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一十九章 理智与情感(二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一十九章 理智与情感(二十八)

    “没有见过他们?什么意思?你不会就见过他们一次吧?”

    对于心底这个提问,胡晓东怎么想怎么觉着不靠谱。

    既然是复检,没道理说后面就见不着了吧。

    “是,我就见过一次,后面没再见过。”

    唐倩的干脆回答给胡晓东推断彻底破灭。

    还真是就一次啊。

    怎么会这样?

    “那个……小唐,你直说吧,你总共接待安抚过几个人?”

    胡晓东紧接再问。

    唐倩当下回道:“具体记不清楚了,应该有一,二十人吧。”

    “一,二十人!?”

    如果唐倩回答一个,两个,胡晓东或许就不会对其给出回复有啥特别想法了。

    毕竟,一个,二个人,很有可能最终复检得出结果是误判,实际被复检者其实没有什么问题。

    所以,没问题就没必要再过来,不过来,唐倩见不着也就没啥好奇怪的了。

    可问题眼下情况非是这样。

    唐倩实际接触人数有一,二十人。

    而且根据唐倩之前说道事情,这一,二十人肯定没有重复。

    既是如此……虽说接触的只有一,二十人,这个数字搁着整个体育馆几百口子并不算多,但是……落在唐倩这里……这么多人最后竟然没有一个人是她重复见到的,这事儿未免也太奇怪离谱了。

    “唐倩,你当真是一个人都没重复见过?我的意思是说,你见得这些人……都只有一次?”

    “是!只有一次,没有重复!”想都不想,唐倩便是肯定回答。

    听到此处,胡晓东也是漠然垂下了脑袋。

    这台奇怪了,这也太奇怪了。

    这么多的人,难道说复检都没出问题?

    这概率未免也太高了吧。

    胡晓东对唐倩给出答案不得不是给打一个大大问号。

    而郭老四这时突然插话:“可能是管理方只安排小唐进行了一次接触。后面没有问题的就回馆里。有问题就留下治疗。”

    郭老四也是看出了胡晓东那边疑惑。

    但相较于胡晓东愁眉苦脸想不通模样,郭老四他可就看的很开了。

    他从来不觉着这里有什么好想不通的。

    他不明白胡晓东为什么要去纠结唐倩和体检者接触次数。

    人已经很明确给出了答案,就接触过一次,这事儿不难理解啊。

    接触一次,无法两种结果。

    一个复检没病,既是没病,那留在医务室也就没必要,以唐倩被关禁闭状况,她想与对方再见,除非是回到场馆才有可能。

    但这……馆方妥妥不会给一个他们所认定精神不正常人回去。

    如此,再见便是成了扯谈。

    另外呢,若是复检确认有问题,被检者留在医务室就成定局,这样,自然也没必要唐倩再去安抚。

    听罢郭老四跟进意见,胡晓东抬眉看了眼,不过他没有答话。

    客观来讲,这郭老四讲的并非没有道理。

    的确,十人也好,二十人也罢,按照他所讲的,的确可以合理解释唐倩那边为什么没有再见被复检者。

    但凡事不能只看片面,必须站在全局角度。

    单从血检本身,毫无疑问,胡晓东也认同郭老四意见,他也是觉着这样解释没啥毛病。

    可问题,眼下他们所处环境并不简单。

    现在体育馆发生这么多事儿,很清楚表明这里不寻常。

    这里有太多太多疑问。

    你不能简单视之,必须综合考量。

    胡晓东就是站在全局考量问题的。

    当先第一点,唐倩被控制,这点可以理解,馆方怕她做不利事情给他控制。

    可馆方在明知道唐倩情绪状态不正常情况下还安排她做所谓安抚工作,这是第一个说不通地方。

    之后复检者几十人集体不见,这个也不太和清理。

    但若是根据郭老四理论倒是也能勉强说的通。

    至于说剩下的……胡晓东就不得不将此事和现在体育馆状况联系起来了。

    这体育馆到底是个什么状态?

    有相关医疗不说,难不成还真有配套治疗设备?

    就算这些都有,那体育馆外那些装有丧尸集卡是从哪里来的?

    再加上不明人士可以接触到被关隔离唐倩,并成功鼓捣他为他们做事。

    并且这些人还能在有驻军把手地界搁放音源设备……单独的复检或许没什么可叫人注意地方,但一旦这些和现在情况联系起来……胡晓东心理就总觉着哪里有问题。

    他有试图从唐倩嘴里找到一些突破口,看看是否可以分析推断出究竟哪里不对劲。

    但现实看来,他这个想法还是不太现实。

    至少就目前场上情况……他没有思路。

    胡晓东的状况同样出现在徐仁杰那边。

    老徐也是个明白人。

    这唐倩话音落下后,他脑中便是一直在寻思相关问题。

    他所想的和胡晓东差不多。

    都觉着体育馆里搞这个体检有些莫名其妙。

    不!准确来说,搞体检本身没啥问题,关键是透过唐倩交流所给出相关结果实在是有点……叫人搞不太清楚。

    不过老徐到底是老徐,在简单思量后,他开口问道:“小唐啊,我问你,你在安抚人这段时间,应该也有陪他们去过相关治疗室吧?他们有做过什么治疗,或者说有什么医疗器材你还有印象吗?”

    徐仁杰的问话立马引起胡晓东兴趣。

    没错,虽然己方不是啥专业医生,但老徐,雷瞳是军人,他胡晓东是运动员,两种职业其实和医院相关并不是一点联系没有。

    就拿胡晓东自己来说吧,当年身体伤病,他可是没少往医院跑。

    都说久病成医,光是他历年在医院救治经历,都足够他丰富不少眼界学识了。

    至于徐仁杰,雷瞳就更不用说了,身处一线侦察兵,在孤立无援情况下,野外救治是他们必备学科。

    所以,只要唐倩那边能够回忆起给出一些具体线索,那他们就能由此推断不少东西。

    怎奈,现实总是不能遂人员。

    原本是指着能从唐倩那边得到些靠谱情报以供他们推理。

    可结果呢……唐倩给出回答很简单,就是三个字:“没印象。”

    闻及此言,胡晓东几乎是下意识轻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