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六十三章 警报再临(五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六十三章 警报再临(五十二)

    刺激,灰常,相当刺激。

    温天明被两只丧尸压着。

    一个,不停乱动,试图撕咬。

    一只死翘,四平八稳重压其身上。

    旁的不说,单就这两货合力搞出动静就够温天明喝一壶的了。

    上身的畜生,很自然的想要和温天明来写更深层次接触。

    他不断啃食,挥动爪刃朝温天明攻击。

    这也得亏是有死翘畜生尸体给做挡箭牌,隔着攀爬者,让其噬咬,抓挠无法切实施展。

    否则,就攀爬者目前活跃劲头,温天明怕是早就嗝屁凉透了。

    但是凡事有利就有弊。

    虽说因为有死翘畜生身体阻隔,畜生一时没法给他造成致命打击。

    但两具躯体在身上压着,加上丧尸剧烈运动,坦白讲,温天明时下呼吸都显困难。

    照这个局势下去,他恐怕能给俩货压到憋死。

    除此之外,眼下局面,想要靠着死尸阻隔活下去,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攀爬者虽然没啥脑子,但说到底人家是猎食者。

    猎食者旁的能耐没有,但怎么把猎物杀死,吃到嘴里,这是他们本能。

    所以杀死温天明根本不用为畜生操心,解决温天明那仅仅是时间早晚问题。

    更何况,现在的温天明单是被畜生压的就已经岌岌可危,随时可能断气。

    胡晓东提到“儿子”唤醒了温天明的战斗意志。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温天明反应还是慢了一步。

    等他想要动作时候,攀爬者从天而降给他压了个严实。

    时下纵使他有心回击,也无力施展。

    废话,连呼吸都困难,哪里还能提起气力对付身上丧尸?

    莫说对付,现在温天明就连把畜生推搡开的气力都没有,何谈解决畜生?

    无奈,悲伤,温天明不想死,可现实情况让他不得不面临这样残酷现实。

    适才队员被扑倒撕咬画面,温天明是见识过的。

    一想到待会儿自己就将重复这样结局,他便是不免有些绝望。

    回击是没可能了,温天明现在只想这该死畜生能从自己身上闪开,以好减轻下重量,让他能顺利喘上两口气。

    不然这呼吸不畅感觉委实是太过难受了。

    可惜温天明这样想,畜生可没这方面打算。

    这可是他难得的大餐,畜生持续发力,温天明因为力道问题手里反击动作那是越来越小,他整个人也是愈显虚弱。

    无疑,留给温天明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他现在那是连说话呼救力气都没有。

    他不禁是有点后悔之前做法。

    如果那时候给胡晓东发出求援,或许现在……

    或许现在?世上没有那么多假设。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温天明落得现在这个局面,有客观因素,但也没啥奇怪。

    毕竟,他的实力摆在那儿,按照实际来讲,他就不该出现在这样战场。

    徐仁杰,雷瞳等人早前不是没有劝过温天明放弃加入新军,也很坦诚告诉了温天明此次战斗的严酷。

    可温天明不听啊,他非要参加。

    你可以说温天明这样做法有个性,很男人。

    可换过来,尤其是搁在眼下局面,是不是也可以说他……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

    明明不行为什么非要坚持?

    既然坚持了,那就该这一切可能导致的所有后果。

    温天明现在没的选择,自己做的决定,只能承受。

    只是一想到没法在死前见自己儿子最后一眼,温天明就觉着死不瞑目。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怨念被上天接受到了,就在畜生这边强势压迫,险要解决温天明的时候,一个人影冲击上前。

    来人异常凶悍,他是直接从后排插上的。

    到地后,目标直接是奔着攻击温天明那只攀爬者过去的。

    举刀冲畜生后脑便是怒劈而下。

    正忙着下口撕咬温天明的攀爬者没有意识到自己背后袭来的危险。

    以他此刻兴奋尽头就算真的意识到有危险来临,无疑也不会进行闪避。

    毕竟这美味当前,身为吃货的攀爬者怎么可能放弃美味呢?

    在他们有限脑容量里……头可断,血可流,吃喝东西不能丢。

    畜生对身后威胁无意识,这可是给了来人很轻松猎杀环境。

    仅一刀,来人便是顺利给畜生后脑开了个瓢。

    当下,畜生脑袋一歪,直挺挺栽倒在地上。

    “呃”畜生一死,其身上重量不可避免全部压在温天明身上。

    温天明被这样下坠力一压,很自然憋了口气。

    这口气差点是没给他噎死。

    不过呢,下一秒,温天明便是觉着上身一轻,那股子令他窒息的感觉登时减轻了不少。

    他终于是可以重新获得喘息机会。

    粗喘几口劲气,温天明那因缺氧而险些窒息的大脑终于是重新恢复了过来。

    恢复后的温天明很自然朝脑前望去。

    登时熟悉人影映入脑中。

    谁啊?来人不是旁人,正是之前那个被队友无视,最后被畜生撕咬得手的保安队友。

    正因为有过经历此刻温天明才更加明白保安队员当时的心里感受。

    那时他在地上,没有队员上来救援想来一定非常绝望。

    这正如他温天明适才被畜生扑倒在地,眼瞅着将要窒息,继而被畜生撕咬,途中渴判有队友过来驰援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温天明很走运,他最后到底是有人上来给帮忙了。

    而正因为有人帮忙,他才堪堪避过被畜生撕咬得手的惨境。

    只是救他的人可就没这么好了,保安适才可是真真切切被畜生撕咬成功。

    然,就在温天明感慨之际,又一个黑影悄然无息间从胡摸了上来。

    保安正着力清理压在温天明身上死尸,试图将之救出拉起。

    他的视野并不能看到身后情况,诚如适才他对付丧尸,丧尸没注意到他一样。

    不过保安因为视野问题见不着畜生,被压的温天明却是看的真切。

    尽管说时下光线暗淡,但靠着徐仁杰前期投放扔掷的荧光棒,畜生身影还是可以见得的。

    见得攀爬者朝己方这边靠近,并且是冲着保安过去的,温天明登时心下不由大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