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一十三章 理智与情感(二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一十三章 理智与情感(二十二)

    纠结意味着什么?

    纠结就意味着机会。

    人在纠结时,恰恰是人思绪最为混乱,矛盾冲突最为严重,最拿不定主意时候。

    这个时候若是停止呼叫,待对方情绪问题,想明白一些事儿,再想联系就更困难了。

    毫无疑问,眼下这个阶段,继续联系未必说对方就会应答。

    但,如果这个阶段放弃联系,对方肯定不会给你应答。

    两相对比,还有啥好说的,肯定是要唐倩继续尝试啦。

    听了老徐吩咐,唐倩犹豫了几秒,完了,还是依照徐仁杰指示,拿起手台,按下通讯按钮,用它那不太娴熟也是完全不合乎无线电通讯法则方式呼叫道:“喂,我是唐倩,有人能听到我说话吗?”

    等了几十秒,结果还是依旧,没人回答。

    “再试!!”

    徐仁杰不放弃吩咐。

    唐倩这回倒是没有犹豫,她似是机器般,按下按钮继续呼叫:“我是唐倩,我有事儿,我有急事儿要说,有人能听到我声音吗?”

    唐倩一次比一次话多,一次比一次着重重点,她这也算无师自通了。

    只可惜唐倩这么努力配合老徐等人,可手里手台始终是安静如初,众人久久期盼的目标人物应答始终没有传来。

    这是相当叫人沮丧的事儿。

    放下手台,唐倩再次向徐仁杰递过质询眼神。

    也难怪唐倩会这样,她已经是按老徐要求数独与己方同伴尝试联系,可结果……摆在那儿,没有应答。

    “他们不在。”

    理所当然给出这句回答。

    无疑,在唐倩看来,同伴半天没有回复,肯定是没人在这边。

    说实在的,望着唐倩那般平静道出这句话,老徐心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抛开唐倩对这件事儿判断是否正确,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被这帮人骗的不轻。

    知道现在她依然是那些所谓同伴百分百信任。

    由此也是更加不难看出,唐倩她是有多想报复那些曾今侵犯过她的混蛋。

    否则,这种情况……连她自己都认定对方没人在体育馆,这说明什么?说明,她唐倩是唯一被留下的人,是被抛弃的存在,可即便这样,即便唐倩认定体育馆自个儿同伴都离开了,她居然还没有任何怨言,反正徐仁杰是没从唐倩理所当然平静脸上看到半点波澜。

    有时候,老徐真的很想把事儿摊开了告诉唐倩,侵犯他的人该杀的都已经杀了,没杀留下的也在他们车上勒押在。

    她其实没必要再报那么大愁怨,她其实可以释然看开些了。

    只是眼下这种情况,老徐实在是没法开口。

    一来,洪涛等人存在,他不方便说。

    二来,如果说了这件事儿人,就等于告诉唐倩,其实她的遭遇,在场人都清楚。

    而女孩儿遭遇的事儿不是啥见得了光的好事儿,唐倩之前自己都没勇气说出口,时下若是徐仁杰这边道出,那难保对唐倩不又是一个刺激。

    安稳起见,老徐觉着暂时还是不要提及此事为好。

    目前情势,他们实在是经不起任何波澜了。

    “小唐,这个手台你没动过?就是这个频段,你没调过!?”雷瞳从后上前,手指唐倩手台,开口问道。

    唐倩闻言,摇头否定:“没有!这个他们给我,我就一直放在抽屉没动过。”

    搁着雷瞳,他觉着多半是唐倩动了手台频率,因为频率变动所以才导致联系不畅。

    但唐倩很果决给出了否定,正如他之前给徐仁杰回复一样。

    手台给我,雷瞳探手讨要手台。

    唐倩没有多想,交到雷瞳手上。

    检查了下相关电力,都没有特别异常。

    雷瞳记下既定评断,完了拨动调整,继而给老徐递了个眼色:“喂喂。”

    雷瞳这边话音将将落下,屋内立马是传出他的呼叫重复声。

    是老徐身上带着的手台,雷瞳重复呼叫正是从那听筒中传出。

    “手台没毛病,通讯信号也正常。”

    本以为可能是手台除了问题,但经过尝试,所有都被排除了。

    这说明,对方未有接通应答,单纯是因为对方拒绝,当然也有可能……馆内外真的没人留守。

    这并非说完全不可能,综合体育馆目前情势来看,门外集卡丧尸都被放出,馆内两个音源也都顺利按时响动,大批丧尸被引诱至此。

    如果说对方原始目的是将丧尸给体育馆包围,他们的既定目标应该说已经达到。

    既是如此再行留下意义也就不大了。

    可雷瞳显然没那么容易接受这个结果,他不甘心再次向唐倩确认:“小唐,你确定没有动过这个频率?”

    “我说了,我没动过!!”

    “好了!”唐倩声调明显提高,徐仁杰担心雷瞳重复问话刺激唐倩,上前轻拉过雷瞳:“小唐说没动你就肯定没动。手台给小唐。”

    点点头,雷瞳也是意识到自己态度有些着急,当下重新给手台调回原来评断,完了给递了出去。

    唐倩取过,老徐跟进吩咐:“小唐,再给他们联系。”

    “还需要吗?前面几次都没回应,他们肯定不在馆内离开了。”唐倩觉着已经没必要再试了。

    但老徐坚持:“再试试,掌握他们位置对我们很重要,我们需要你搞清楚我说的几个问题!”

    无奈,唐倩只能是再次按下通话按钮:“我是唐倩,有人吗?”

    “我是唐倩,有人回话!”

    简略言语,唐倩的呼叫不再似之前那般具体。

    接连呼叫了差不多五六句,未有得到结果唐倩放下了手台,很显然,她不想这样跟傻子样继续了:“没有人回答,他们不在。”

    望着唐倩眼睛,老徐知道再继续要求女孩联络,肯定会令其反感。

    没办法,谁叫现在唐倩将目标任务认定为和她一样有着不公遭遇同类人呢。

    过激的要求,反而会让唐倩觉着己方有别样意图。

    现在这个阶段,一旦叫唐倩长生这样想法,那可就糟糕了。

    “嗯,你说的有道理,他们估计是不在了。手台给我吧。”探出手,徐仁杰顺着唐倩话茬讨要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