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八十二章 现实推测(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六百八十二章 现实推测(十)

    本来就对对方一头恼火,没想到这货不收敛居然还想着反杀逃脱,最重要还是采取偷袭手段。

    所有这些都是雷瞳所不能容忍的。

    当然最主要叫雷瞳不能容忍的依然是这货背地里做的那些龌龊事。

    就因为自个儿屁事就给整个体育馆拖下水,这种人就两字……该死!!

    越想雷瞳越来气,当下恶从心头起,怒向胆边生,雷瞳索性提起拳头,照着对方脸颊就愈扇打。

    或许是见着雷瞳碗口大拳头被吓到了,对方不禁侧目冷哼声。

    他这一侧目,一抹短发不偏不倚扫早雷瞳拳口。

    感受之下,雷瞳也是愕然一愣。

    而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面对雷瞳转瞬即到的拳头,对方还冷不丁嗯了一声。

    尽管对方可以压制,但那动静还是清楚落在雷瞳耳里。

    拳头是在距离对方脸颊不到半公分地方停下。

    雷瞳怔怔望着面前家伙。

    近在咫尺的距离,雷瞳眸中闪烁着难以置信的惊异。

    也是察觉到预想抡打拳风没有到位,目标人物愣神几秒,缓缓扭正脑袋。

    这一扭转,四目相对。

    雷瞳面色原本的肃然立时舒展,但随即惊愕盘满脸庞。

    “你是……”

    雷瞳突然冒出一嗓引起了徐仁杰,胡晓东注意。

    二人下意识转过脑袋,徐仁杰不放心提刀问了句:“怎么了,雷子?”

    雷瞳半张着嘴巴,似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事情,支吾半晌,方才把肚里后半句问话道出:“你是……女的?”

    惊异话语照旧不是很大,可落在众人耳中还是叫大家伙愕然。

    “女的?”刚刚从适才突然中回过神的温天明,郭老四,洪涛相继冲进屋,进屋正好是听见雷瞳口中支吾问话。

    这席话不可谓不是叫他们惊了一跳啊。

    三人不出意外齐齐将目光锁定在暗处雷瞳挟持控制目标人物身上。

    “你放开我!!”被雷瞳认作女人目标任务扭动身子试图甩脱雷瞳。

    按理说,凭对方力道即便是个男人也别想轻易得逞。

    毕竟,雷瞳力道摆在那儿,他那牛筋在队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一般人想要挣脱谈何容易?

    可问题目标人物一开口,尽管他没有直接回答雷瞳问题,但从其口中道出嗓音动静那可是彻彻底底女音啊。

    鉴于此点,愣神雷瞳在女人挣脱推搡下不自主松手朝后退去。

    退步后,雷瞳通体扫了女人眼,这下是更加确定对方性别了。

    女人,她还真是女人!!

    这个结果出乎雷瞳意料,当然,这个结果同样叫其它队员惊愕。

    谁能想到,他们心心念念想要抓捕揪出的目标人物竟然会是个女人。

    这和众人心下所构建目标人物形象完全不相符。

    在众人心下那个混球怎么着都是个猥琐阴暗,有张叫人一见就恶心脸蛋。

    可见眼下目标……居然会是个女的,这……

    本来还满肚子怨气想要发泄雷瞳,见得对方真实面貌后,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基本是不打女人的,尤其是这个局面,他更加不好动手。

    “女人!?”雷瞳这边不动手退后,其它队员终于是清了对方模样。

    众人愣神功夫,徐仁杰,胡晓东过来了。

    见得徐仁杰过来,雷瞳扭脸:“老徐,怎么样?屋里没事儿吧?”

    虽然女人给雷瞳带来震惊不小,不过时下可不是震惊这些时候。

    “没问题。”徐仁杰摇摇头,两眼紧盯女人。

    对方畏缩在黑暗角落,尽管看起来表现很镇定,但起隐隐颤动身子还是昭显了他的害怕。

    真的很难想象这样女人会做出那种事儿。

    徐仁杰眼睛盯着女人,由于对方身处暗处,他并不能十分清晰看清对方。

    不过不管对方看起来如何羸弱怯懦,在徐仁杰这边都没有松弛,或者说放过对方意思。

    “我问你答,你听见没有。”率先开口,徐仁杰可没功夫陪女人在这儿摆poss。

    要知道他们折腾这么久,目的可不是为了这个局面。

    “嘿,问你话呢,回话。”见女人无视徐仁杰问题,洪涛出声促道。

    然,女人这边还是没有给出任何回应就跟老徐他们不存在似的。

    这个局面温天明看了眉头不由蹙起。

    一开始见到女人说实在的温天明也有点呆愣愕然。甚至有点不知所措。

    不过眼下,经过这段时间调整……温天明心绪渐渐重新回复过往。

    尤其是想到保安舍生取义场面,他面上神采就愈发凝重。

    是对方害死保安兄弟的,这个仇,温天明不能不报。

    所以……“老洪,和这婊子废话什么!?你明摆在跟咱装哑巴!!”

    说着话,温天明提不上前,完了,不由分说操起巴掌就愈落下:“混账玩意!上跟我在这儿装可怜!!不说是吧,不说今天就打到你说为止!!”

    温天明扭曲的面容昭显了他的怒气。

    他这话绝对不是单纯说说吓唬女人,旁的不说就他这一掌,就足够表明他的态度。

    雷瞳或许在意对方性命,因为对方是个女的就不屑下手。

    可他温天明没这番顾虑,一个做了那种事情的混蛋,温天明不认为己方有啥道理对方要怜悯对方。

    眼瞅着温天明巴掌就要落下,他这一掌如果说落实了,那女人可是不好受。

    不过巴掌将落一半,一只手斜侧探出给温天明拦阻下来。

    见状,温天明侧目一看,拦阻动手的竟是徐仁杰。

    对于此点,温天明略感意外,他不清楚徐仁杰这个节骨眼为什么要拦他,该不会说对方有意护着女人?或者和雷瞳一样觉着因为是女人不好动手?

    不管哪样,在温天明看来都是不能理解的。

    复仇的强烈叫他很难接受雷瞳,徐仁杰想法。

    鉴于此点,他不出意外直接了当质问道:“徐队,你这是干嘛?”

    温天明温怒眼神很清楚表明了他的态度。

    对于温天明的愤怒徐仁杰一点都不觉着奇怪,迎着温天明不解目光,徐仁杰淡漠回了句:“先把事情弄清楚,其它融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