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二十八章 楼道激战(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六百二十八章 楼道激战(十六)

    拔出钢锥,胡晓东当下喝道:“你疯了吗?你这是再做什么啊!?你不要逞英雄,跟我走!!”

    胡晓东当然知道保安不是在逞英雄,只是这个时候他不能说别的。

    他总不能说你干的漂亮,你在这儿盯着,我先撤吧。

    真要这么说,胡晓东也太没人性了。

    “胡队!你怎么又跑回来了!走!你,你快走!我已经是走不了了!这里……这里,我,我走了,畜生冲出来,大,大家都得玩完!”

    保安说的很残酷,但却是十分现实。

    他的确不能离开,他若是离开,畜生一窝蜂冲出,凭他们目前现有战力是绝对没法阻挡这个数量级畜生的。

    道理胡晓东也明白,但是他真的没法过道心理那关。

    人最难变的就是性格。

    你说他执拗也好,圣母也罢,人心就是如此。

    你没法叫一个自私之人去在意他人,同样的你也没法叫一个热心肠人冷血。

    胡晓东此刻做法无疑是不明智的。

    他这样执意带走保安不符合客观实际,但这却是附和他的本心。

    现阶段按照本心行事不靠谱。

    见胡晓东没有离开意思,保安也是耐着臂膀痛苦厉声喝道:“胡队!!拜托你不要在固执了好不好!拜托你用点脑子好好想想好不好!我说过,我不想活,这事儿怨不得你,是我自己想要留下,临死前就让我做点有意义事情行不行?趁我现在还能挡得住,你赶紧上去帮老徐那边清理丧尸,完成任务!不要让我的努力牺牲白费!”

    “啊~”保安这边和胡晓东废话,廊道内里畜生可不跟他墨迹。

    保安身上被撕裂喷溅的血水那就是最好的催化剂。

    前排畜生嗅到这样诱人“血腥香气”哪里能够耐受的住?

    当下争先恐后向保安发起攻击。

    又是被畜生结结实实咬了口,保安不出意外鬼嚎脱口。

    他的鬼嚎撕心裂肺,楼上队员也是听的明白。

    老徐正忙着和目标畜生战斗,他搞不清楚后方状况。

    不过这个时候也无需搞清状况,这很显然是有人被托在后方给畜生大军袭击了。

    这种事情无法避免。

    战场之上没可能面面俱到。

    老徐时下也是没功夫去给被困队员实施救援。

    如果他现在去了,那就是对整个大局不顾。

    到时候不仅下面队员救不了,整个队伍还会因此陷入被畜生前后围堵困境。

    相较于胡晓东,老徐总的来说还是比较冷静的。

    他清楚,现在要想活命,完成任务,向前冲才是解决方案。

    任何后退行为都是在找死。

    作为队里绝对主力,这个时候老徐不能脱战去做旁的事情。

    他若是脱战,前面想要快速解决战斗,突围向上就没可能了。

    其它队员同样是听到了保安的痛苦嘶吼,只是他们和老徐一样各自与目标丧尸纠缠,没法予以后方队员援手。

    甚至于谁出了问题,出了怎样问题他们都不得空去确认。

    由此也是足可见前方战事的凶险。

    前方战事凶险,后方也是不遑多让。

    保安被咬的痛苦难耐,胡晓东没有任何犹豫再次是拿起手里家伙式冲着畜生怒戳而下。

    可胡晓东现在的举动根本无法改变什么。

    他无法阻止畜生对保安的袭击,也无法减轻已经被畜生撕咬难耐保安身体痛苦。

    他留在此地唯一能做的就是宰杀一两只无关紧要畜生发泄心头怒火。

    可这样下去……只会让保安所做努力白费。

    诚如保安怒喝喊叫的那样,他现在做的一切都是拿命自拼。

    他不可能一直抱着大门成为阻挡畜生出来的门锁,照畜生这样攻击速度,他被“解决”分食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胡晓东现在该做的不是把时间浪费在他这儿给他解决麻烦,危机。

    他现在该做的应该是和老徐他们肃清挡路丧尸。

    只有这样才是解决危机正确方法,也是保安牺牲价值所在。

    “走啊!胡队!你快走啊!你真想看着我白白死掉吗?你走啊!!”

    保安声嘶力竭的催促。

    听着对方喝叫胡晓东心如刀绞。

    “走!!走!!走!!!”

    男人的催促不断冲击胡晓东心理。

    在保安连翻喝叫催促下,胡晓东的脑子渐渐回过神来。

    望着他那被畜生撕咬模糊的血染手臂,胡晓东意识到保安已经“无药可救”了。

    现在把他救下他只是徒劳延续他不多的生命。

    这样的挽救对他真的好吗?在这样伤痛折磨下活着真的有意义吗?

    胡晓东不知道,他也不想去考虑这样残酷问题。

    不过有一点,他自己继续留在这里似乎真的没有价值。

    保安心意决绝,他是铁了心要和铁门共存亡。

    胡晓东没可能改变保安心思,如此继续留下……等待他的只有眼睁睁看着保安被畜生蚕食,然后大门被迫,畜生一涌而出。

    到了最后抉择时候,胡晓东目光紧蹙,手里钢锥被他捏的咔咔作响。

    终于……胡晓东深提口气,他似是做了很大努力开口回了句:“兄弟,对不起了!!”

    丢下这句话,胡晓东头也不回便是走了。

    他不敢回头去看身后保安模样,他怕自己看后就再也没法挪动脚步。

    确定胡晓东切实离开后,保安面上不由是露出丝欣慰笑容。

    哈~到底是走了啊!这就对了嘛,何必为了我这个死人浪费时间。

    兄弟们,你们加油吧,兄弟我能为你们做的也就这些了,希望我的牺牲能为你们铺平前进道路,也希望你们……啊~呃`啊……

    痛苦的嘶吼再次传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胡晓东离开缘故。

    他这一走,畜生们陡然间变的躁狂起来。

    估计是觉着美味减少,畜生们愈发争先恐后。

    美食现在就保安一个,可畜生那么多张嘴等着享受,他们现在不抢还等到什么时候?

    躁动的畜生几乎是瞬间把保安包拢。

    它们上手的上手,动嘴的动嘴,或拉或扯,或撕或咬,保安现在就是待宰的鱼肉任由他们凌辱。

    可即便如此,保安也是依然没有任何放弃念头,他的双手始终死死抱着铁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