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九十五章 理智与情感(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六百九十五章 理智与情感(五)

    徐仁杰语气平缓,他没有着急去催唐倩按照自个儿意思回答问题。

    这个事儿急不得,也不是催促能搞定的。

    现在唐倩已经在自我救赎,自我反对关键道口。

    这个时候老徐明白自己必须要有耐心,他得给唐倩足够反思思考时间。

    不过呢,他也在话语中强调了时间的重要。

    说完,徐仁杰再次是下意识和身边胡晓东,雷瞳互看了眼。

    他们能说的,该说的,想劝的,该劝的,都已经做了。

    接下来,完全就看唐倩自己的了。

    多说无益,众人站定静静等待。

    必须得说,老徐,胡晓东,雷瞳三人循序渐进处理方式非常恰当,也很合理。

    但他们做法落在温天明眼里却是越发不可理喻。

    温天明旁的都还能忍受,唯独不能忍受就是老徐他们三个总是在话里强调说女人做这些是被迫无奈所谓,老徐他们处于什么目的说这些温天明没心思去想,也没任何念想知道。

    以他目前情绪撞他,他就是单纯不能接受。

    在他看来,老徐他们已经完全背离了初衷,他们行为做事根本是被情感左右。

    这里左右他们情感的就是唐小权这个人。

    因为在没有这个名字出现前,老徐他们还是可以客观从现实实际出发的。

    但在这个唐小权出现后,兄妹情成了他们谈论焦点。

    害死保安和队里兄弟的凶手唐倩成了他们不断开拓理解对象。

    最关键听老徐他们意思,似乎还要带走女人,带他去见那个唐小权。

    这个事儿……温天明没法理解和接受。

    什么意思!?唐倩是人,保安和其它弟兄就不是人了?

    之前说好的要替他们报仇……就因为一个唐小权,就因为这两货是兄妹,就因为你们认识……这个女人就要放过?这个仇就不报了!?

    温天明本来松开的拳头时下是再次攒紧起来!

    徐仁杰他们怎么看唐倩,温天明不在乎,但是在他而言,他现在越看女人越觉着恶心。

    所以……“你够了没啊!是不是要全世界人都围着你转你才满意?我拜托你搞清楚,现在他妈的错的人是你!!你该对自己做的事儿负责!明白吗!?”

    “温天明!!”猛的转过脸!徐仁杰怒声厉喝一嗓。

    很明显,老徐这番怒喝是真的来火了。

    饶是之前在屋内找到唐倩这个祸事始作俑者他都没这样怒气。

    但眼下……徐仁杰怒目圆瞪怼向温天明,举手投足都很气恼。

    也是难怪徐仁杰会有这般火气。

    他们这边是绞尽脑汁在引导唐倩敞开心怀。

    一切都进展顺利,从唐倩种种反应……眼瞅着就差临门一脚,现在好了,温天明冒出这嗓,对女人刺激可想而知。

    算天算地就是没算到温天明。

    想过唐倩自己打不开心房,想过自个儿这边言语失误刺激唐倩,偏偏没想到温天明会突然杀出搅局。

    你说若是和胡晓东,雷瞳那样有主见,和适宜插话倒也罢了。

    可温天明……完全就是把事儿往搞砸了弄。

    他的话徐仁杰也能理解,他火大不奇怪,他脑中想要给死去弟兄报仇都在情理间。

    可问题,现在什么时候?现在是考虑个人感情时候吗?

    女人不开口,你这样强逼有用吗?

    温天明显然是被主管思绪袭扰了。

    当然,徐仁杰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自己何尝不是被主管情绪困扰呢。

    尽管他们现在说的各种都是在为撬开唐倩嘴巴,但无可否认唐倩是唐小权弟弟这层关系或多或少影响了徐仁杰他们行为做事判断。

    也是因为此才会叫温天明这边爆发。

    时下温天明与徐仁杰等人争论焦点,其实也是理智和情感的对撞。

    落在实际,人这辈子少不了要面对理智与情感抉择。

    很多时候,我们在处理事情时,都会遇到所谓的交情,而当交情与现实道德,法律碰撞时,你我该怎样选择……这从来都是件叫人头疼事情。

    按章办事,你会被说固执,不动变通,甚至不讲人情。

    毕竟,时下社会就是个人情社会。

    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变通。

    可变通真的没毛病吗?纠结起来,你那是违背规律,践踏法律。

    因此被捕入狱者也不在少数。

    “我之前和你说的还不够清楚吗?你要不明白,就出去冷静冷静,好好想想,想清楚再回来!!”

    徐仁杰没有客气,这回言辞甚是激烈。

    没办法,温天明的随口说道这句似乎发泄下没啥问题,可是很显然,他的话已经严重影响了场上时局。

    就因为他这句,原本可能开口唐倩,又不知道会出现怎样心理波动。

    闹不好他们之前所做努力都会因为温天明突兀开口葬送。

    你说面对这种情况老徐能忍受吗?

    不过徐仁杰在气头上,温天明时下心绪也是极度不稳啊。

    听了老徐的话,他没有退让,而是迎上老徐灼灼眼神,质问回道:“徐队,你说的话我听的清楚,我也想的清楚,我认为我没有问题!!我非常冷静!反倒是你,你们,我觉着需要到外面好好反省凉快凉快!!”

    “喂!温天明你知道你现在说什么吗!?”也是没料到温天明嘴里会冒出这样话来。

    雷瞳蹙眉扭脸喝问。

    温天明很自然回道:“我说了,我很清楚自己再干什么。倒是你们清楚自己立场吗?她是谁?她是这一切祸事的元凶!!是她搞出的这场惨剧!!要不是他咱兄弟能死吗?小胡,别人怎样我权且不说,我就问你,小王舍命封堵大门时你是在场的,他惨死样子你忘了吗?我们说过要为他报仇的。可靠你现在……别说我温天明说话难听!!怎么着,他是你们救命恩人妹妹,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就因为那个什么唐小权……她做的事儿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荒谬!!笑话!!简直扯淡!!这天下哪有这样随意轻松事情!?”

    温天明态度决绝那是丝毫不让。

    他这一席话脱口直接是给胡晓东怼到掩口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