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三十九章 楼道激战(二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六百三十九章 楼道激战(二十七)

    分兵两路,老徐等人开始探查。

    就近靠上身侧一间房子,房子大门紧闭,老徐和之前雷瞳一样,着手扭动门把。

    结果也是同样没有反应,大门被锁死了。

    温天明见状,很自然跟进句:“要不要给他打开?”

    摇摇头,老徐随即招手,示意队伍继续向前推进。

    打开?没有必要。

    现在这个节骨眼,己方没必要给自己找麻烦。

    大门锁的好好的,没必要破坏,尤其是在己方没有钥匙状况下。

    之前雷瞳蛮力破坏房门那是迫于形势没有办法,他为了给老徐提供有效支援,尽快封堵铁门,解决前方阵线危机不得不采取这样激进手段。

    但眼下……情况大为不同。

    现在大门已经被封堵,靠着一屋子材料加上那些个畜生死尸,前面铁门已经是被围堵的满满当当相当安全。

    畜生虽然数量众多,但想靠蛮力冲击进来还是不太可能的。

    所以眼下新军并不需要额外封门材料,也就不需要去做破门这种事情。

    再说了现在破门也是吃力不讨好的事儿。

    一,费力,现在这门就算再怎么不顶用,想要弄开也是得是些力气。

    可对新军队员来说,力气是他们目前消耗最大的。

    之前来时路上他们没的选择,必须全力以赴,应对畜生随时杀到危机。

    现在没必要情况下,还是能省一些就省一些。

    毕竟,未来会怎样,他们都不得而知。

    他们应该把有限力气保存,以防止后面突发事情发生。

    二,这门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很好防护。

    屋内有啥情况,老徐他们不清楚。

    虽说靠着在外聆听可以了解一二,但终究存在变数。

    这屋门只要不打开,你永远没法确定内里有啥。

    万一说门开后,内里有丧尸,或者说内里窗户有破损,这都将给目前还算稳定局面带来变数。

    这是老徐绝对不愿见到事情。

    包括他,雷瞳,胡晓东在内,近半个小时战斗叫他们消耗太大。

    他们需要一个缓冲时间来进行调整休息。

    其它队员同样如此。

    所以,己方实在没必要给自己找麻烦。

    真到了需要时在破门也来得及。

    眼下,还是让他们保持原样吧,免得破门带来啥不必要危机。

    听了老徐回答后,温天明没有多言。

    一来他对老徐这个决议没啥意见,面前这扇门破与不破,并不关系音源,所以他无所谓。

    二来,之前老徐重提保安老刘的事儿,再次是勾起了温天明的悲愤。

    时下,温天明心绪不是太好,他的心思更多是和老刘死联系在一起。

    这些徐仁杰自然看在眼里,只是对着这些他没有太好给对方调节办法。

    战场战友战死是没法避免事情,如何调整战场各种打击造成负面情绪也是每个新兵必须学会的能力。

    这没有人可以教,这是个人需要学习东西,也是新兵必须经历成长过程。

    确定门无法打开后,老徐立马带着队伍继续朝前推进。

    虽说现在他们很安全,但这安全是暂时的,至少在没有彻底清查这片区域前,没有所谓安全可谈。

    继续前进,朝前走了几米,所有大门全都是紧闭没有开启。

    这个结果多少有点出乎徐仁杰意料。

    不过没开就没开,只要这一情况不影响他们安全就好。

    而老徐这边进展同时,旁侧雷瞳那对也遭遇同样情况。

    整个四楼大门全是关闭的。

    而老徐在走了一段距离后,队伍脚步再次停下。

    这回停下不是单纯因为屋门问题,更重要一点是这间屋子是音源发起地。

    听声确定情况,老徐这厢一道位置,立马是在外辨识出了相关情况。

    温天明则是更为直接开口:“徐队,那噪音源头就在屋里啊。”

    无需温天明提醒,徐仁杰自然知道音源在屋内。

    老徐没有答话,后面胡晓东点头应了声:“嗯,没错,音源是在里面。”

    “那咱们赶紧破门进去破坏吧!”温天明不出意外来了这么句。

    他的着急心思显而易见。

    他现在一心想要完成老刘心愿。

    扭脸瞅了眼身后温天明,见着后者急不可耐着急眼神,徐仁杰再次摆摆手:“现在还不到时候。等廊道确认完再说!”

    丢下这句,徐仁杰下意识扭了下屋门把手。

    他希望这门把手可以打开。

    但结果……并没能遂他愿。

    这房门还是紧锁不能开启。

    也难怪,如果说这音源真的是某人故意开启,那是要将大门关死。

    否则,随随便便叫人进去,那他做这些还有啥意义呢?

    听了老徐的吩咐,温天明照旧没有多言。

    饶是他心理强烈想要破门。

    但该给的解释之前徐仁杰已经给过了。

    现在他再说,也不会改变什么,顶多是叫人家把情况重新重复遍。

    门既然开不了,那就暂时搁置。

    老徐态度明确,在没能彻底解决目前危机前,他不会去处理音源。

    都走到这步了,音源的关闭早迟并不会改变什么。

    这不是音源爆发初期,你早点关闭能够减少畜生听到过来概率。

    老徐他们走到这边花了近半个小时时间,加上前期在馆内折腾的,前后差不多要快四十分钟了。

    四十分钟的高音,这足够吸引城市所有畜生了。

    所以到了这个节骨眼,老徐反而不用那么着急去破坏音源了。

    早晚几分钟功夫已经没法改变大局。

    他现在只要到了音源发起地,确定可以将之破坏就算不幸中万幸。

    既然早晚破坏音源已经无法改变大局,那就没必要冒进。

    还是采取相对稳妥办法给廊道确认清楚,没有威胁后,再安心处理破坏音源较为妥当。

    这样也可以最大限度确保己方人员安危。

    时下相较于音源搞出的动静,徐仁杰更加关心的还是队员安危问题。

    坦白讲,对新军而言,他们目前任务重点也是从最早过来音源发起地破坏音源,变成了想法活下去。

    松开手,老徐眼望前方,随即再次是冲后胡晓东,温天明发号施令道:“走!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