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七十章 警报再临(五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七十章 警报再临(五十九)

    新兵队员说到底都是菜鸟。

    不论他们如何适应,改变,提高,到底是仅仅做过一天强度练习菜鸟。

    如果是普通战场,或许队员们还能面对。

    可遗憾的是,他们现在面对战场,是非常残酷的。

    队员们光是和畜生战斗就已经非常吃力。

    然,畜生又是神出鬼没,随时可能从任何地方出没。

    以队员们目前能力,显然是没可能准确侦测畜生出没地点。

    而这样状况无疑是非常知名的。

    老马由于自己观测不足,被畜生从后偷袭。

    很不幸,他没有保安那般幸运。

    保安那次虽说也被畜生偷袭得手,但至少他是见着畜生了。

    被攻击时,他也是做好了应战准备。

    只不过技不如人,他被放倒。

    最关键,他被畜生紧紧是划擦了身子,算起来伤势不算严重,至少目前还能站着。

    可老妈就惨了,他是在完全没有防备状况下被畜生偷袭得手的。

    他倒是没有被畜生扑倒,但畜生迎面扑来时,直接一口咬穿了他的喉管。

    可怜的老马甚至连一丝疼苦嘶吼都没发出,就被畜生生生撕掉了快血肉。

    等待其他人发现他的时候,老马已然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相较于保安,老马的死是极为凄惨和痛苦的。

    他在没有防备状况下,被畜生放倒,完了没有人知晓,死亡过程更是疼苦不堪。

    先不说被畜生撕咬的剧痛,单单是喉管撕裂后,那种窒息感就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老马抱着喉头想要呼救,却是发不出半点声响。

    他能做的只能是眼睁睁看着喉头喷溅的血液在眸前闪过,最后被畜生一个猛扑放倒在身上。

    最后就这么带着无尽绝望缓缓闭上了眼睛。

    而发现老马异状的是另外一名保安海峰。

    海峰也是雷瞳队里的,算起来和受伤保安那是同行。

    海峰本来只是专注在面前丧尸,并未注意身后。

    可是在与畜生交战中,他撤步被到底老马绊了脚,得亏他动作不是很大,否则就当时状况,绝对难逃栽地惨境。

    无疑,那个时候他若是栽地,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然而,不等海峰庆幸自己走运,他扭脸朝后看去,直接是被眸前场景下懵逼了。

    老马四仰八叉躺在地上,其腹部血肉模糊,已然是被开膛破肚。

    而在其身上,一只攀爬者正抱着一堆血糊东西兴奋的撕咬,也不知道是老马身上什么脏器。

    畜生吃的兴奋尽心,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前海峰。

    海峰直接是被面前一幕看傻了。

    那在手里的家伙也是微微颤抖。

    也难怪,相信任何正常人见着这样血腥场面都会感到震惊。

    然……海峰被吓到呆愣当场,畜生可不会。

    面前攀爬者因为老马的血肉乐不可支,美滋滋享受。

    可海峰身后的攻击者那可还没有大餐享用呢。

    于是悲剧的事情再次上演。

    多米诺骨牌一旦被推到,那便是连锁效应。

    海峰的呆愣是战场大忌。

    尤其还是这种生死战场。

    全神贯注都已经很难应对了,更何况你还走神。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海峰为自己的疏忽付出了沉重代价。

    只不过,有些代价尚且还有回旋余地,而有些……

    畜生结结实实给海峰扑倒了。

    海峰这一倒,结果可想而知。

    地上正抱着老马器官吃的舒坦的攀爬者,突然间身上重压传来。

    他直接是整个人脸撞击进了老马被开膛的腹部。

    一时间血水四溅。

    海峰惊愕之下,本能想要爬起。

    可这手刚刚触底,便是被骨子粘稠给浸染了。

    无疑,那是血水。

    感受着手低传来的温凉,海峰又是不出意外一惊。

    而他这一惊,再次是迟疑了数秒。

    这个节骨眼迟疑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毫无疑问,海峰错过了最后求生机会。

    他的再次迟疑叫身后畜生结结实实在他身上来了一口。

    不过海峰算起来是幸运的,至少他被畜生咬的是手臂血肉。

    虽说这种痛楚同样难以忍受,但好歹他能透过呼喝发泄这种痛苦。

    比起老马无言的痛楚……海峰算是好太多了。

    被咬的海峰不能自抑痛叫一嗓。

    他这嗓给事把雷瞳给惊到了,雷瞳正忙着和畜生战斗,猛地听到身后传出声嘶吼,雷瞳赶紧是开口询问:“喂,什么情况?”

    安静无声,没人回答!

    “老马,小锋!!”

    还是没人应答,雷瞳的话似是石沉大海。

    这个情况叫他非常惊诧。

    难道两人都遇到麻烦了?

    雷瞳这边身处队伍后方,前面队员自然是无法顾忌帮他查看。

    无奈之下,暂时无法分身雷瞳只能是沉着解决面前丧尸。

    作为一个神经百战的老兵,雷瞳很清楚目前局势下自己应该怎么说。

    无疑,首要一点就是不能慌乱!

    战场之上,只要你自己慌乱了,那基本就完犊子了。

    时下局面很明显,饶是雷瞳很担心身后队员状况,可如果这个时候他去关照后面队员,那结果自己这条防线就会被来袭畜生突破。

    如此,整个团队都将面临灭顶之灾。

    自己作为殿后分队,责任就是确保团队尾部安全。

    虽说队员生死性命很重要,但和团队整个生存状况想比,显然后者更为重要。

    两次询问没有应答,雷瞳便是不再多问。

    现在这种时候,队员要是想回答他问题,那早就该回答了。

    到现在不出声,那妥妥是出了问题。

    鉴于此点,雷瞳索性不问,因为问再多都不能解决实质问题。

    眼下想要解决问题最好办法就是尽全力把身前纠缠丧尸搞定,完了再看后方状况。

    只是雷瞳想的好,他却完全没有想过后面队员现在实际情况。

    老马早已气绝身亡,海峰虽然还一息尚存,但也是基本丧失了还手能力。

    他们到底不是雷瞳这样训练有素队员。

    站着时候,尚且可以凭借勇气和畜生拼杀一下。

    可一旦被畜生放倒在地,说句难听的,那就是案板上的鱼肉,待宰的羔羊,畜生想怎么虐杀就怎么虐杀,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反击逆转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