨归恨,战斗老徐还是得靠着这些队员打。

    这种局面,惨剧已经发生,徐仁杰总不能说就地正法这些队员。

    说到底人家不是军人,徐仁杰不可能用军队那套进行惩戒。

    最关键,这些队员若是真被他处理了,那他如果完成现有任务?

    听了徐仁杰的话,队员们赶紧是重新列队。

    与其说是徐仁杰的话起了作用,倒不如说来势汹汹的攀爬者太过吓人。

    人类本能的恐怖情绪驱动这队员重新列队投入战斗。

    队员们是否有从适才警醒,坦白讲,老徐不知道。

    眼下局面,他只希望这些队员能够有点脑子,长点记性,如他所说的那样,像个男人样去战斗,否则……

    畜生依然非常凶悍。

    这么会功夫,又是杀来两只。

    这仅是老徐目前看到的,其它地方是否还有偷摸攻击畜生这是未知数。

    顾不得许多,徐仁杰挺起刀,摆出应战态势。

    身边队员同样是将刀拔出。

    “左边那个我对付,剩下的交给你们!”话不多说,徐仁杰吩咐一句。

    他能力是强,但终归是一个人。

    这场仗如果说全部靠他一个人打,那不用说,任务绝对是没任何完成可能。

    发生了适才的事儿,徐仁杰确定,现在局面,不是说他给队员讲什么,灌输什么就能起到作用了。

    想叫这些队员真正成长,就必须让他们自己去面对生死杀戮。

    当年,唐小权他们靠着这些拼杀,一步步从普通民众成长为末世求生者,这些队员只要有心也一样可以,怕只怕他们没有这胆量和决心。

    选定目标的老徐还是老规矩找时机。

    对付攀爬者一定不能硬拼,和“步行者”这种初级丧尸硬拼那还凑活。

    可对付“攀爬者”这种进化型你还去硬拼,那就……太冒失了。

    畜生无论是身体素质,运动能力都比人类强。

    最关键,人家还可以跳跃攻击,这更加是叫畜生行动变的不可测。

    所以于之角斗,捕捉战机是很关键的。

    而这种战机的捕捉,显然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可以做到。

    这需要透过实战摩挲总结,更需要有国人胆识在战斗中落实。

    毫无疑问,徐仁杰具备这两样要素。

    眼望着畜生到了“弹射”距离,徐仁杰毫不犹豫,率先发力。

    他纵身跃起同时,目标攀爬者也几乎是同一时间动身。

    不难看出,徐仁杰对时机把握非常准确。

    而他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些,那都是拿命换来的。

    恰到好处的起跳,叫老徐占得了先机。

    先行起跳最大好处,就是让他有了可以压制畜生机会。

    以仅仅高出半个身位距离稳稳将目标攀爬者压在身上。

    倒霉的畜生怕是做梦也想不到事态发展会是这样。

    而就在徐仁杰这边将畜生压在身下取得战略上优势之际,另外一只攀爬者,也是朝队员冲杀了过去。

    望着来势熊熊畜生,队员们不出意外紧张。

    他们并没有因为之前的状况而变得怎么无畏。

    也难怪,生死的事儿,哪里会那么容易改变。

    很多时候,事情不落在自己头上,那是永远不会轻易有感触的。

    新军队员终究不是胜利者联盟队员。

    你不能指望他们能似老徐他们这样,为了队友可以不顾性命,拼死想救。

    老徐他们会这样做,那可是经历过很多生死杀阵建立起的信任,情义。

    可落在眼下这些队员,他们聚在一起才多久?

    除了昨日训练一天,其它时间,根本没有接触交流机会。

    你说这种情况,你能指望队员之间有怎样感情?

    没有感情,队员间又如何做到舍身拼命呢?

    面对来势汹汹的攀爬者,队员们再次出现了老问题。

    没有人主动出击,大家都在等待,等待有人能似老徐那样出去迎击。

    这是人的正常心理,可问题,这个时候有谁敢去?

    队员可不是老徐,这种时候,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敢站出来迎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