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八十八章 现实推测(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六百八十八章 现实推测(十六)

    一个人是否有人性,对胡晓东下一步手段至关重要。

    有人性说明女人还有挽救机会。

    当然,胡晓东所谓的挽救并非是要给女人什么救赎机会,他需要的仅仅是女人开口吧相关来龙去脉说清,让他们彻底消除潜藏在体育馆内的危机。

    免得后面接二连三来麻烦,要是那样,就算十个新军队伍也不够看啊。

    还算不错,从女人目前表现看,她现在处在自我谴责和否定中,这说明她本心是抗拒胡晓东说辞的。

    换句话说,她做这些并没有想要对体育馆无辜者怎样,她只是单纯想报复伤害过她的人。

    这没啥好奇怪的,换位思考,我们每个人基本都会有过这种过激冲动想法时候。

    有时遇到一些气人事情一时没法解决,郁气得不到缓解时,悲观愤脑情况下,我们都会有过想要杀人报复想法。

    这是人在失去理智情况简单处理问题最为直接想法。

    毕竟,暴力一直都是解决争端最好办法。

    这也是为什么人类历史战争从未断过根本原因。

    扭脸和徐仁杰互看一眼,徐仁杰点点头。

    虽说胡晓东没有开口说什么,但老徐明白胡晓东意思。

    女人心理防线已经崩盘,他胡晓东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若要继续攻击,那势必是逼女人走向疯狂。

    这可不是胡晓东想要结果。

    他刺激女人仅仅是要破而后立。

    这破他已是成功达成,接下来就该“立”了。

    而这茬事显然不太合适他这个刺激人来做。

    从心理学角度讲,他之前讲的那些话对女人影响很大。

    潜意识,女人肯定是将他视作为危险人。

    试想,换做任何人,在面对一个敌对人类沟通时妥妥会保持戒备心态,不会坦露心扉。

    然,老徐他们要的是从女人口中得到确切体育馆危机相关,所以想达到这个,叫女人宽心是前提。

    所以,后续的“立”胡晓东自觉自己不适合继续,必须换人进行。

    而刚好徐仁杰先前一直对女人采取的是怀柔政策,不管女人如何无视他都耐心视之,从未说给出什么强求。

    即便温天明暴怒要动手情况下,徐仁杰也出面制止。

    所有这些正好是在女人面前发生的,虽说女人对此不闻不问,但胡晓东相信场上发生事儿对方心理都清楚。

    所以这些细节性东西都会在一定程度影响女人心智。

    不管女人明面上如何表现,但在其内心,徐仁杰是个可接触人选。

    至少在屋里众人,徐仁杰是最适合完成后续“立”这个步骤的人。

    胡晓东心理想什么,徐仁杰自是清楚。

    作为一名合格侦察兵,同时又是队伍领袖,徐仁杰肯定也有进行相关心理学学习。

    而且可以负责任说,徐仁杰的学习要比胡晓东更加专业具体。

    点头回应胡晓东眼神示意后,老徐便是重新回归位置,胡晓东呢,也是“功成身就”退居二线。

    这戏台他已经给搭建完成,接下来该怎么演就全看徐仁杰的了。

    “很高兴看到你听了他的话后能有这样表现。你会哭,会难受,说明你还有人性。你还没有彻底迷失。我知道,你会做这些事儿,一定是在体育馆遭遇了我们无法想象的事情。对此,虽然我不清楚你遭遇了什么,但不管怎样我都表示同情,但一码归一码,你遭遇的事儿我同情,可你现在做的事儿我不敢苟同。”

    “啥原因,这里不做赘述,他刚说的很清楚。你会哭也表示内心认同,有反思自责。这很好,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我想对你说的是,在事态没有彻底恶化前,你还有挽救他的机会。”

    来了!来了!徐仁杰扯了那一大长溜,到底重点就在这最后句。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徐仁杰这手玩的绝对没话说。

    “现在外面的情况我不知道你是否了解。我和我的弟兄是从外一路杀过来的。目前球场上都是丧尸,都是因为你音源吸引将来的丧尸。我这席畜生把幸存者驻地围拢的水泄不通。总之情况非常糟糕。我需要你的帮助,我需要你老实告诉我整个事件来龙去脉。之前我问你,你保持沉默。现在我希望咱们可以重新开始,为了体育馆几百口子无辜幸存者,也为了我们这些被困人儿,当然更是为了你自己。我想你也不希望就这么看着这些跟你不相干无辜人因为你嗓门吧。”

    再做一次铺垫,徐仁杰这前期工作应该说做的很全面了。

    接下来就看实际效果如何了。

    “你叫什么名字。”有些废话的提问。

    不过这是徐仁杰有意为之。

    之所以没有直接提实质问题,徐仁杰是不想上来就给女人太大压力。

    毕竟,女人现在刚刚被胡晓东刺激的情绪奔溃。

    若是上来就提实际问题恐怕会适得其反。

    老徐话音落下,所有人目光全都聚焦到女人身上。

    特别是胡晓东,他无疑是场上最期待女人反应的主。

    他这边可以讲为了一个“破”字是尽了全力,从女人情况看效果也是不错。

    所以,若是在这般情况下女人依然无动于衷采取无视态度,那……胡晓东就真没辙了。

    那……怕是真得重新审视下老徐怀柔手段是否可行了。

    屋内静悄悄的,只有外面丧尸抓挠声搞出躁动动静。

    “唐……倩,我叫唐倩。”

    蠕动的嘴巴发出几个音调,女人终于是开口道出了第一句话。

    “呼”如释重负长吐口气。

    听得女人嘴中吞吐出的言语,胡晓东不禁松了口气。

    这感觉比他对付丧尸带来压力还要紧张。

    也难怪,折腾了这么久,目的就为叫女人开口。

    眼下不管怎样,尽管女人这句话没有什么实际效用,但终归是好的开始。

    正所谓万事开头难,只要女人动嘴出声了,接下来就好办多了。

    唐倩……唐倩……最终喃喃自语诵念女人姓名,不过转瞬,胡晓东慕的意识到了什么,猛的回转过脸望向旁侧徐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