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五十二章 楼道激战(四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六百五十二章 楼道激战(四十)

    德里克突然插口也是叫徐仁杰这边有些意外。

    老徐同样是预料到自己话语会叫叶昊那边队员情绪有所起伏。

    可没想到这起伏未免来的过于直接了。

    不过透过此点,徐仁杰也是推断出叶昊那边麻烦人物是谁了。

    德里克?对于这个结果,徐仁杰多少感到意外。

    在老徐自己原本推断中,他开始想着会给叶昊造成麻烦队员应该是王强。

    毕竟王强“前科”摆在那儿,尽管过去一段时间因为杨雪事件后他变的成熟,“安静”了许多。

    但面对己方这次冒险危机行动,年轻人恐怕难以保持冷静心态。

    如果叫老徐选择对他们行动会暴动队员排位,那魏大壮首当其中排第一,第二便是非王强莫属。

    只不过这次老徐显然是判断错误的。

    不管王强过去脾气怎么暴躁,性子如何急,但在这次事件中,从头至尾他都变现的足够冷静。

    尽管在得知老徐等人冲出场馆深陷畜生围拢性命堪忧时他也表现的着急,但总体而言,王强行为举止都还算克制。、

    不仅如此,在德里克对叶昊决断做出过分攻击言论是,他还仗义站出替叶昊说话。

    所有这些都是完全和过往王强行事不同的。

    所以老徐对王强的判断无疑是错误的,有失偏颇的。

    不过这些现在都不重要,眼下徐仁杰已经清楚了“麻烦”对象。

    “小德,你不要着急,我话还没说完呢。我刚才怎么跟老叶说的,你没听见吗?我们这边的事儿,我们自己会解决。明白吗?”

    德里克现在哪有功夫听老徐跟他整这些大道理。

    他满心只想搞清楚老徐他们遭遇了什么麻烦。

    所以对于徐仁杰提出问题想也不想随口应付了句:“哎呀行了老徐,你说的我都听到了,我知道怎么做,你赶紧告诉我们,你们那边遇到什么麻烦了!?”

    无奈摇摇头,德里克的回答徐仁杰怎会听不出是年轻人的应付言辞?

    只是现在过分追究毫无意义,徐仁杰自己也清楚他身处囚笼,鞭长莫及,眼下给德里克说再多也无济于事。

    考虑到场馆内还有别的弟兄,为了不叫洪涛,郭老四多想,老徐必须尽快结束通话。

    “我们这边目标在楼栋四楼,我们把过道大门给封堵了,这样外面丧尸没法攻进来。不过这样做,我们的退路也被封死了。所以暂时我们只能待在场馆内。你们不要担心!明白吗?”

    说是待在场馆内,那不过是叫外面队员安心的安抚之言。

    实际徐仁杰等人现在现实实际就是被困在了场馆内。

    不过这种大实话老徐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给外面队员说呢?

    他之前是打算给外面队员实言相告,但很显然这里的实言是有选择的。

    徐仁杰不可能也不会那么坦诚把己方所有实际告诉外面弟兄。

    尤其是在德里克这样情绪不稳状态下。

    老徐给外面队员实验相告主要目的还是让弟兄们能安稳心态,不要过激行事。

    他徐仁杰自己这边因为不得已原因已经是被困囚笼没有办法,他可不希望其它队员在因为他们的事儿遭受不必要牺牲。

    只是徐仁杰这有意为之的婉转明显过于苍白。

    还是大句话,大家都是成年人,没有谁是白痴。

    这个局面,老徐话里透出真实处境不用他道明,队员心理都清楚。

    “老徐,我就问你们一句,你们现在情况到底怎么样?你们安全吗?”

    德里克不出意外开始混乱。

    徐仁杰没有多想,更没做任何规劝,他知道这个时候给年轻人说再多规劝话语都不如直截了当给他句肯定。

    “我们很安全,要不然你觉着我会主动联系你们吗?”

    徐仁杰这句话回答倒是很有水平。

    德里克听了一时半会没有接上茬。

    “我给你们说这些,就是怕我们半天没出去你们会担心。我们在场馆四楼虽然暂时被困,但性命无忧你们不需要过度解读。至于说出去问题,等我们修整后,会对楼栋进行排查,看看有没有其它路径可以走。”

    这是实话,徐仁杰心下就是这么想的。

    尽管之前他们已经对整个楼栋进行过排查。

    但那仅是陷入对丧尸排查。

    至于说楼栋内是否有其它可以离开通道,这个徐仁杰还要做更为详细探查。

    毕竟,留在这楼栋四楼,虽然安全,但并非长久之计。

    待在这四楼也仅仅是叫他们可以避免外面那些嗜血畜生追猎,但他们若是想真正活下去那就还是得想法离开楼栋。

    不过呢,这件事儿是接下来事儿。

    老徐现在需要给队员休息调整时间。

    之前经历他们消耗太大,就算是要突围逃跑那也得养足精力。

    否则以他们队伍目前疲惫状态,突围根本就是个笑话。

    见得德里克哑口,叶昊适时探出手掌,示意道:“小德,把手台给我,我有事儿要跟老徐说。”

    德里克的确有事情要问德里克。

    当然,更重要一点,这手台搁在德里克手里叫他心理总是难安。

    因为手台在叶昊自己手里,该问什么,该如何问,他叶昊都可以自行掌控。

    可在德里克那边,年轻人心态失衡,不会去讲分寸,更不会考虑太多。

    叶昊担心德里克问了什么过激问题叫徐仁杰为难。

    叶昊并不担心老徐那边说话言辞,作为团队指挥,叶昊相信以老徐能力肯定知道这个节骨眼该如何规避敏感话题。

    可他知道如何规避,却未必架得住德里克打破砂锅问到底。

    所以这个时候叶昊必须出面干预,不管怎样,他要尽可能减少德里克与老徐直接对话机会。

    只有这样才不会叫徐仁杰为难。

    看了叶昊一样,给老徐说的一时哑口的德里克下意识将手里手台交到叶昊手里。

    接过手台的叶昊没有任何犹豫,他当下抽回手臂,那速度之快,似是怕德里克会反悔似的。

    不止如此,为了避免德里克多想其它,抽回手臂的叶昊紧接便是拿起手台向徐仁杰抛出自己心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