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八十七章 警报再临(七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八十七章 警报再临(七十六)

    魏大壮话音落下后,整个场上便是陷入死寂。

    黄霜没有接茬,不是他不想接,而是不知道该如何接。

    魏大壮把体育馆实情说出,唐小权必然情绪会有波动。

    黄霜时下所有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唐小权身上,他很担心年轻人会因为魏大壮的话做出什么过激事儿来。

    看着魏大壮,唐小权眉宇神采渐渐凝固。

    见得这慕,黄霜心理感到一丝不妙。

    年轻人这般情绪变化,过去一段时间他见过太多次了。

    “你说什么?”唐小权开口了。

    这是他过去几天第一次主动开口。

    只是对于唐小权的这次开口,黄霜不知道是该喜还是悲。

    此事若是搁在前些日子,他无疑会为此欣喜上一阵。

    毕竟,相较于唐小权沉默不语,把事情憋在心里,他更愿意对方主动交流。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搞清年轻人心下想什么,完了司机寻找突破口给对方一定安慰。

    可很遗憾,这样局面过去几天并未出现。

    准去来说,唐小权在早前歇斯底里,被老徐排除在返回体育馆后,他整个人便是陷入了一种极度不正常消沉状态。

    他开始沉默,开始不再主动与人交流,就连吃饭,睡觉都变得不再正常。

    现在好了,他终于是说话了,可这说话的时机……头疼呐。

    “大壮,你说老徐他们从体育馆内出来了?”

    “嗯呢,是啊!就刚没多久,俺这边才跟强子通过话,是强子跟俺说的。”

    “情况很糟?”唐小权冷眼追问。

    魏大壮毫不避讳,他可不会有黄霜那般顾虑。

    虽然他也清楚唐小权的情绪状态不正常,可这和他魏大壮有何关系?

    要知道他魏大壮眼下情绪也不正常啊。

    一心着急想要离开车子前往体育馆给老徐等人帮忙的魏大壮此时此刻可不会在乎旁人啥想法。

    他能无视黄霜规劝,便是可以不考虑唐小权心理状态。

    魏大壮时下脑中想的明白,能拉一个给自己撑场的就拉一个。

    他可不管唐小权是否合适,眼下局面摆在这儿,黄霜,罗宝春,饶是罗志才都统一战线对付他。

    这点叫魏大壮心理层面没法接受,他始终想不通自己哪里做不队,凭啥众人都要协力阻挡自己。

    现在好了,唐小权突然出现给了魏大壮信心。

    他相信,以唐小权目前心理所想之事,在得知体育馆发生实际状况后,肯定会站位自己这边。

    毕竟他的妹妹是他在乎的人。

    “很糟,非常糟糕,体育馆那边麻子情况你也清楚,老徐他们这次出去被畜生围堵非常危险。俺这边不是着急过去帮忙嘛,可这老黄他们给俺堵着不让俺去,权子,你说这事儿,他们是不是过分了!”

    魏大壮直言不讳拉拢唐小权。

    饶是傻子都能看出魏大壮想要干什么。

    听着魏大壮这有意拉拢唐小权的行为,黄霜心底那个恼火啊。

    魏大壮啊魏大壮,你能不能长点脑子!?时局都已经这样了,你还嫌不够乱吗?

    无疑,魏大壮现在行为只会叫事态变的更加糟糕。

    唐小权本就是个定时炸弹,黄霜这段日子都是极为小心应付,说话做事生怕那点刺激到年轻人叫他暴走。

    可魏大壮倒好,单纯为了给自己找人撑场,完全不过唐小权情绪状态。

    可眼下黄霜无力组织,他清楚凭他目前和魏大壮冲突敏感,就算他开口阻止,魏大壮也绝对不会听他的。

    目光死死锁定唐小权,黄霜无法确定唐小权接下来会做什么。

    但有一点,接下来无论唐小权做什么过激事情他都不会意外。

    癫狂状态的人是无法控制和预期的。

    黄霜现在只能期望唐小权能够保持足够理智,不然他跟魏大壮一旦联手,这事情就真的不好处理了。

    不出意外的沉默,唐小权没有再做回应。

    他垂首不言,可就是这样无声状态才更叫人担心。

    只是唐小权保持沉默,魏大壮却是没功夫陪其在这浪费时间。

    前方战事紧迫,分秒都意外着死亡。

    见唐小权对自己话语没有更进一步说法,他当下促道:“唉,权子,你别不说话啊,俺刚讲的听到没,这他娘的火烧屁股咯!咱可不能在这墨迹!俺们得抓紧时间过去体育馆救人!!”

    魏大壮再次强调救人二字。

    可叫魏大壮没想到的,他这边强调了罢,唐小权那边反口跟进句:“救人?凭你!?”

    简单四字反问弄的魏大壮不由一愣。

    “是啊!不然呢?老黄他们觉着过去不安全都不愿去!娘的,俺不去还能指望谁!?”

    说着话,魏大壮不忘鄙夷了黄霜一样。

    对此,黄霜很是无奈摇了摇头。

    不过眼下他对魏大壮关注倒是次要的,相较而言,黄霜更加担心唐小权状况。

    听罢魏大壮的话,唐小权照旧是淡淡回了句:“大壮哥,你也说了体育馆那边现在丧尸遍地,你觉着靠你一个人能杀多少?可能你没想过,不过我现在可以明白告诉你!从这里离开后,要不了多久,你就会被沿途丧尸发现,然后包围,最后……哼,你想救人的想法是好的,但没可能成功。”

    声音平淡的不着一丝情感。

    魏大壮听后直接楞在了原地。

    这不可科学啊,这和他脑中所想东西完全不一样。

    按照他所想的正常节奏,唐小权不是应该在听完这席话后站位他这边,和他一起对黄霜等人阻拦进行反击反驳吗?

    怎眼下会是……

    魏大壮圆睁双眼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魏大壮如此,黄霜亦是觉着意外。

    这是什么情况?

    他想过无数种糟糕可能,但无论如何没有想到唐小权会冒出这般话来。

    不对!这不对!这当间绝对有问题!

    年轻人太冷静了,冷静的叫人可怕!

    以他的情绪状态,有这样冷静状况不对劲!

    饶是唐小权说的话很符合客观实际,也对黄霜胃口,可在黄霜这边那是丝毫不敢大意,他依然是死死盯着唐小权,他总感觉年轻人这冷静外表背后隐藏着可怕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