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一十七章 理智与情感(二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一十七章 理智与情感(二十六)

    简单斟酌了下,徐仁杰紧接跟进问道:“那你们有拿到对应检测报告吗?”

    既然体育馆方面阻止给人员做了体检,按照正常流程也该说给个对等检测报告。

    老徐很想确认下,他们拿到检测报告都给写了什么内容,这样好叫他做更明确判断。

    “没有,我们没有。”和郭老四比较熟识,洪涛很干脆替自己和对方做了回答。

    郭老四闻言点点头,继而扭脸看向身边温天明:“嘿,老温,你有收到过馆里给的检测报告吗?”

    温天明摇摇头,同样是给出否定回答:“没有,我没收到过。”

    言罢,三人齐齐落目徐仁杰。

    大家伙这一沟通才发现,竟然己方三人都没收到体检报告。

    “小唐,你呢?有收到过吗?”

    唐倩适才说过,他也做过相信体检,胡晓东时下将希望寄托在女孩身上。

    可唐倩……不出意外否定道:“没有。”

    果决两个字叫老徐想要问问检测结果念想被打破。

    老徐怎么都没想到,四个做过体检人,竟然一个都没有收到体检报告,这简直是太令人意外了。

    “没有收到体检报告,那应该有人给你们说说检查结果吧?”雷瞳不放弃来了句。

    事情到了这步,自然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给我们说?”这回轮到洪涛等人意外了。

    洪涛,温天明,郭老四三人顾自相望眼。

    随即,三人几乎是不约而同轻摇脑袋:“没有。”

    “不是吧,做体检不给报告,你们难道就没人问过吗?”

    雷瞳觉着此事未免有些扯谈。

    温天明随即淡漠回道:“这年头大家能图啥?混个饱饭,有个安全地方住就已经很满足了,至于其它……谁会在乎。体检这东西,我当时是没怎么当回事儿。体育馆过来抽血,咱就给他抽了。要量身高,体重那就量呗,至于结果……反正馆内从未提起过。”

    “唉,老温说的在理。能在体育馆活着本身就不错了,还想其它作甚。再说了,这这要是体检出有啥问题,现在医疗条件,更该死还得死。与其这样,我倒是宁愿不知道最终结果。”洪涛也是很干脆给出自己心底想法。

    “还有啊,这种事儿也不是咱下面人想知道就能知道的。徐队你们也和管理稽查管理队人打过交道。他们啥性格我想你们很清楚。你叫我们去跟他们询问报告消息……呵呵,还是算了,不管是场馆馆长,还是稽查管理队人都不是我们这个层次人员可以接触的。”

    郭老四同样做了回应。

    三个人,给出了三种不同意见。

    虽然意见不同,但却是无可否认从三个方面对此事做了评断。

    也是代表了馆内三种意见。

    一个,以温天明为代表的自身对结果无所谓。这类人只求有个安稳栖身之所,对其它不敢抱有太多奢望。

    二个,以洪涛为代表对检测后后续治疗不抱希望。

    这不奇怪,也很现实。

    在末世,你不可能要求体育馆能有如正常社会完善医疗体系。

    诚如洪涛自己抱有消极态度一样。

    反正知道了结果也治不好,与其这样,还不如啥都不知道。

    知道了,治不好得死。

    不知道,拖延得死。

    可相较来说,显然还是不知道的好。

    不知道,至少人活的踏实,愉快。

    死其实不可怕,人活在世,难免一死,这不会因为高低贵贱,身份不同而有改变。

    但是呢,比死可怕的是……明确知晓死亡时间,或者是有人告诉你活不长久。

    这种人在医院很常见,那间被告知患了绝症时日不多患者其实是最可怜和叫人同情的。

    在得知自己有绝症时就已经够惨的了,后续还被告知无药可救……那种静静等死感觉该是何等绝望啊。

    搁着洪涛,他宁愿不知道一切,这样至少死前可以活的潇洒舒服前,心态也不至于低沉失落。

    人活着,心态非常重要。

    一个人如果能保持相对积极乐观心态,毫无疑问,更能叫他远离疾病,保持健康。

    至于说,郭老四,他的观点恐怕是体育馆内最普遍,也是为数最多人员想法。

    很多人做了体检也想知道自己身体状况,毕竟,身体是自己的,没谁不会在意自己身体。

    特别是为人父母,他们想要了解孩子情况。

    在体育馆这样糟糕食物补给下,父母很自然会担心自己孩子身体状况,是否会因为营养不条出现问题。

    年岁交大老人亦是如此,人一般都是上了年纪后,才会注意养生保健。

    年轻时,仗着身体好,过度透支身体,等到老了,各种技能开始告警。

    这个时候,人会本能因为害怕,而特别关注身体情况。

    这是人之常情,也是无可避免的。

    更何况是在体育馆这种地方。

    人们难得有体检机会,相关人群怎么可能错过。

    但问题,体检归体检,想要知道记过,馆方不给出具体报告,他们只能询问。

    可询问对象……能够知晓这事儿的三种人,要么是馆内馆长,要么是馆内执法队稽查管理队,还有剩下就是馆内驻军了。

    这驻军一年到头到不了馆内几次,普通幸存者想要接触他们了解情况将之就是天方夜谭。

    而剩下稽查管理队,馆长虽然可以接触,但这两班人在馆内行事风格,态度,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接触,不准确来说,是敢于接触的。

    综合以上,众人不知晓自个儿体检情况也就不难理解了。

    但一码归一码,三人随时给出了自个儿不要求知晓体检结果原因,可这并不是体育馆不给结果理由啊。

    你说你作为馆内主事方,既然是花大力气给管理人做了体检,为什么不给检测报告呢?

    不给你做这些又有何意义!?

    徐仁杰这厢思量诧异之际,胡晓东那边突然插话问道:“小唐,你是不是也没询问过体检结果?”

    “是!”

    不出意外的结果。

    胡晓东听罢后,没有太大波动,他紧接跟进:“你说馆内安排你和相关人员接触,那些人都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