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工厂劫难(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六十五章 工厂劫难(四)

    “尉泱!小尉!尉姑娘!”

    声嘶力竭的呐喊,唐小权的此般寻声耐喊一出,老林心下所有的疑惑也应时得到了解答。

    原来年轻人是因为心忧小尉的性命而表现的这般失去理智。

    作为过来人的林俊夫能够理解年轻人的心思,要不怎么说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

    虽然他也知道小唐目前还是处于单相思阶段,但这也足以让其为爱疯狂了。

    “小尉!小尉!你在不在啊!”唐小权依然在那徒劳的做着努力,可他费劲呐喊了半天,除了换回些许回声,便是再无其它。

    怎么办?老林有些担心唐小权的状况,他怕万一尉泱有个三长两短,后者真会受不了打击因此沉沦下去。

    除此之外,厂房内诡异的气氛也是老林忧虑的另一方面,因为不知为何,他隐隐感到了一丝阴寒之气。

    “喂,小唐,你怎么了?”

    大壮的质问将思虑中的林俊夫拉回了现实,他下意识的望了唐小权一眼,但见后者直愣愣的呆在原地,就好似是被抽掉灵魂一般。

    该不会自己的担心这么快就应验了吧!惊骇之余的林俊夫赶紧是随着大壮的脚步齐齐的凑到了唐小权的身旁。

    谁知,还未待他二人开口,唐小权高抬的右手却是缓缓指向了前方。

    林俊夫浮起了丝不详,他慢慢的移动目光,继而顺着唐小权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登时其眼眸陡然放亮,整个人也是如唐小权般僵定在了原地。

    血,红艳艳的血,虽然已经干涸,但沁在地表,还是叫人心生胆寒。

    而顺着血迹继续上移,一具无头的男尸正横躺在那儿,些许蚊蝇盘旋其上,场面之惨,令人不忍直视。

    “这是……”王强想到某种可能,但旋即他又是掩口不语,继而擎着抹不太确定的目光移向了身侧的老林。

    老林已经完全木然了,一双大手好似筛糠机般抖个不停,虽然王强没有把话言尽,但他怎会不知他要表达的意思?

    花格子衬衫,沙滩短裤,这不是王俊发还能是谁?

    以着难以为继的步伐,老林一步步的走到死尸的身旁。

    头是从颈部生生割裂的,这该是多么血腥残暴的混蛋才能做出如此令人发指的事情。

    老林挥手掸去围绕在王俊发周身“吟吟”作响的蚊蝇,刚要俯身,却是又听见嘎吱嘎吱的响声。

    他快步循声走去,很快便是找到了声音的出处。

    那是一个头颅,一个眼窝深陷,已经没了生气的头颅。

    头颅之上不断切齿的嘴巴,似乎是在诉说着什么,饶是它无法发出声音,但透过其不能瞑目的双眼,还是能看出他对其悲惨命运的控诉。

    “老王啊!”林俊夫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悲苦了,一行清泪顺着眼角落了下来。

    作为救命恩人,作为末世最为艰难时刻,与之相扶相守的人,老林对王俊发的感情绝对不是一句两句简简单单的动情之语便能涵盖的。

    或许在旁人眼里,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

    或许在旁人眼里,他们也没有想象中交流的那么频繁。

    但于他们二人而言,在其内心深处,其友谊却是比之亲兄弟还要亲上百倍,万倍。

    那是绝对可以堪比磐石的过命之交!!

    算起来,林俊夫还要比王俊发年长上几岁,虽然现在用白发人送黑发人有些不太贴切,但事实上,对老林来说,王俊发的死不亚于走了个弟弟。

    究竟是谁害了你!?究竟是谁对你下了这般毒手!?是谁?是谁?究竟是谁?

    林俊夫兀自喃喃,最后竟是变成了仰天长啸。

    而就在老林这厢为着王俊发的惨死,歇斯底里,打抱不平之际。

    空气中隐隐又是传来了一袭声响,不,准确来说,似乎是有人在……呼救!!

    “小唐!是你吗?救救我啊!救救我!”

    “小尉!是小尉!”王强率先反应了过来,而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原本还颓然无力的唐小权立刻是如打了鸡血般“原地复活”。

    “对,没,没错,是小尉!小尉没死!哈哈,小尉还活着!”

    地狱到天堂,如获新生般的唐小权按捺下心中的喜悦,提步便是朝呼救的方向跑去。

    而见着他这一动,大壮,王强也不敢耽搁,赶紧是拖着正处哀思中的老林紧随其后的追了上去。

    很显然,从适才声音发起的地方,唐小权可以断定,尉泱目前所处的位置应该就在幕帘后的2楼。

    而从其焦怯的呼救来看,她似乎还处在危险之中。

    一想到女孩恐惧骇然的面孔,唐小权的心下就如刀割般疼痛,由此,他的脚下也是在不自觉中又是加快了几分。

    “小唐,我在2楼!在2楼!”

    尉泱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但唐小权的心也越来越紧张。

    终于在他的全力冲刺下,他顺利的冲到了幕帘的底下。

    着手掀开幕帘,唐小权提步走了进去,谁曾想还未待他提步上楼,熟悉的撞击之声便是飘进了他的耳际之中。

    丧尸!!不会错的,能发出这般连串的撞击,外加慎人的低吼,除了丧尸,不会有第二个物种。

    该死的!!唐小权从未向现在这般火急火燎,也从未向现在这般想要杀戮。

    手里的短刃已经被他捏的啪啪作响,脚下的步伐也如风驰电掣般疾奔而行。

    10秒,或者更短,总而言之,2层楼梯,唐小权仅用了短短数秒便是将之跑玩。

    这搁在过往,于他这样的身手,显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但是眼下,为了尉泱……

    这大抵就是所谓的“为了爱可以奋不顾身”吧。

    待得其冲入廊道,唐小权顾不得喘息,提着短刃就愈上前救援。

    可其前冲的身形还没迈出半米,却又是怔怔的定在了那里。

    唐小权不动了!手里的刀也软软的垂了下来。

    与此同时,急吼吼追击而来的王魏林三人也是忙不迭的从楼道里窜了出来。

    而他们在行到唐小权的身旁之后,也同样是圆睁着双眼,呆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