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一十四章 理智与情感(二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一十四章 理智与情感(二十三)

    手台要回搁在自己这边主要目的是为了防止,后面万一目标想通了又给联系,老徐第一时间能够接收。

    时下,与唐倩那边说的东西,老徐是无奈迫不得已给的话茬。

    落在实际,他可没有放弃对目标任务追踪。

    在老徐这边,他仍然举着对方还有安排人监视或者说内似唐倩这样棋子存在。

    之所以没有给回答,只是对方不确定该怎么做。

    毕竟,己方这边给的呼叫太过突然。

    过段时间,他们回过神,没准会因为好奇楼栋内发生事情,以及音源被破坏因由主动来电询问。

    只是见老徐就这么放弃联络,雷瞳那边蹙眉道了句:“老徐!”

    当然明白雷瞳这句话是为了啥,徐仁杰扭脸冲雷瞳瞟了眼,当间意思很明确,就是叫雷瞳莫要在多言。

    老徐这个眼神一递,雷瞳便是立马闭口退后。

    既然徐仁杰这样,说明他心理肯定有自己想法意图。

    对老徐,雷瞳还是有信心的。

    他确定,徐仁杰做事不会不过脑子。

    雷瞳不说话了,唐倩自然也不会多考虑其它,他很干脆手里手台递出。

    老徐取过,屋内不出意外陷入了沉寂。

    接下来该怎么做?

    这是个问题。

    原本指着靠唐倩揪出体育馆相关隐藏人员位置,从而展开进一步行动。

    但现在看来……对方迟迟没有应答,让所有这一切全都华为了泡影。

    毫无疑问,这对老徐他们打击是显而易见的。

    目标人物不联系,对此,老徐这边没有任何办法。

    但事儿不能因为此就终止。

    平息祸端,想法逃出升天,这个最终目标还得继续执行。

    目标人物靠不住,那就只能靠自己了。

    时下老徐能做的只能是和唐倩沟通,堪堪是否能从其谈话言辞找到啥新的突破点。

    关于体育馆相关祸端唐倩了解的不是很多,所以继续在这方面费口舌意义不大。

    必须做出些改变,徐仁杰托腮抱肘在屋内踱步。

    他不开口,大家也都保持沉默。

    雷瞳,胡晓东明白老徐这是在思考如何应对新的局面。

    唐倩呢,则是一如既往淡然看着屋内一众人。

    她也不清楚这个时候能做什么。

    她也在等待徐仁杰冲他进一步发问。

    搞事儿的人从目前唐倩说辞不外乎是馆内幸存者与驻军。

    落在唐倩那边,她认定叫他做事的是馆内和他有一样遭遇上。

    这点徐仁杰不好否定,但他可以断定的是,忽悠他留下的家伙有可能是馆内幸存者,但在整个大范围,制定这个丧尸围堵体育馆计划家伙绝对不简单,妥妥和驻军逃不开干系。

    只是究竟是全部驻军都参与其中,还是少部分个别人士在内捣鼓……这就不好说了。

    至少从老徐手头所掌握少的可怜线索,他没有头绪,无从断定。

    搁着老徐这边,他现在不敢多想其它。

    他只希望搞这件事儿的仅仅是此地驻军中一部分老鼠屎。

    之所以有这样期望,主要是……一方面,军人荣耀,老徐如论如何都不能接受此地驻军做出这样龌龊事儿来。

    作为过来人,作为曾经一方体育馆一把手,徐仁杰非常能够理解管理这样一个大型体育馆日常运作的困难。

    每天一睁眼,几百口子吃喝拉撒就摆在你面前。

    这些物资不会白送来,都是需要人出去搜集的。

    这当间死的人就不说了。

    关键,去外面人死的多了,馆内驻防方方面面又是问题。

    所以说,对方不想管理体育馆,也是情有可原。

    毕竟,一年时间,对方遭遇了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可问题,你们要走可以,但为何要把里面百姓给祸害了才肯罢休?

    这种事儿如果单纯是一些渣滓做的,老徐尚能理解。

    在不断重复重压下,有些意志不坚定军人出现思想畸化,也属于正常现象。

    军人也是人,看到不断有战友牺牲,看到馆内人每天不思进取活着,谁都会想,我为啥要保卫这些人。

    不过不管怎样,做这些事儿的人,老徐可以理解他们想法,却绝不认同他们做法。

    抛开军人身份不谈,即便是个普通人,做这种事儿人也是叫人可耻唾弃的。

    可惜最终结果是怎样,老徐不清楚。

    但老徐倒是觉着可以从驻军方面入手,看看能否唤起唐倩记忆,从他这边获得些什么新的突破。

    思定,老徐慕的停下脚下移动步伐,他扭转过脸看向唐倩。

    将老徐这个止步扭脸动作,胡晓东,雷瞳明白,老徐铁定是想的新的突破口了。

    “小唐,之前劝说你留下的人,是否是这里驻军?我的意思,是不是平时看管你的人!?”

    抛出了停顿后的一个话茬。

    闻听老徐这个提问,胡晓东立马是明白了老徐用意。

    不消说,对方这是改变了策略,打算从驻军方面入手。

    兀自点点头,胡晓东也是觉着老徐这个切入点没啥毛病。

    馆内幸存者这方面,唐倩那边看样子也是提供不出什么更切实有效东西。

    所以,改变谈话方向是个不错选择。

    目光移转,胡晓东蹙眉望向唐倩,老徐适才提的问题非常有特点。

    如果说唐倩给出回答是肯定的话,那就可以百分百确定己方之前判断,体育馆事件的确是有此地驻军参与。

    这件事儿只要被落实确定,那之前种种疑问就迎刃而解了。

    体育馆外那一夜之间多出的满载丧尸封门集卡也是可以说清是怎么来的。

    只是唐倩的回答总是叫人失望。

    “不,他们是不是驻军我不清楚,但肯定不是看管我的人。”

    这句话,说了等于白说。

    唐倩的回答,既不能确定忽悠他人是驻军的,也不能排除对方不是。

    唯一可以确定,非是看管唐倩人忽悠,但这同样不能排除看管人不知情。

    鉴于唐倩给出回答,徐仁杰吐了口气,捏着晴朗穴简单思量了下,随即扬起脸又是抛出个新的问题:“那……我问你,你说你被关在屋内,是不是?”

    “是!”

    “关你是为了防止你有不好念头,对吗?”

    “应该吧。这你不该问我,应该问关押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