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工厂劫难(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六十二章 工厂劫难(一)

    车子以着匀速行驶在大道之上,车尾一片寂静,饶是王强,温泉鑫这样的话痨此刻也都依在栏边,兀自喷吐着粗气。

    是啊!他们太累了!分秒必争的战斗几乎是将他们的体能压榨到了极限。

    尤其是最后的车辆保卫战,不断蜂拥上来的丧尸,每一只都在无形间消耗着他们的体力。

    老林慢悠悠的从口袋中掏出了包香烟,烟壳本身早就因战斗的激烈而变得褶皱不堪,里面的烟体也大都出现在了坏损。

    但这并不妨碍他吸食,毕竟在没什么能比大战之后,来上一根香烟更为叫人感到惬意舒坦的事情了。

    抽出一根,老林随手将烟包抛给了王强,因为他知道,这帮年轻人虽然年纪不大,但烟瘾全都不小,算的上是地地道道的老烟民了。

    果然,在接到老林甩过的烟包后,王强,吴超,温泉鑫皆是毫不客气的取过一只,然后就着从城管局搜刮来的火机,将烟头给点燃引着。

    在一番畅快的喷云吐雾之后,众人疲惫的心神渐渐缓解了过来。

    唐小权没有吸烟,一来烟盒里本就没有几只;二来他也决心戒烟。

    他兀自起身取过背包,这包同样是从城管局里搜刮来了,里面装的是为数不多的物资储备。

    唐小权从中摸出了仅存的4**矿泉水,留下一**,其余的全都分发给了众人。

    “胡哥?你觉着咋样?腿没啥大问题吧?”弹飞手中的烟头,吴超扭开手里矿泉水的**盖,并将之递了过去。

    胡晓东挤出一丝笑容:“没事,老林的手艺不错,我感觉好的很。”

    老林被他这么一说,当即也是有些不好意思,说实话他做的事他自己清楚,就他那缝线技术跟狗刨没什么区别。

    不过饶是如此,也已是他的极限了,虽然外观上的确有些不太敬如人意,但总的来说,缝合伤口的目的还是达到了。

    “哈哈哈,胡哥,林管这次因你露的这一手,怕是要抢了尉泱妹子的饭碗咯!”素来好事的温泉鑫没有放过这个打趣他人的好机会。

    而随着他的这声打趣,原本还有些沉闷的车尾气氛也应时热烈了起来。

    唐小权望着喜形于色,互相揶揄搞笑的同伴,连日的疲惫也好似减轻了不少。

    他缓缓的喝着手里的清水,思绪却已然是飘到了百里之外的“中坤纺织”,那道靓丽且清新的身影逐渐在脑中变得清晰,饶是唐小权自己也不知为何会在这个时候想到那个她。

    “喂?权子!你咋了?想啥呢?”王强没由来的一问。

    坦白讲,他的这番问话纯粹是下意识之举,并没有任何的指向性目的。

    只不过落在“心怀鬼胎”的唐小权耳里,却是跟针扎了屁股般叫他浑身一震:“啊?我没怎么呀?什么都没想,呵呵,我能想什么?是你想多了吧!”

    此言一出,饶是傻子也能看出唐小权不太正常,老道的林俊夫更是心领神会的冲胡晓东对视了一眼,二人皆是会心一笑,明白了对方心下的想法。

    就这么,众人一路欢笑的朝着大本营稳稳进发,昨日的种种也在这逐渐高涨的情绪中慢慢淡化。

    回家这个词从未像现在这般令所有幸存者为之期盼,虽然这次行动并没有完成预期的任务,但只要家还有,命还在,那便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熟悉的景物一一在面前划过,很快在一路颠簸之后,城管车终于是驶上了熟悉的乡路。

    而一上这条路,幸存者们便是知道,距离终点“中坤纺织”已经不远了。

    “不知道王厂长现在是什么个心情啊?”王强坏笑的看向老林。

    老林怎会不知他的意思,当即也是笑着回道:“别的不知道,但老王的脸色一定相当的难看。”

    “呵呵,希望待会见到咱们,别踢咱的屁股啊!”

    哈哈哈,又是一阵哄笑,而随着这席闹剧的结束,中坤纺织那熟悉的白蓝顶棚终于是进入到了众人的视野之内。

    喜悦!无已抑制的喜悦!饶是年长的老林此刻也控制不住心下的激动。

    要知道,曾几时他是多么焦怯的渴望离开基地这个叫他劳心劳力的地方。

    要知道,即便是此次离开厂子,也不过才将将过去2天的时间。

    但是眼下,他却是那般的想要回到基地之中,这种巨大的思维转变也足可体现末世的残酷。

    车子又是继续行将了一段时间,随着车子的不断挺近,中坤纺织的外部轮廓也渐而清晰了起来,按理说这个时候的幸存者,喜悦之心应该更加旺盛,但是事实上呢?

    唐小权的眉头却是在不自觉中紧蹙了起来,余下的同伴也大都擎着肃然之色。

    究竟发生了什么?到底是什么事情令得原本激动兴奋的幸存者陡然间来个180度的大反转呢?

    车尾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了起来,没有人说话,大家皆是凝重的望着车体前方。

    眼眸之中,厂区正门理应紧闭的铁门此时歪倒在了一边,而从其损毁的样貌来看,似乎并非丧尸所谓,难道……

    一丝不详的预感在幸存者的心头蔓延而起,老林与着唐小权互看了一眼。

    毫无疑问,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厂区肯定是遭到了攻击,而更加叫人感到沮丧的是,大门失守了。

    如此说来,即便厂区内部没有沦陷,出现伤亡也是在所难免的事了。

    车子停在了距离厂区不到10米的地方,旋即老赵便是擎着抹紧张的表情探了脑袋,同时急促的问道:

    “喂,前面的情况大家都看到了吧,咱们现在是直接冲进去?还是派人进去探下底?”

    很显然,老赵的提问于眼下的情势那是相当的重要,毕竟厂区的内里情况尚且不止,老王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没人知道。

    所以在略作思量之后,唐小权果断的建议道:“这样,林管,大壮哥,强子,你们3个先进去查探一下厂里的情况,余下人在外面警戒,赵叔保持车子不要熄火。一旦有什么异状,咱们立刻驱车冲进去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