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五十一章 警报再临(四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五十一章 警报再临(四十)

    现在好了,徐仁杰总算是从危机中脱困,并成功宰杀了丧尸。

    尽管过程惊险曲折,但结果终究是好的。

    徐仁杰度过此劫虽说对整个局势没有改观,可是……至少德里克那边可以稍微消停会儿。

    老徐暂时的脱围,也能叫他冷静下来,好好思考下目前局势。

    扭脸朝后看了眼,见得球场入口大门已经锁死,徐仁杰心下稍安。

    他们在此地坚守,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给场馆内稽查管理队队员争取封堵入口时间。

    现在大门封堵成功,稽查管理队也算是不负重托,干了件靠谱事情。

    既然门已经被封堵上了,那自个儿队伍也就没必要继续待在这边。

    在一处固定站着不动,面对时下没有掩体,敌众我寡局面显然是极为不利的。

    只有动起来,才能发挥小队的灵活机动,才能叫攀爬者没法定点打击。

    确定清楚局势,徐仁杰当下令道:“小胡,雷子,咱们走了!!”

    闻及此言,雷瞳立马回了句:“了解,老徐你先走!我跟在后面!”

    徐仁杰的话,胡晓东也有听见,只不过他这边遇到了一点小麻烦,一时之间没法给老徐做出答复。

    胡晓东没有回应,徐仁杰赶紧朝自家兄弟阵线望去。

    后者所处位置出于队列右侧,这一看,徐仁杰瞅见,四只攀爬者将胡晓东小队围堵了在了中间。

    情势非常危急且糟糕。

    无疑,凭胡晓东他们现有力量想要解决这些畜生怕是很难。

    行动在即,徐仁杰没有犹豫,立刻招呼队员:“走!跟我去右边帮忙!!”

    胡晓东的困局,雷瞳同样是看在眼里。

    和老徐一样,雷瞳也是不做耽搁,马上领着队员驰援。

    面对四只来袭畜生,胡晓东将队伍缩成一团。

    他们只有三人,面对人数占有的攀爬者,情势十分危急。

    “都不要慌,一人盯一个!”

    一人盯一个不假,可畜生有四只,队员却只有三个。

    对于敌众我寡局面,胡晓东清楚自己必须扛起重任,完成一挑二的壮举。

    这若是普通步行者,胡晓东对付起来绝对不虚。

    别说两个,就是四个畜生一起,他也绝对有能力搞定。

    可问题现在对面是四个“攀爬者”,面对这种进化型,单单一个就够胡晓东喝一壶的了。

    不过危机摆在面前,你逃避就是你死。

    身经百战的胡晓东可不是那种怂蛋软包,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就算真的注定要死,那他也要死在冲锋路上。

    畜生距离己方尚且有段距离,胡晓东判定局势,若是叫畜生杀到近前,那凭他一人之力对付两只凶残攀爬者胜算不大。

    而他这边一旦被突破,余下两个队员基本就完犊子了。

    毕竟,时下他身边站的不是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

    若是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胡晓东根本不会有此刻这么多顾虑,想法。

    有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在,胡晓东会有更多选择和战法,他并不需要独自扛起一对二的劣势局面,同时也可以放心大胆将自己后背交给兄弟。

    可问题眼下,和新军队员在一起,他得扛起重则不说,凭着新军战力水平,他的后背交给这样队友……坦白讲,胡晓东心理没底。

    所以要想活着,他就必须投入百分之三百的注意力和战力,他得尽快解决自己这边麻烦,否则很可能身边队员抵挡不住各自所属目标进攻。

    胡晓东清楚,自己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死。

    他若是死了,对老徐,雷瞳而言……无疑更添危机。

    他必须活着为自家兄弟承担应有责任。

    凭着这些个坚定信念,胡晓东抬起复合弓,完了冲距离较近攀爬者放了一箭。

    相当近的距离,胡晓东没有失手。

    随着“咻”一声箭离破空声,冲击而来的攀爬者立时失控,反倒在地,完了因为惯性翻转着朝侧旁划去。

    最后,不偏不倚撞击在了球场入口大门上。

    “砰!”

    门板的震场不出意外惊的场馆内里一众守备稽查管理队队员心弦颤动。

    他们本能以为畜生要破门而入,一个个吓的全都缩回脑袋躲在掩体后面。

    稍等了会儿,确定门口安好,没有其它动静后,一帮混球这才放心探出脑袋,不过适才一击的震撼还是叫众人心理忐忑。

    “一个个都缩个毛啊,叫你们过来是看门的,就你们这个样子,回头丧尸冲进来,指望你们定个屁用!”

    见着手下遇事猥琐躲闪模样,小头目恼火训斥句。

    只是他的训斥落在手下耳里……哼,弄的好像你刚才没躲似的,大家半斤八两,你冲谁呢?

    的确如此,适才,噪响响起,小头目第一时间便是躲到了掩体后面。他这怕死劲头可是比手下不遑多让,甚至更为迅捷,所以说他还真是没有啥资格去批评手下。

    身为指挥,理应做表率作用。

    真算起来,下面人也是随你这个头目表率照葫芦画瓢。

    小头目训斥完罢,心理正恼火手下不中用之际,手里手台突然发出“滋滋”响动。

    落目看了眼手上手台,小头目寻思手台咋突然响起,这个节骨眼冒出声音着实恼人。

    不过下一秒,随着手台内人声冒出,小头目立马打消了心中烦躁,恼火想法,取而代之的是满脸殷勤与恭敬。

    理由无他,只因来电对象是中年人。

    中年人虽然没有亲自下来监督事态发展,但一直是由手下给他做汇报。

    这个手下自然就是宏利新了。

    徐仁杰离开,他也特地安排自己这个得力心腹代表他去给队伍做了鼓励,动员。

    对此,宏利新也确实做的很好,在鼓励,动员,装b,摆谱这件事儿上,宏利新绝对是各种好手。

    只是宏利新是什么样家伙,中年人心理也清楚。

    对方那是“报喜不报忧”的主,过往馆内太平盛世,馆外有驻军把手,没有大危机,他宏利新报喜不报忧,中年人也就睁一只闭一只眼了。

    毕竟,想较于恼人的忧,明显还是喜更加人乐意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