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九十九章 警报再临(八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五百九十九章 警报再临(八十八)

    魏大壮这么一走,黄霜哪里放心的下。

    虽然汉子明确表示自己不会出去,可问题这个时候,他说的话能信吗?

    至少黄霜心理没底,不过考虑到自己和魏大壮的矛盾冲突。

    眼下自己若是开口阻止,不让其离去,对方一不会听,二可能适得其反,让他更加上火。

    所以……“宝春,你去盯着大壮,防止他乱来!”

    小声给身边罗宝春吩咐句。

    诚如自己不能出言阻止魏大壮理由一样,现在黄霜也不方便出去跟着魏大壮。

    那同样会引起汉子反感,逼迫他做出不理智事儿来。

    只是他把这个任务交给罗宝春,后者面上很自然浮起抹苦涩。

    好容易之前陪魏大壮去洗脸冷静活儿消除,这还没来得及舒坦上几分钟,黄霜又给自己安排这么个危险活儿。

    毫无疑问,现在这活儿比之之前那是更加凶险呐。

    就魏大壮现在情绪状态,叫我去盯着他……头疼,哎哟,头真的疼。

    罗宝春郁闷,可又不好拒绝。

    毕竟,他也明白黄霜有自己苦衷。

    轮到难处,对方深处漩涡中心难处可是比自己大多了。

    想想自己能为黄霜分担的东西不多,论脑子,自个儿没有唐小权好使,论战力也比不了魏大壮,所以……还是尽可能做些力所能及事情吧,饶是黄霜现在给安排事情让他为难。

    没有多言,罗宝春在简单应了声“嗯”后,便是提步离开了。

    有罗宝春盯着魏大壮,黄霜那颗悬着的心才堪堪落下些。

    不管怎么说,有人盯着至少不用担心魏大壮偷摸着跑出去。

    就算罗宝春没法改变魏大壮心下想法,至少后者在过激行事时自己这边能够知晓。

    魏大壮走了,屋里唐小权,罗志才仍未离去。

    这两人情绪状态,黄霜同样不敢疏忽。

    “小唐,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大壮走了,你不要有顾虑,尽管问。”

    很难得给出这么一句,说实在的,黄霜也就是现在敢给出这般豪爽建议。

    倘若魏大壮还在屋内,他是万万不会说叫唐小权随便提问的。

    与其说他叫唐小权不要有顾虑,倒不如讲是他黄霜心中少了顾虑。

    理由很简答,魏大壮在,唐小权提问,不管是啥,他黄霜都得如实回答。

    那这种局面下,黄霜自然不希望唐小权什么问题都提。

    万一年轻人问到啥敏感问题,有魏大壮在,他黄霜想要忽悠搪塞都不行。

    而眼下魏大壮走了,离开了,黄霜便是没了这方面顾虑。

    他可以任由唐小权提问,遇着敏感话题,就算他忽悠搪塞,也不比担心有人点破。

    对李中,黄霜还是很放心的。

    如果说现在整个车队谁心态情绪最好,莫过于就是李中了。

    黄霜肯定李中不会拆他的台。

    除此之外,黄霜也是希望透过自己这种豪爽,大气,不遮掩,减少唐小权对自己警惕。

    当然,更为重要一点,就是黄霜想要听听唐小权关于时局分析和想法。

    毕竟,众人拾柴火焰高,黄霜一个人抗了太久,他需要有人给他分担。

    况且现在的他对于老徐那边事情却是焦头烂额没的办法。

    而唐小权在团队是智力担当,脑子也一直都好使。

    如果能够有年轻人给出谋划策,或许能够得到一些靠谱解决方案。

    依靠唐小权,黄霜也是无奈。

    只可惜黄霜这边盘算打的好,可那边唐小权却……

    “不用了老黄,我要了解的东西已经了解清楚了,至于剩下的……等消息吧!”

    唐小权一句“等消息”吧,无形之中是给黄霜泼了冷水。

    本来指着“大度”回答年轻人提问,从而从对方那里获得可靠帮助。

    可没曾想,人家压根没有这方面意思。

    这弄的黄霜既尴尬,又无奈。

    唐小权没有要问的了,黄霜自是不可能强迫叫人提问。

    他想了想,完了还是跟进问了句:“那权子,你觉着我们现在除了等以外,还需要做什么?”

    照旧是想从唐小权这边得到一些建设性意见。

    毕竟,刚才魏大壮在场,年轻人给出提议有可能为了顾及魏大壮情绪没有直接表明。

    所以……

    “没有!”当真是不给黄霜面子,唐小权面无表情回了句。

    不过在道完这句后,他又是琢磨了下紧接补充:“如果非要说咱们有什么能做的话,那就是祈祷了。我们能做的就是给老徐他们祈祷,祈祷他们能尽快完成既定任务,完了找个安全地方躲避丧尸攻击。”

    虽然不清楚老徐他们此行出来究竟是要做什么,但有一点唐小权心理明白。

    那就是老徐他们出来不管是要完成何种目的,妥妥不会是肃清球场丧尸。

    球场丧尸数量惊人,唐小权不在叶昊那边没法切实探查,不过呢,很多东西无需探查,这档子事儿凭过往经验就能推断。

    音源一响,整个市区丧尸势必都会朝那儿赶。

    没办法,这次音源搞出动静委实太大。

    在这种情况下,丧尸数量可想而知。

    听了唐小权的坦诚回答,黄霜哭笑不得。

    他热切想从年轻人那边获得靠谱有用东西,可最后焦切期盼得出结果却是……祈祷。

    还能说什么呢?

    黄霜没法对唐小权说什么。

    年轻人讲的不是没道理。

    黄霜也明白现在叫年轻人提出靠谱建议强人所难。

    诚如唐小权说的哦,眼下他们能做的也仅仅是待在车上为老徐他们祈祷了。

    而就在黄霜觉着此事告一段落,没必要继续时,一直在旁边保持沉默的罗志才突然开口招呼:“老黄”

    微微一愣,要不是罗志才开口,黄霜怕是都要忘了屋里还有这么个人。

    没办法,只能说罗志才太过安静,以至于叫人忽视。

    “有什么事儿吗,志才?”赶紧出声询问,罗志才眼下情绪状体不稳黄霜也是看在心里。

    他清楚,老徐一行人目前处境对于罗志才影响绝对是队里最为严重的。

    这从后者一直沉默不言便是可以看出。

    黄霜相信,罗志才现在心理一定是非常复杂。

    他能保持如此克制心态……黄霜也着实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