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工厂劫难(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六十四章 工厂劫难(三)

    见得老林等人面色凝重的从厂区走出,唐小权立刻是意识到情况不妙,并在第一时间迎了上去。

    待得汇聚到一处,老林赶紧是将适才所见所闻与面前的一众和盘托出。

    一时间,场面变得压抑了起来,每一位幸存者皆是感到了问题的严重。

    尤其是唐小权,登时便是陷入了无言的沉思之中。

    毫无疑问,根据老林所描述的情况,不管是大门还是仓储室的木门皆是由外力撞击所致,加之储水槽的破坏,所有的一切都在表明一个问题:

    这些“事故”应该是因人而起,而非是丧尸。

    为什么呢?道理非常的简单。

    首先,不可否认丧尸的确有能力撞开大门,但就大门的毁损状况来看,其门栓部分几乎是整体脱落,这绝非是丧尸力道可以完成的事情。

    所以唐小权有理由相信,造成这些的祸首十之**是悍然闯入的汽车。

    其次,储水槽的破坏也很蹊跷,要知道丧尸袭击的目的,只会有一个,那就是嗜血和食肉。

    可储水槽这里即没肉又没血,如何能招起畜生们这般大的仇恨呢?

    所以,同样是很显然,干这活的非尸而是人。

    不过唐小权虽然分析出了以上,但还是有一点叫他想不明白。

    那便是,“中坤纺织”地处偏僻,一般人没道理也没可能找到这儿。

    可若是因此说这是场有预谋有组织的突袭,似乎又有些牵强,毕竟“敌人”如果要进攻,那为什么非要迟迟等上2个月才采取行动呢?

    况且,唐小权也实在想不出,己方这所基地有什么值得所谓“暗处”敌人如此大费周章的地方。

    所以,这般“碰巧”的“剧本”唐小权是不大相信的。

    除此之外,更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时间。

    诚如老林分析的那样,袭击发生的时间距离现在应该已经过了十几个小时。

    在如此慢长的时间里,“敌人”想要荡平“中坤纺织”这样规模的厂子,简直是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看来厂区里的幸存者十之**已经……

    唐小权没敢朝下细想,但从偌大个厂子到目前为止连个人影都没见着的现实不难判断,他们八成是“凶多吉少”了。

    好在自己当初在罗列外出搜寻计划的时候,把己方全员都罗列了进来,不然眼下……

    下意识摇头的同时,唐小权也是暗自慨叹自己的明智,只不过他这头刚刚摇到一半,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继而面色陡然一变,两只眼睛也旋即跟着变大了起来。

    “尉泱!!尉泱没随队出来!!”

    从冷静到失去理智,有时仅仅需要一秒。

    此刻的唐小权便是在真真切切演绎着这样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走!老林,咱们立刻出发!”

    没由来的一声催促,正在小声议论中的众人皆是被唐小权这略显莫名的话语给搞的一愣。

    什么情况?这还什么都没商量呢就立刻出发?老林很是诧异的紧盯面前年轻人的眼睛,似乎是想要从其中看出些什么。

    毕竟,从他对对方过往一系列缜密且谨慎的表现来看,他怎么也不能相信唐小权会在这般“厂区内部情况不明朗”的状态下,选择贸然行动。

    可是看对方面上那毅然决然的神采又不似在说笑,一时间林俊夫也是摸不着头脑,当即不太确定的问道:“小权,我们是不是应该再商量一下?就这么进去会不会……”

    “不会!!”干净利落,唐小权几乎未等老林把话说完,便是斩钉截铁的将之打断。

    很显然,如此焦躁的处事风格明显不符唐小权的性格,老林不傻,虽然他尚不清楚年轻人缘何产生如此大的情绪波动,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对方确实出现了问题。

    只可惜,老林的疑惑还未得到求证,便是在王强,大壮的强烈附和下,宣告瓦解。

    “走走走!我刚就说没必要回来,咋样老林,我没说错吧!”王强扬着脖子,扯着嗓子,大有种狐假虎威的感觉。

    而大壮则要显得沉稳的多,他没有过多的废话,只是兀自提起斧子,然后拍了拍老林的肩膀。

    这个意思已经相当的明显了,大壮这是在用无声的言语告诉老林:“别多想了,走吧!”

    眼见着失控的唐小权,跃跃欲试的王强,满心复仇的魏大壮三人走到一起,林俊夫立刻是意识到此时自己饶是把嘴皮说烂也无甚太大作用。

    索性也是把心一横,在对老赵交待了几句注意事项之后,便是舍命陪君子的迈出了前进的步子。

    4个人快步来到门前,在近距离亲眼见到大门损毁的模样后,唐小权本就焦躁万分的心,此刻更是如热锅上的蚂蚁混成了一片。

    厂区内照例是死寂一片,没有人影,也没有声响,唐小权习惯性的着目扫视了一圈。

    他并未发现血迹,这多少是让他混沌的心绪稍稍平复了些。

    4个人,继续快步前行,而随着队伍不断的挺近,老林也是愈发紧张了起来。

    毕竟,应付一个易受刺激的大壮就已是件难事,眼下还多了王强和唐小权,这着实是叫林俊夫觉着头皮发麻。

    一想到待会可能出现的“刺激”场景,老林便“血脉喷张”的不能自抑。

    希望这几个家伙,到时别出乱子。兀自做着检讨的功夫,老林随着队伍却已然是行到了主体厂房的跟前。

    此时主体厂房的大门完全打开,同样,按照规定,为了防止丧尸犬的攻击,这扇门理应也是紧闭关合的。

    而此刻大门洞开,既是意味着,厂区最后的防御也宣告瓦解。

    这下可是叫的唐小权绝望了,女孩熟悉的面孔开始不可抑止的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下一秒又是变成了血红一片。

    唐小权浑身都在颤抖,持器的右手好似铁钳般紧紧握着手里的武器,隐隐听来似乎还有指节攒动的声响。

    老林察觉到了身旁年轻人的异样,惊诧之余,当即便想开口询问,可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还未及他开口,唐小权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