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六十五章 警报再临(五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六十五章 警报再临(五十四)

    无疑,小头目有点不耐烦中年人的提问。

    这不奇怪,搁着眼下局面,他深处在一线位置,外面啥动静他听的最清楚。

    尽管馆内是安全的,但丧尸搞出的动静……实在是慎人啊。

    小头目现在也是提醒吊胆,就怕丧尸破门而入。

    他真不知道徐仁杰那帮家伙怎么想的。

    老实待在馆内不就好了,脑袋抽了要往外面跑。

    在馆内,谁能缺你吃的喝的不成?干嘛非要放着安稳日子不过,跑外面和那帮畜生拼杀?

    这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做,闲的蛋疼嘛。

    小头目当然不会理解徐仁杰的想法。

    思想不同,格局不同,在小头目来说,眼下中年人管他们吃喝,他觉着现在生活很安逸。

    只要确保馆内几个通道安全,基本就不用担心外面丧尸威胁。

    这就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小头目就没想过,你每天有吃有喝,不用担心,可馆内可不单单只有你一个人呐。

    馆内上上下下几百口子幸存者,他们每天能有饱饭吃吗?

    他们没法吃,会不会闹事呢?

    他们闹起事儿来,最先会找谁出气呢?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当然,徐仁杰出去不单单是担心馆内民众搞事儿,徐仁杰出去是他必须要带自己队员离开场馆。

    因为透过这段时间接触,徐仁杰清楚认识到,这个场馆绝非长久安置之所。

    尽管在刚刚来到此地,见到馆内各种所谓规范管理,以及严密安保设施,他也曾和胡晓东等人讨论过是否要把大部队迁移到此,但现在……

    徐仁杰脑中完全没有任何一丁点这样概念。

    不仅没有,徐仁杰还想着赶紧离开。

    待在由中年人和稽查管理队这样人员组成管理队伍场馆里,即便体育馆有幸能避过这此危机,未来肯定也早迟会出现这样那样问题而陷落危机。

    “不知道!不知道!又是不知道!你告诉我你到底知道什么!刚外面嘶嚎声音听见了吧,那是怎么回事儿!?”中年人急切想要知道外面状况,他情绪激烈提出质问。

    面对中年人质问小头目一脸懵逼。

    你说这叫什么事儿?

    你个老小子是不是傻啊?

    老子都说了馆内瞅不见外面情况,你为毛还……

    小头目肯定没法回答中年人问题。

    现在想要搞清外面具体状况,他唯一可能做法就是打开门,确认状况。

    可眼下开门……那才真的是活腻歪脑袋抽抽了。

    你就算是给小头目十个胆他也不敢这么做呀。

    “呃……”心理话自然是不敢对中年人讲,纵使再怎么不情愿,小头目也得给出回答。

    他还指着中年人回头履行他的承诺,给他做些职位上的变动。

    毕竟,中年人之前说的清楚,只要小头目好好干,等这次危机过后,定当论功行赏,少不了他的好处。

    为了这个好处,小头目也得把中年人服侍舒服了。

    所以该回答的还得回答,哪怕再难,也得想法儿答。

    着脑想了想,小头目当下道:“队长,这个……刚才那动静,以小弟之愚见,应该是……应该是……”

    “应该是什么!?”

    “应该是新军他们在外遇到了什么麻烦!”急中生智给出句回答。

    说完,小头目就后悔了。

    这他妈算个什么回答?

    果不其然,他这边回答落罢,那边中年人立马喝骂:“你当我是傻子吗?我难道不知道这他娘的这是新军在外遇到麻烦了吗?我要你告诉我他们遇到什么麻烦了!!”

    相当无语!

    小头目现在是想哭的心思都有了。

    面对中年人这咄咄逼人,打破砂锅问到底架势,小头目很是无奈。

    “队长,这,这我也想告诉你具体情况,可,可……球场入口大门都被封堵的严实……要不,要不我给你打开看看?”

    实在没的办法,小头目也是被逼的无所适从,情急之下又说了句屁话。

    中年人闻听后,当真是想杀小头目心思都有了。

    “喂!你想死啊!现在开门!你给我找不自在呢?外面什么情况你不清楚吗?现在去开门!?你逗我呢?”

    尼玛!谁逗谁呢!?你清楚外面情况还非得问老子?

    老子不开门怎么回答呢?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老子在这拼着命给你看门,你倒好!居然他妈的还冲老子。

    有能耐你自己上啊,弄的好像谁他娘愿意在这边待着似的。

    这倒还真是小头目的心里话。

    如果可以,他可不想待在这边。

    尽管现在看上去……大门也封堵严实了,似乎一时半会不会出啥岔子,可问题……事实难料,鬼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最关键,听外面目前搞出的糟糕动静,小头目虽说碍于现实状况没法确定新军情况,但可以肯定一点,就现在他所听到的……新军情况想来不利!

    这要是畜生真的把门给破了,身处一线的他想跑都未必跑的急。

    另外呢,他真要是跑了,后面情况恐怕也未必乐观,旁的不说,中年人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身为头目,畏战先退,这自古以来就是死罪。

    “队长,我这也是没办法啊。现实情况摆在这儿,我,我总不能在不清楚情况状态下……跟你胡扯吧。队长,我这人你了解的,我做事想来规规矩矩,你交待的事儿从来都是上心去办。现在你问我的这个事儿,事关重大,作为我,我肯定不能随便扯个东西来搪塞你,你说对不?”

    小头目这张嘴也是没谁了。

    什么叫化被动为主动?这就是典范啊!

    人愣是在中年人训斥质问下靠着自己牛叉天赋扭转了局面。

    自顾自给自己脸上贴金。

    听了小头目这般不要脸言论,中年人也是被手下我无耻给弄到无语。

    “哼,行!行行!上心办我交代的事儿吧!好,那你就好好干!”

    还能说啥,瞅这架势,中年人知道,再继续问自己就成傻子了。

    中年人此般回答,小头目总算是吐了口气。

    要是对方再这么问下去,他就真的要得忽悠模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