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二十五章 楼道激战(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六百二十五章 楼道激战(十三)

    胡晓东不负众望,这回他终于是顺利将皮带扣锁扣合。

    拉和扣锁一瞬,胡晓东不由轻吐口气。

    虽然说这皮带扣合并不能根本解决危机,但对于眼下已经是最好结果了。

    “好了,我们撤!”

    抬手戳死面前一只探手扒拉畜生,胡晓东吩咐喝令句。

    现在解决一个畜生,也算是给后面战斗减轻点负担。

    尽管这个负担减轻可以忽略不计,但有总好过于无。

    己方这次过来就是为了关门,门既然已经关合,那继续留下也就没有意义了。

    保安闻言,挺正身子,大气粗喘。

    连翻的战斗对他而言也是消耗极大。

    加上他身上伤势严重,被畜生撕裂的伤口一直在流血。

    考虑道自己命不久矣,他也拒绝其他兄弟给他包扎。

    按照保安自己说辞,他希望把这些宝贵资源留给真正需要的人。

    反正似他这样已经是必死无疑,再做救治除了浪费资源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末世资源匮乏,特别是医疗物资更是紧缺。

    保安的拒绝何尝不是体现了他一众绝望?

    “你怎么样?”见得保安状态糟糕,胡晓东关切问了句。

    保安的付出他是看在眼里的,眼下保安这个模样实在是叫胡晓东心寒。

    也正是因为此,更叫胡晓东为之前对保安的质疑感到羞愧。

    自己太执着于自己命令了,如果说适才保安真的令行静止按照他的命令行事,那现在怎么可能想到把大门关合这个阻止畜生方法?

    虽然这个方法并不能阻止畜生多久时间,但绝对好过他胡晓东拟定策略。

    依照他胡晓东安排的,畜生会一直尾随其后。

    现在至少靠着大门可以暂时阻拦畜生下,不论时间长短,只要给他们楼上突围创造宝贵时间就好。

    这是非常重要的!!

    可之前他胡晓东并没有看清这点,还误会了保安的执着。

    眼下回看,胡晓东满心自责。

    而胡晓东这边话音将将落下,那边畜生的撞击再次袭来。

    “哐!!”

    大门不出意外剧烈颤动,这一颤很自然是惊的胡晓东,保安双双侧目。

    胡晓东赶紧落目在门栏间的那条皮带上。

    无疑,扣紧拉牢的皮带还是经受住了畜生这击碰撞。

    这是叫胡晓东欣慰的事情。

    可欣慰归欣慰,胡晓东却是没法就此安心。

    因为畜生聚集挤压搞出的力道实在惊人。

    这帮家伙为了吃喝,为了能够享受到他们这些在外活动的鲜活人肉那是不顾一切挤压,试图突破大门封锁。

    这样一来皮带所要承受的压力陡然激增。

    眼瞅着皮带在门板前来回蠕动摩挲,加上后面持续不断的撞击,胡晓东对皮带能坚持多久没有多少信心。

    管不了那么多了,赶紧走,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

    抬手拉过保安,胡晓东现在也是顾不得保安身体状况。

    或许对方对于活命不抱啥想法,但在胡晓东那是不能容许的。

    不抛弃,不放弃,这是胜利者联盟推团队队员走到现在立足根本。

    不管保安目前是怎么样一个糟糕状态,在胡晓东,他是都要带着保安的。

    只要对方还有一口气在,那就还是自己队员,就没道理放弃。

    可胡晓东这边拉扯发现尽然拉扯不动,扭脸看去,保安抵着门板轻摇脑袋:“胡队,你走吧,我走不了了,这跟皮带顶不住的,我留下给你们挡着它们!”

    “屁话!!”没由来一股怒火,胡晓东爆喝一嗓:“你在说什么屁话呢!?什么叫你走不了了?你走不了了,老子背你!在我这里没有放弃的概念!你是我们一份子,我必须带你走!!”

    “谢谢,胡队,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陆河这辈子没啥朋友,你算一个。能够遇见你们很好!但是……这里必须留人阻挡这些畜生。你应该比我清楚,靠这皮带没用的。现在如果咱都走了,后面畜生杀出,还不得玩完?你就别劝了,走吧。反正我这也没多少时间了!”

    保安这是抱着必死决心!

    胡晓东浓眉紧蹙,再次用力拉扯:“别废话!跟我走!没死前你就是我们一员,我们没道理留下你!!”

    “别拉了老徐,这是我自己意愿,我这人没啥大出息,活了一辈子也没做啥值得称道事情,庸庸碌碌一辈子,本来想着就这么平淡安稳过活就成了,可是没想到,呵呵……”

    凄惨自嘲笑了笑:“天命如此,胡队你就让我在死前做件惊天动地事儿吧。这样死后去了下面,见着认识人,咱老刘也能拍着胸脯说咱不是熊包。”

    “别跟老子废话!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儿!你别找死!跟我走!”

    胡晓东用力拉扯!

    可这保安执念严重,他不想离开,胡晓东蛮力无法撼动分毫。

    真是相当无语。

    这个紧要关头,自个儿居然在这边和保安就这样问题纠缠。

    这不是在讨论问题,这是在拿性命开玩笑。

    而就在这时,畜生更为猛烈撞击再次炸响!

    “哐!”

    胡晓东闻言心弦不由再次跳动,随即他扭脸再次下意识朝绑缚铁门皮带望去。

    这回看罢,胡晓东不由吞咽口吐沫。

    为什么?

    因为在他眸前那皮带竟是脱落了。

    不止如此,皮带带面在畜生撕扯撕咬下也是无可避免撕裂了。

    这绝对是雪上加霜的事儿。

    “赶紧走!这是命令!!”

    就绪留在这边就这无聊问题争论,等会皮带一旦断裂一切就都晚了。

    “呵呵,胡队,情况你也看到了,这皮带撑不住了!咱都走了这里怎么办?畜生一股脑冲出来大家都得完蛋!我说了,我已经没有多久活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现在不是你抛不抛弃我的问题,是我累了!我受够了身上的伤痛,我现在只求一死,你明白吗?是我自己不想活了!!我不想再这样受罪了!!我拜托你走吧!!我这死前给你们拦下畜生也算我这辈子死的其所!难道你就不能成全一个将死之人的夙愿吗?”

    近乎咆哮的吼喝出这些!

    只不过保安虚弱的身子骨,无法支撑他做这般暴激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