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八十六章 现实推测(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六百八十六章 现实推测(十四)

    对于胡晓东的登场,温天明并不看好。

    原以为胡晓东上去会采取较为强硬态度,不曾想……清嗓说明,他还是要用对话解决。

    这是温天明不看好的节奏。

    他想不通,女人都这般无视了,为什么胡晓东,徐仁杰还要和女人平等对话,你们这样做不是自讨没趣嘛。

    以己方目前所处情况,给他点颜色瞧瞧有啥不行?

    难不成就因为对方身份是女人?

    可女人又怎样?如果不是她,体育馆怎么可能会落得这样境地?保安又怎么会惨死?

    是!真算起来,死的人都不是女人杀的。

    可所有这些都是女人搞的事儿造成的。

    她的手沾满了鲜血,温天明不认为这个时候要因为性别却别对待。

    更不认为这个时候出手教训女人有什么不妥。

    有些混蛋你不打他就永远不知道厉害!

    这玩意和性别无关,你徐仁杰想从对方口里撬出想要东西,不来狠的肯定不行。

    事实也证明,徐仁杰跟女人讲了半天道理,可结果呢?

    她从女人那边得到了什么?

    狗屁都没得到,除了无视,女人一句话都没跟他说。

    身后温天明是啥想法,胡晓东无从知晓。

    女人不看他,他也无在意。

    就这么僵持了大概十来秒,胡晓东终于是开口了:“问你几个问题,你都不说话。当然,你不说是你的权利,我不强迫。既然你不愿意开口,那ok啊,我来说,你听着就好。”

    停顿一下,女人照旧是没有反应。

    胡晓东的策略倒是有点新奇。

    从他这边说话意思,似乎是不打算叫女人开口。

    不过老徐知道,以胡晓东性格应该不会这么做。

    他肯定是有自己独到思路。

    “ok,那我开始了。”特别提醒句,胡晓东紧接道:“体育馆发生的事儿,你下馆内,相信都清楚和了解。我不想去问你为什么会在这边场馆而不再幸存者聚集区,问了你想来也不会告诉我。我呢,也不想问你体育馆发生的事儿是不是你做的,因为这件事儿你不说也没关系,事情主事者是谁不言而喻,其实大家彼此都心知肚明。废话这半天,我其实就是想和你探讨一个问题。”

    有没有搞错!这个时候还和他探讨什么问题?

    本以为胡晓东能弄出什么不得了动作。

    闹了半天……居然在这边讲故事。

    温天明面色那是愈发难堪,指骨间响动也是愈发明显。

    只可惜他这边搞出动作并不能引起众人注意。

    “你说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会做出这种损人不利己事情?”抛出问题,胡晓东似乎又说了句废话。

    不过紧接他自问自答道:“再我看来,做出这种损人不利己事儿的家伙要么是个疯子,要么受过什么刺激。你觉着呢?”

    再次将话茬抛给女人。

    女人身子不由抽搐下。

    这个细节胡晓东敏锐捕捉到了。

    要知道一般的心理治疗师,除了要嘴皮子功夫,察言观色也是必备技能。

    胡晓东虽然算不得什么真正意义心理治疗师,但久病成医,他很清楚心理疾病者一些小动作。

    几乎可以肯定,女人这个节骨眼身子颤动,肯定是自己适才问话对他有所触动。

    看来和自己料想的一样,女人在体育馆定是遭遇过什么。

    至于遭遇什么,想要套出并不容易。

    不过这些现在并不是十分重要,只要明确了造成女人这样变态行事缘由,剩下就可以对证下药进行刺激了。

    “好吧,你又沉默了。不过没关系,我继续发表我的看法。如果对方疯子,那没啥好讨论的。疯子做什么都可以。我们不能拿正常人思想来揣摩疯子意图。但是……”

    话锋一转,胡晓东强调音调道:“但是如果对方是因为遭遇了什么刺激做出此等危害事情,那就……明面上他这么做似乎没什么不妥。被欺负了报复嘛,可以理解。嗯,在我跟人也是这么认为。可问题,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报复也该找欺负你的人对吧?现在拉着整个体育馆人一起陪你殉葬……这种做法你觉着可取吗?”

    “他们该死!是他们该死!我没有错!!我做的没有做!!”突然出声,女人情绪很是激动,不过可能是因为在屋里待的太久,女人虚弱声音并不是很大。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静默了许久的女人出声了。

    女人这一嗓子声音不大但却是给屋里一众男人惊了一跳。

    还真别说,胡晓东这刺激真是起到了奇效,老徐望着胡晓东满意点点头。

    而后面温天明呢,面色肃然,神情复杂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面无表情望着激动女人,对方这个举动显然是更加佐证了胡晓东心下判断。

    女人在体育馆的确是遭受了什么刺激。

    而且从女人做出种种过激事情看,他遭受的刺激还非同一般。

    “怎么了你这终于是肯发声了呀。你不说话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不管怎样,说话了总是好的。你看,咱们现在不是迈出了沟通良好第一步吗?”

    怒瞪胡晓东,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胡晓东现在妥妥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哼,是不是我说的东西触动了你的神经?当然,你还是可以保持沉默。但是我想说的是,不管你觉着那些人怎么该死,也不该成为那人搞出这些事儿的缘由!!”

    这句话胡晓东那是有意着重了音调。

    不出意外,在听了他的话后,女人望向他的眼神更加犀利。

    这是胡晓东想要想过,正所谓破而后立。

    不破不立,只有破除女人心理防线,才能叫他真正坦露心扉。

    而要做到这点,刺激对方是必须的。

    但这种刺激必须对位,不能胡来。

    时下,胡晓东显然是摸着了路子。

    毕竟,女人反应说明一切。

    胡晓东说的东西那是真正刺激了对方。

    必须承认,老徐让胡晓东上来策略还是对的。

    不过,这还仅仅是开始,老徐他们需要的可不单单是叫女人受刺激,对方受刺激改变不了任何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