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二十七章 楼道激战(十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六百二十七章 楼道激战(十五)

    胡晓东不想放弃保安,只是现实情况当他从地上爬去,准备再次对保安事实强制带离措施时候……叫胡晓东惊愕一幕发生了。

    保安竟然在他被踹到时候返身抱住了门栏。

    毫无疑问,他这样做法是送死行为。

    而他这般做目的,胡晓东一眼便是读出。

    对方这是打算拿自己身子去替换那断裂的皮带。

    皮带一段,大门阻拦防护措施便是形同虚设,胡晓东这边指望靠着大门阻挡廊道内攀爬者冲出想法也宣告落空。

    这个时候除非有不办法重新给大门锁死才能挽回局面。

    可问题胡晓东这边就只有一条皮带,老徐他们倒是还有,可这个节骨眼零时找老徐他们要,先不说老徐他们是否哦用工夫给他们递过,就算有廊道内畜生还能给他们第二次栓绑机会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前面之所以他们能有绑缚机会,那是当时畜生聚集数量还不够多。

    可现在……畜生聚集数量根本不可能给胡晓东再来一次机会。

    哪怕他不怕死敢冒险去众尸面前做这茬找死事儿,都没有成功可能。

    保安无疑是看到了这点,他知道已经没有其它法子挽回局面,现在要想以最快速度合上大门阻止畜生就是得靠人力了。

    诚如他自己说的那样,他已经是必死之人,既是如此那就拿他自己的身子去完成那个看似不可能的锁门大任吧。

    推开胡晓东后,保安义无反顾返身抱紧大门。

    他用自己双手穿过门栏,完了环臂将自己和大门合为一体。

    这样做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这样做不是开玩笑,门口这么些丧尸可不是善茬。

    他都是饥饿了许久的血腥恶魔,他们着急想要从门内出来目的也就是为了进食保安,胡晓东这样新鲜血肉。

    所以保安的做法那就是自己把美味送到众畜生跟前。

    保安自然明白自己这样做等待他的是什么。

    但他没有任何犹豫,他清楚这个时候他不这么做,接下来依然得死。

    按照胡晓东的逃跑计划是行不通的,之前或许还有一搏之力,但在执行堵门计划后,他的原计划就不行了。

    算起来这还是他保安的过错,正是他的坚持导致了这个局面。

    于情于理,这个罪过他都要背。

    他可不希望门破后,所有人都团灭在这里。

    自己一个人遭遇这种痛苦已经足够了,保安是打心眼希望余下队员能活下去。

    至少在廊道这儿活着走下去!

    他没有食言,他用自己实际行动贯彻了自己要在死前做大事儿的想法。

    保安的举动胡晓东看清后整个人都是一懵。

    他知道保安想死,但怎么也不会想到对方会用这种方式。

    必须承认,保安这样封门方式是靠谱的,也是时下最快逆转稳定局面方式。

    只是你叫胡晓东再怎么想也没可能想到这点。

    开什么玩笑,那活人去做堵门材料这是丧尽天良的事儿。

    不管是谁,都没有权利去要求队员做这种事儿。

    胡晓东肯定做不到,但问题,他做不到,想不到,却是没法阻止队员自己去这么做。

    保安有自己的想法,经过这一路走来,他有自己的信念。

    生死为难之下,他决定为了大义牺牲自己。

    这份心是伟大的,是高尚的,但落在胡晓东眼里却是悲哀的,难以接受的。

    胡晓东怎么都想不到保安会这么做,会拿自己命去封堵大门。

    和着对方适才将他推开就是为了做这茬事!!

    “啊”胡晓东为保安自发行为震惊着,没曾想保安的惊呼将他拉回了现实。

    闻及此言,胡晓东身子不由一颤。

    这动静说明了什么不言而喻,很显然,他最担心害怕事情发生了。

    保安这般做法的确对解决目前危机是一劳永逸法子,也是现阶段效率最快,最省事儿办法。

    可凡事有利便有弊,保安做的这茬事儿究其根本那是在拿命换时间。

    他用身子封堵畜生就注定会被畜生攻击。

    胳膊被畜生锋利牙齿洞穿,那股熟悉剧痛再次传来。

    保安几乎瞬间痛叫出口,饶是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痛苦了,饶是他已经多次被畜生袭击撕咬,饶是他面对死亡足够坦然与坚强,但面对这种痛依然无法忍受。

    暗示很难用言语描述的痛楚,畜生牙齿刺穿皮肉这仅仅是第一阶段。

    转眼攻击得手畜生脑袋后仰,靠着脖颈拉扯力又是轻松从保安臂腕扯下块肉来。

    应时血水喷溅,保安再次无法抑制喝吼脱口:“啊”

    两声惊叫间隔很短,保安第二次痛叫脱口完罢,胡晓东后知后觉冲上前足。

    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这个时候待在后面发愣做什么!?

    现在不过去帮忙保安,难道眼睁睁看着他被畜生“玩死”吗?

    自责之下,胡晓东带着有些复杂心情冲了上去。

    之所以复杂,那是保安的举动让他……无言以对。

    这件事儿本可以避免,但是……说啥都没有,事情已经发生,胡晓东只希望自己目前出手还有机会挽回局面。

    冲到头前,胡晓东很快便是在一众争相恐后畜生跟前找到了那个适才叫保安痛叫凶手。

    畜生嘴上血污一片,不断咀嚼的嘴唇发出咔吧咔吧脆响。

    自保安胳膊撕扯下的碎肉让他异常享受,许久没有品尝这么完美的新鲜血肉大餐了。

    他是第一个尝鲜的幸运儿,他不断咀嚼的嘴巴似乎是在向周遭同伴炫耀他的战果。

    只是畜生这边得意享受劲儿落在胡晓东眼里那是无法接受的。

    畜生也是没预料到他的行为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见得畜生那血肉模糊的嘴脸,胡晓东心底本就压抑的怒火终于是找到了爆发点。

    抬起手里钢锥,胡晓东不顾畜生们伸出想要抓挠他的手臂。

    径直冲着那个兀自瑟享受目标混球一锥捅了出去。

    这一锥势大力沉,携带者胡晓东无尽怒气。

    “噗呲”没有任何悬念,顿挫钢锥很容易给畜生脑门开了个瓢。

    得手的胡晓东发泄般在内用力挫了下,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