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七十九章 警报再临(六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七十九章 警报再临(六十八)

    该表达东西王强都已经很清楚表达了。

    他不想过多解释什么,尤其在这个时候。

    他说这些,并不指望改变魏大壮对叶昊的看法。

    作为曾经受过伤,并一直为此所困的存在,王强很清楚想要改变一个人对旁人固有看法那是非常难得。

    绝对不是说靠你一句两句说辞就能改变的了的。

    王强适才说的那些不过是想透过这些说辞告诉叶昊,甭管魏大壮怎么看你,我王强相信你不是懦夫,我王强看到你为团队做的一切,我王强知道你所说的东西是为了团队安危着想。

    除此之外,王强也是想透过自己说辞安抚叶昊。

    成长后的王强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一遇事就冲动的矛头小伙,他现在能够冷静看到问题。

    所以对于叶昊之前分析,王强内心是持赞同意见的。

    但赞同归赞同,落在实际,如果黄霜最后决定车队挺近体育馆去对老徐等人实施救援,那他也绝对会毫不犹豫随队行动。

    理由很简答,他们是一个团队,是不可分割的整体。

    老徐等人那都是他们的家人,现在家人有难,需要他赴死一搏,王强没啥好顾虑的。

    哪怕这样行动是以卵击石,哪怕这样行动近乎找死!

    抬手拍拍叶昊,王强算是做了最后安慰。

    叶昊木然抬起头,在瞧见王强那真挚安抚眼神后,心中不由也是一暖。

    王强之前替自己出头就已经是叫叶昊很感动。

    现在王强再次出面替自己出头,更叫叶昊意外惊骇。

    因为这次王强出头等于是直接和魏大壮硬怼。

    虽然言语间并没过激词汇,但无可否认,他能为自己做这些已经足够叫叶昊意外的了。

    不过也得亏有王强这个时候站出来,否则叶昊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忍的主不回嘴暴走。

    可抛开这些,王强的话有不得不叫叶昊擦把冷汗。

    王强尽管客观肯定了他说的东西,但是最后也明确表示,如果黄霜那边做了决定,要去体育馆,他也会义无反顾跟着去。

    这个局面不是叶昊想要的。

    不过走到这步,叶昊知道自己已经无力回天,时下唯一能够控制局面的只有黄霜。

    他想跟黄霜私下沟通下,让其无论如何要冷静处理此事,切不可被魏大壮等人左右思绪。

    可问题,现在这么多人盯着,且又在魏大壮在场情况下,自己根本没机会去和黄霜叮嘱那些。

    眼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最终局势走向究竟如何,全部得看黄霜如何做定论了。

    王强话闭后,手台便是陷入了死寂。

    叶昊盯着手台同样是久久不能言语。

    叶昊清楚,接下来的分分秒秒将会决定胜利者联盟团队未来命运。

    老黄,拜托你可一定要挺住啊!

    期盼是好的,可结果……

    听完王强话后,魏大壮直接是将手里手台朝桌上一丢。

    该要了解东西他已经了解,他已经不需要更多与前面队员多做什么了解。

    现在情况很明白,老徐他们被畜生围困,性命危在旦夕,这个局面作为他魏大壮要做的事儿只有一件,那就是过去救助自己弟兄!

    啥废话没有!魏大壮直接了当道:“老黄,强子说的话你听见了吧,下面怎么干,你给个痛快话,弟兄们可都等着你发话呢!”

    魏大壮的提问简洁直爽,只是落在黄霜耳里,这可是叫黄霜有点措手不及。

    事实上,适才从魏大壮开始抢过自己手台与叶昊发飙开始,黄霜便是意识到情况不妙。

    尤其是魏大壮后面说要去救援体育馆,黄霜更是听的心里发毛。

    这是他现在最怕也是最烦听到的词汇,他跟叶昊一样,尽管也知道前方事态糟糕,但还是可以从大局来看待整个事件的。

    他知道现在若是去往体育馆是非常不明智选择,他更清楚老徐之前把指挥大任交到他手里其间用意是什么。

    对方就是希望在遭遇这样局面,自己可以冷静处之。

    之所以他会觉着自己会冷静,或许是因为自己到队伍时间不是很长,不会似魏大壮这样老队员那般容易遇事冲动吧。

    道理是这么说,可过去一段时间,黄霜为了相关事情当真是伤透了脑筋。

    他每天要解决唐鸿熙的精神问题,完了还得不厌其烦安抚魏大壮焦躁难以捉摸情绪。

    如果知道事情会这样难做,黄霜肯定不会接受老徐安排。

    这无关乎其它,实在是他没那个能力。

    你说自己说的话要是能像徐仁杰那般管作用,他讲的压的主魏大壮,后者愿意听取,那累点,伤点神倒也无所谓。

    可眼下这状况,他说话不管用啊。

    毕竟,不是谁都能有徐仁杰那种领导力和说服力的。

    他黄霜就算再能以大局为重,再能冷静处事,下面队员不听你的,不按照你的思路来,你能耐有个卵子用?

    眼下的黄霜便是遇到这样尴尬局面。

    正所谓不出事则罢,一出事……

    “喂,老黄,你倒是说句话啊,老徐那边可是已经火烧屁股了,大家都等你命令呢!你别在这儿整木头人啊!”

    魏大壮不出意外侧出声催促。

    听着魏大壮催促话语,黄霜心底不由一阵心烦意乱。

    这个事儿你叫他怎么说?

    拒绝,魏大壮反对。

    同意,那是在拿所有队员性命开玩笑。

    权衡左右,黄霜还是没忘自己身为指挥的职责,即使再难,即使知道会遭到反驳质问甚至谩骂,黄霜还是硬着头皮回了句:“大壮,你冷静点,这件事儿还需从长计议!”

    “嘛玩意?”牛眼一瞪,魏大壮显然是被黄霜这番话给弄到气恼了。

    当下双手叉腰喝问道:“从长计议?老黄俺说那个叶昊脑袋被驴踢了,你不会也……”

    多少还是给黄霜留了点面子,魏大壮未有把话说尽:“现在情况老徐他们被丧尸围堵,球场那边啥个情况,之前你也都听到了。咱是老徐他们最后的救援希望,咱若是不过去,以他们那点人数,妥妥是要被畜生吃掉的。眼下你还要从长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