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八十六章 警报再临(七十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八十六章 警报再临(七十五)

    “你们在干什么!?都吃错药了吗?”

    来人声音不大,但低沉有力。

    魏大壮闻言,本能转过脑袋。

    要知道他现在本身就是处在爆炸边沿,一个黄霜就已经是叫他火冒三丈,此刻又听到这番言论……

    “俺他娘的吃错药了!?你……”

    话至此处,嘎然而止,紧接魏大壮额头便是促成了疙瘩。

    不仅是魏大壮,罗宝春那边闻声也是第一时间探头观看。

    说实在的,就目前场上局面,他很需要外来主力帮他一把。

    不然单单凭他一人,坦白讲真的很难摆平目前局面。

    可是不曾想,这探头看清来人面目后,罗宝春不喜反急,其面色本就难堪此刻愈发肃然。

    你问来人是谁?不是旁人,正是过去一段时间叫黄霜日夜担心忧虑的唐小权。

    再打得知妹妹下落不明消息后,唐小权整个人就变了。

    平时了乐观积极向上一小伙,团队核心,陡然变得阴郁,负面,不苟言辞。

    特别在老徐有意为之隔离下,他更是叫人难以摸清他的心思。

    虽说待在车上的唐小权并未有什么过激反应,但他那沉默寡言,不爱搭理人的态度叫车上所有人都为他捏着一把汗。

    作为车队指挥的黄霜更是怕这样低迷心态会叫年轻人憋坏,以至于神经出现啥问题症状。

    毕竟,家人对于末世生活人来说是及其难得的存在。

    一年多时间没有家人消息,好容易获知却得到一个下落不明现状,相信搁着任何人都会为之疯狂着急。

    这样状态下的唐小权他若是真的暴走发电脾气黄霜都不会意外,可偏偏年轻人出奇冷静,安逸,不苟言笑,每天就似个不谁说话的傻子待在屋内。

    对黄霜安排事宜也是言听计从,这种反常状况让黄霜心理没底。

    此刻正和魏大壮处在对峙状态全身戒备黄霜见魏大壮扭脸便是呆愣原地,没有更进一步动作。

    对此,他眉头微蹙,不由也是对后方来人有点好奇。

    于是,同样侧身朝魏大壮身后瞄了眼,这一瞄正好瞅见暗处站立唐小权。

    确认来人身份是唐小权后,黄霜一颗心再次紧绷。

    好嘛,整个车上最为叫他烦神伤脑筋的存在莫过于就是魏大壮和唐小权了。

    相较之下,现在的唐小权更叫黄霜担心。

    理由很简单,魏大壮在怎么乱来,至少他本人理智是在线的。

    说白了,他再胡闹,那都是性格使然。

    只要理智在线,那他不管做啥就都会有底限。

    这也是为什么黄霜敢跟魏大壮硬怼,甚至面对对方枪顶脑袋也完全不虚。

    这里面除了黄霜被魏大壮激怒这一情况外,更重要一点就是黄霜知道魏大壮还是有理智的。

    事实也证明,魏大壮尽管对黄霜气的一门恼火,但最终他还是没有始终没有扣动扳机下杀手。

    可此般情况换位落在唐小权身上,这……年轻人时下心理状态如何,这是个未知数。

    黄霜摸不清唐小权心理都在想什么,场上相信没有任何人清楚。

    一直沉默不言的年轻人,眼下突然出现在这个场合,并开口质问那样一句话语,这个情况不亚于一个失语多年的哑巴慕的开口说话给人带来的惊骇。

    而失语的哑巴重新获得语言能力是可喜可贺的事情,但目前唐鸿熙的情况显然无法给黄霜带来任何愉悦。

    黄霜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唐小权这个时候跑来是什么目的?

    一个暴走的魏大壮就已经是叫他黄霜头疼了,若是再加上一个不可预测唐小权,这一文一武两人加一起……那可真是够黄霜喝一壶的了。

    原本,黄霜在智力口才上尚且可以战胜魏大壮,至少辩论争执环节他黄霜可以搞定魏大壮。

    毕竟,魏大壮文化层次本身较低,庄稼汉出身的他有把子好力气,但口才,反应力啥的都很欠缺。

    可唐小权的出现势必改变这一切。

    尽管说黄霜加入胜利者联盟团队是更多是徐仁杰,赵云海在组织大局,但唐小权的智谋黄霜是见识过的。

    他当时就很惊讶,这唐小权年纪轻轻,思维想法竟是那般缜密。

    综合这些,唐小权加上一个魏大壮,这样组合对黄霜而言可是个巨大挑战。

    该怎么办?黄霜脑中快速运转。

    他得在事态变的更加恶化前想到解决办法。

    眼下黄霜旁的不怕,他就怕魏大壮把体育馆那边情况告诉唐小权。

    这档子事儿,他可以肯定,唐小权目前是肯定不知晓的。

    因为适才操作室只有他,李中,还有魏大壮三人。

    而毫无疑问一点,体育馆发生敏感事情如果落在唐小权耳里,那绝对不亚于一枚重磅炸弹在人口密集区引爆。

    如果说整个车队有谁对体育馆发生特殊情况反应大,那在黄霜这边绝对会把票投给唐小权。

    可是很多时候,往往你最担心什么,老天爷就会给你来什么。

    魏大壮是直性子,在本身暴怒情绪影响下,见得来人是唐小权,他几乎是没过大脑直接了当就年轻人提出质问给出了回复:“啊,原来是权子啊,哼!你来的正好!那啥,刚刚接到消息,前面体育馆出事儿了。老徐不知道为啥现在正带着雷子,小胡还有一甘人在馆外球场和丧尸干!现在球场那边全他娘的是攀爬者,俺担心他们出事儿,这不,准备带着家伙过去救援!可这黄霜死活拦着不给俺出去,你来了给俺评评理,你说这事儿俺魏大壮做的有毛病不!?”

    闻及此言,黄霜无语闭上眼睛。

    他最不愿看到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他一直可以回避的敏感点就这么被魏大壮随意点破了。

    闭目的黄霜心理不由暗骂:魏大壮你是猪脑子吗?你不知道现在唐小权是个什么状况吗?你这不是再给我添乱吗?

    黄霜当真是有种想要直接抽魏大壮一大嘴巴子冲动。

    他怎么能做出这么白痴没脑子事情!

    可不管黄霜如何恼火,如何气愤,事情就这么发生了,魏大壮说出的话也无可能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