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工厂劫难(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六十八章 工厂劫难(七)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dd”并加关注,给《腐烂国度之活下去》更多支持!

    考虑到大壮的实际状况,吴超和阿城担负起了铁门处的警戒工作。

    而至于说余下的幸存者则全都聚集在了主体厂房的一楼,商讨着整个团队接下去的行动方向。

    “那么,小尉,就请你说说厂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吧。”老赵着目望向尉泱,眼神里透着些许歉意。

    毕竟,他也是过来人,他非常清楚一个人在遭受了剧烈打击之后,会有怎样的反应。

    他也非常清楚在这个时候对尉泱提出这样的请求,是多么的残忍和不礼貌。

    但时逢末世,为了生存,有很多事儿你明知不可为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去为。

    这就是末世之道!这就是生存之道!

    果然,在闻听完老林的提问后,尉泱刚刚缓和下来的面容又是在不经意间变得凝重了起来。

    不过在历经了亲眼目睹父亲惨死的事件后,尉泱的内心无疑是成长了许多。

    至少她不会再向过往那般多愁善感,虽然面对死亡屠戮她仍会感到害怕,但她已经有了直面这一切的勇气和力量。

    略微定了定神,尉泱下意识将双手紧蹙在了一起。

    而一见得她做这个动作,唐小权登时便是明白,后者内心挣扎的时刻到了。

    全场一片肃静,所有人都闭紧着嘴巴,没有人催促,也没有人打扰,大家就那么静静的围坐在尉泱的身边,等待着她讲述厂区发生的一切。

    唐小权自然是有些心疼,如果可以,他真不想让面前的女孩去重回灾祸的“现场”。

    可时至眼下,他也清楚,唯有搞清了厂里发生的事情,才能为下一步团队的去留做出决定。

    这是一个相当痛苦的抉择,毫不客气的说,此时唐小权内心深处的踌躇并不比尉泱低,甚至于是更甚几分。

    时间就在这沉闷的氛围下,一点一滴的缓缓流逝着,闷热的空气,叫的每个幸存者的脸颊都是不可抑止的沁出了汗水。

    大约似这般沉寂了3分钟有余,垂首中的尉泱终于是缓缓的抬起了头来。

    “事情的源头是在昨天临近晌午的时候,按照约定你们应该在离开基地1个小时左右和我们取得联系,但……”

    话音一顿,尉泱看了眼老林,然后兀自摇了摇头。

    很显然,尉泱并不清楚,那时己方团队正深陷陆瑞所设的“旋窝”之中,根本无力与他们取得联系。

    但是,这一情况老林并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与尉泱道明,毕竟她刚刚才调整好心绪,如果就这么被打断,耽误时间不说,也会叫尉泱不得不重新进行调整。

    所以,权衡之下,老林选择闭嘴。

    “因为收不到你们的既定讯号,王厂长和大国哥都非常的着急,他俩一直在大门处守着,为着该不该与你们主动联系,也争论了好久。”

    “最后,王厂长放心不下,还是决定和你们进行联系,只是……”

    话音再次一顿,尉泱没由来的叹了口气。

    “看来是没联系上吧,”王强适时的插口补充,他自认为是体会出了尉泱话尾那声叹息的目的,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后者几乎没有任何考虑便是对他的回复做出了否定。

    “不是!老王联系上了!”

    “什么!”此言一出,莫要说是王强,饶是一直竭力保持沉默的唐小权也是在不自禁间讶异出口:“小尉,你是说老王他,他联系上咱们了?”

    “是的!“肯定的点点头,尉泱的神色有些黯淡。

    “md!!该死!!”在见着尉泱给出肯定的答复后,王强着手一掌砸在了自己的大腿之上,旋即紧咬的唇齿间冷冷的碰出了两个字:“陆瑞!!”

    “陆瑞!?”这回轮到尉泱惊诧了,不明己方团队遭遇的他,略显莫名的追问道:“你,你们怎么知道这个人的?”

    “哼!”王强没好气的一声冷哼,然后狠狠的说道:“就那玩意也tm能算个人?他tm连个畜生都不如!”

    答非所问,不过透过王强暴虐的语气,尉泱依稀预见了一些东西。

    只不过未待他确认,老林却是先行一步的叉开话题道:“那么接下来呢?和陆瑞联系上之后发生了什么?”

    将思绪再次回归正轨,尉泱略作调整后道:“接通之后,对方自称在路上撞见了你们,说你们遭遇了丧尸攻击,他们救下了胡哥。”

    兀自点了点头,不得不说陆瑞那帮人的反应还真是很快,看来做这种瞒天过海的勾当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老林的心下如是想。

    “当时救人王厂长也曾表示质疑,并要求当面与胡哥进行交谈,但对方假借胡哥伤中,给所遍找了个人,搪塞过去了。”

    “而王厂长因为救人心切,便也没有多想,很坦诚把厂区地址告诉了后者,至于之后……”

    抿了抿嘴巴,尉泱的神色变得愈发的紧张:“他们是直接驾车冲进厂区的,当时我在2楼为胡哥的手术做准备,所以大门外发生情况我并不是十分清楚。”

    “等待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帮匪徒已经是压着大国哥进了厂房。”

    “之后,他们把妇女集中到一处,然后……然后那帮畜生……竟……竟然……”

    话及此处,尉泱身子剧烈的颤抖,一双眼眸也好似要喷出火来。

    “那么后来呢?”心知妇女被怎样的老林,明白尉泱为何会表现的这般激动。所以赶紧是出口打断了后者的话题,继而话锋一转道:“那么后来老王是因为什么被杀死的?”

    无疑,这是林俊夫最为关心也是急切想要知道答案的问题,而待得此问抛出,老林的眼眸也是登时变得锐利了起来。

    尉泱照例是沉默不语了片刻,这也难怪,任谁在经历了上述“不忍直视”的痛苦回忆后,都难以维系应有的冷静。

    对此,幸存者们也表示理解,大家皆是在心下兀自为着尉泱擎了把冷汗。

    毕竟,经历本身就已经够残忍的了,眼下还要强迫自己去用语言将之罗列付出出来,这对人的意识考验无疑是巨大的。

    而尉泱显然不是温室里娇生惯养的花骨朵,用她自己所做的誓言保证来说:

    “不论未来的道路如何艰险,纵使是刀山油锅,我尉泱也会带着父亲的期盼,坚强的挺过去!!”(我的小说《腐烂国度之活下去》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d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