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四十六章 楼道激战(三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六百四十六章 楼道激战(三十四)

    小头目的反问叫中年人心理一阵火气。

    倘若搁着之前,他绝对是妥妥就要爆发了。

    不过时下他心理装着另外事情,便是未有对小头目的迟钝做出斥责,小头目也是万幸躲过了一截。

    “我问你,这警报声是不是停下了?”

    听清中年人提问,小个儿吐了口气。

    还好不是要他做啥危险事情。

    小个儿眼下已经是从最初愕然中回过了神,当下他十分肯定回道:“是,队长,你说的没错,这警报声停了。老徐他们应该是顺利完成了任务。”

    讲到这里,小个儿也是觉着不可思议。

    外面啥情况,他虽然没有出去,但在门口那是听的清清楚楚。

    老徐他们之前在门前战斗,以及外面嘶吼,甚至队里痛叫都是一点不差落在他的耳里。

    光是听着那些动静就已经叫他心惊胆寒几次想要逃离,可以想象外面战斗的残酷。

    说实在的,在他看来,老徐他们这次出去完成任务基本就是笑话。

    他从最开始就认为老徐那边是脑袋被驴踢了居然想起来跑出去做这项任务。

    这哪里是做任务,这根本就是活腻歪了去赴死。

    事实也证明,他们在外面行动并不顺,听动静几次都是要团灭似的。

    可就是这样一个不被看好的队伍,居然……警报声真的被他们弄停了。

    不管心里是否愿意,老徐他们这次行动最终还是叫小头目震撼。

    而同样震撼的还有中年人,在得到小头目确认后,他沉默了。

    本来他吩咐老徐他们行动也仅仅是无奈之下不得已举动。

    这是他手头唯一可以动用的力量,除此之外,中年人别无他法。

    饶是他自己把新军这些人派出去也单纯就是碰碰运气。

    这帮人是徐仁杰招募组建的,这在招募伊始中年人就一直是出于反对状态。

    他怕徐仁杰拉扯队伍跟自己对立,毕竟,对方的能力一直是中年人忌惮警惕的。

    即便后来队伍组建过程中中年人一直是有安排宏利新跟着老徐做监督,但中年人始终未有放松对老徐及他组建新军的戒备。

    所以音源一起,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老徐新军。

    对方队伍能不能胜任这个任务中年人并不关心,他当时算盘打的很好,新军留在场馆,除了浪费粮食,给自己造成不必要威胁外,并没有实际价值。

    至于徐仁杰给他说的要给新军训练怎么怎么样,将来如何如何,这些都非是中年人在意的。

    日后太多,他只争朝夕。

    警报响了,场馆受到巨大威胁,能不能有以后都是两说,这个节骨眼把新军派出去好歹是解决问题一个法子。

    至于成功与否那就看老天爷的了,就算真的新军没能完成任务交待在外面他中年人也不会有任何损失。

    大不了就是音源警报继续,反正这本就是事实。

    但新军行动失败被团灭后,他至少可以少了每星期需要供给新军口粮。

    如果非要说新军团灭中年人有啥难过的话,那同样是新军离开前他们把本来分配给他们口粮全部消灭了。

    可这些现在看来都没啥意义了,外面音源停止证实了中年人的冒险是值得的。

    他付出的一个星期口粮为他换来了太平,和音源破坏想比,中年人给新军提供一星期口粮算得了什么?

    如果音源不被被坏,他这条命怕是都丢。

    算起来,中年人同样不得不佩服老徐此人。

    他所招募的新军队伍居然真的可以胜任这么难的任务。

    要知道整个队伍从筹备开始到投放实际战场才多长时间?

    他竟然真的带着那帮新兵担子搞定了这看似根本不可能任务。

    这样家伙能叫他活吗?

    中年人在经过最初兴奋后,脑中不由开始考虑这个问题。

    徐仁杰能力太强了,这次任务回来后,他在场馆人心中地位肯定是更高一筹。

    正所谓时势造英雄,越是危难时刻越容易产生叫人敬仰英雄。

    中年人肯定不会说徐仁杰是英雄,但问题他不认为,其它人可未必。

    单就现在这个局面……很明显一点,音源被破坏了,体育馆也仅仅是暂时安宁,不过实际困境并未解决。

    他们依然是被畜生围困,未来还面临很多问题。

    譬如行动自由,物资补给等等,这些如若得不到解决,体育馆便是谈不上真正安宁。

    而要想解决这些问题,中年人自认自己没能力,倒头来他还是需要依仗徐仁杰这个有经验人。

    但徐仁杰现在就已经足够叫他头疼,这个家伙不是个叫人喜欢的主,他不似宏利新和稽查管理队队员那般好掌控。

    这货经常是会给他中年人带来种种麻烦,提出各种令人着脑要求。

    不过不管怎样,之前中年人好歹是靠着手段还能约束徐仁杰。

    可待这次任务结束,这个家伙顺利带队回来,他还能控制住对方吗?

    中年人对此不得不抱以大大问号!

    几乎可以肯定,这次得胜回来,徐仁杰肯定今非昔比。

    他的壮举绝对会在下面幸存者间流传。

    到时候,那些个刁民势必会将其塑造成英雄形象,没有人会把这份功劳落在他中年人头上。

    不止是下面那些刁民,饶是自己的亲卫军稽查管理队队员怕是都会对徐仁杰这个家伙顶礼膜拜。

    这种局面可不是中年人想要预见的。

    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徐仁杰的上位对他而言绝对是个不小威胁。

    徐仁杰啊徐仁杰,你倒还真是有够能耐!看来之前我还是小瞧你了!哼,既然你这么能耐,你还是死在外面别回来最好!!

    眼神微眯,中年人面色变的阴冷。

    徐仁杰固然厉害,也的确是现阶段他急需的人才。

    可是很明显一点,徐仁杰再怎么厉害,如果不能受他中年人掌控……那这种人他宁可不要。

    搁着一个比自己能耐大,且随时可能波及自己权利地位人在自己地盘,这种日子中年人心理没底。

    既是如此,他不禁是开始诅咒徐仁杰最好在这次行动中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