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七十七章 现实推测(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六百七十七章 现实推测(五)

    抓住目标人物,那是新军所有人共同意愿,也是解决问题至关重要一步。

    此事如若能成,对整个新军,乃至体育馆上下几百口子都是意义重大。

    一行人跟在温天明身后,浩浩荡荡。

    没人手里都拿着家伙,大家伙解释兴致高昂。

    所有人都很期待此次破屋最终结果。

    温天明无疑是众人是情绪最浓的。

    从推断出目标人物可能存在这件事儿伊始,他就每一刻不在想着给对方揪出来。

    他对这家伙的愁怨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清的,也非是其它队员能够体会的。

    眼睁睁看着保安用自己身体堵住群尸,眼睁睁看着保安被群尸撕咬他却无能为力……温天明时下一静下来脑中便是回荡着保安被畜生撕咬时痛叫发出的吼喝。

    这些事情本不该发生,所有这些全都是那该死的幕后家伙干的好事儿。

    温天明不管他有怎样借口,冤有头,债有主,你和谁有愁怨你就找谁报去。

    为什么要牵连其它人?

    难道说整个体育馆人都和你有仇吗?

    你有什么资格让场馆几百口子为你的愁怨买单?

    相关事情等给对方从屋里揪出后,温天明要当面向对方“讨教”。

    他要看看究竟是怎样一个混账能做出这种无耻事儿来。

    “就是这间!!”温天明手指面前房子道。

    看了眼房间大门,这个屋子仅有一个木门,想要破产并不困难。

    只是望着个木门,徐仁杰不禁是有些疑惑。

    他所疑惑事情也很简单,那就是……对方真的会在这样一个防御不严地方待着吗?

    换位思考,如果他是目标人物,就算是抱着和体育馆同归于尽想法,那也该找个相对安全地方待着。

    不为别的,至少有个铁门做阻挡,音源响起,畜生不至于轻松破门。

    毕竟,四层是音源地界,音源一响,群尸乱入。

    尽管畜生都会冲着音源所在地蜂拥,但谁能保证他们不会乱入其它房间?

    这个时候仅靠一个木门想要挡住群尸还是存在一定风险的。

    况且四楼也不是没有防盗门屋子,对方为何要放弃安全系数更好防盗门屋子,反而进入这样一个木屋呢?

    在音源真正彻底发挥威力前,目标任务不是应该最大限度保证自己存活,以预防特殊状况发生?譬如他们新军这般入侵破坏?

    或者说对方认定了没人可以突破到四楼,所以对生死也就无所谓了?

    摇头甩去脑中乱七八糟想法,徐仁杰目光重新落定面前屋子。

    管对方怎么去想,一切结果只要破开这件房门就都清楚了。

    “雷子!”徐仁杰吩咐句。

    雷瞳闻言立马心领神会。

    提着撬棍,雷瞳行到门边。

    他扭脸吩咐句:“都往后退,待会门破后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靠近,明白吗?”

    这席吩咐,雷瞳自然是对温天明等新兵吩咐的。

    这么做,主要是为了避免内里目标人物采取反之措施。

    毕竟,己方在外面搞出动静,内里肯定有所察觉。

    被逼绝境对方,难保不会过激行动,与队伍拼个鱼死网破。

    特别是枪支,对方如果有枪,那就麻烦了。

    他在屋内,据点攻击,己方要想对付他还真不容易。

    只希望心下所想那些糟糕状况别发生吧。

    待得队员都退后后,雷瞳这才开始操作。

    没有着急立马动手撬动,雷瞳先行贴耳进行确认。

    虽然之前温天明各种肯定,确认,但雷瞳做事还是习惯于自己掌握实际。

    接下来他的动作看似就是个简单破门动作,整个撬开撬下就ok了,毕竟只是个木门,很容易搞定。

    但问题……这件事儿实际的方面太广,很多细节东西你不得不考虑。

    譬如对方会不会铤而走险?

    被逼无路情况下,人可是啥事儿都能做出。

    旁的不说,这家伙真要是给屋里窗户破了,给外面畜生放进来,那可真就麻烦了。

    徐仁杰之前吩咐队员提出搬出的物资就是为了应对这种突发状况。

    所以,还是提前摸下屋内情况比较妥当。

    见得雷瞳附耳贴在门板,大家心都提了起来。

    尤其是温天明,他两个眼睛紧紧盯在雷瞳身上,就跟雷瞳身上有啥魔力似的。

    楼栋内外畜生搞出的动静照旧影响雷瞳判断。

    不过雷瞳很有耐性,他尽可能将这些屏蔽,去寻找那些对其有用线索。

    时间分分秒秒的过,雷瞳听了差不多将近五十来秒样子,终于是挺正腰,撤回身子。

    “怎么样?雷子,有什么问题吗?”

    见得雷瞳这边动作一停,温天明立马凑上询问。

    闻及此言,雷瞳眉头蹙起扭脸冲后扫了温天明一眼,罢了非常严肃低喝了句:“我的命令你忘了吗?我说了没有我和老徐命令谁也不许擅自靠近,你现在这是在干什么!?”

    也是没想到雷瞳这么大反应,温天明不禁有些愣神。

    的确,雷瞳这般反应看起来是有些小题大作,但也确实是必要举动。

    令行静止,在战场,无论任何时候都必须绝对尊崇这个条例。

    这是一只队伍能否存活至关重要一点。

    指挥官的命令或许有时会有问题,但下面队员不服从命令才是最致命的。

    “我,我过来就是想问问你这……”

    “回去!!你的问题待会我在跟你算!!”

    雷瞳不客气打断温天明话,完了手指后方厉声喝道。

    在这个问题上,雷瞳分寸不让。

    被雷瞳这般喝止,温天明张张嘴巴,想要开口再说些什么,但瞧着雷瞳那圆瞪的双瞳,温天明还是识趣给到嘴话咽回去了。

    目送温天明退回到队中,雷瞳回正身子。

    这时老徐才开口发问:“怎么样?里面听到什么动静了没?”

    轻吐口气,雷瞳肃穆摇摇脑袋。

    点点头,雷瞳的反应老徐并不感到奇怪。

    适才听了温天明肯定,以及他的言辞举止,在加上他对现世分析,说实在的,徐仁杰对温天明给出的东西并没有报太大希望。

    不过,既然旁的队员都没给出结果,那不妨就死马当活马试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