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二十三章 理智与情感(三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二十三章 理智与情感(三十二)

    谎言不可能一直持续,是谎言就会有被戳破时候,只是时间早晚。

    然,徐仁杰几乎可以肯定,现在的搪塞没法持续。

    一旦己方这边顺利从楼栋逃脱回道幸存者大本营,到了那时唐倩再向徐仁杰提出要见哥哥想法,徐仁杰到时候拿什么去给唐倩解释!?

    到了那时再跟唐倩解释,我之前和你说的都是为了稳定你情绪谎话,其实你哥哥不在场馆,是在馆外。

    只要你老实跟着我们,按照我说的做,出去就能见到唐小权。

    说实在,到了那个时候,唐倩可能再信徐仁杰说的话吗?

    欺骗的代价是很高的。

    得手一次被戳拽你再想重新建立他人信任那是非常困难的。

    或许为了见到哥哥,唐倩还会信任他徐仁杰。

    但作为徐仁杰不敢冒这个险,也不忍冒这个险。

    多的不说,唐倩过往所经历一切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

    她一个小姑娘在这体育馆内被那帮混球做了那种挨天杀的龌龊事,这对一个女孩,尤其还是花季少女伤害不言而喻。

    眼下知道自己哥哥还活着,徐仁杰若是利用此事去期盼唐倩,哪怕他是出于好心,但事情一旦败露,落在唐倩他可不会去深究你徐仁杰这般做法深意,也不会认为你徐仁杰这么做是为了她好。

    女孩儿只会单纯认为你骗了她,你利用了她,你不是好人。

    如实被唐倩认定为好人,对女孩打击先不说,本身就对生活不抱希望,现在又被人期骗,换做任何人在这种状况下想来都不会有啥好年头。

    更关键,眼下一旦被唐倩认定为坏人,那再想和他进行接触,开展后续撤离机会就没办法了。

    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谁都不是傻子,被骗一次,唐倩也没可能再去信任徐仁杰,更不可能跟着他们行事。

    到时候唐倩本人如果不愿随队离开,你叫徐仁杰怎么办?

    所以很多时候一个简单决定很可能就意味着一整件事儿的成败。

    老徐现在不敢胡乱忽悠唐倩,也正是站在大局为日后相关事情综合考量。

    徐仁杰这么做肯定是没毛病,如实给唐倩做出回答也是十分必要的。

    鉴于此点,他摇摇头,否定道:“不,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不是想问你哥在不在馆内?”

    唐倩不置可否:“难道他不在吗?”

    很简单一句问候,但徐仁杰却是可以清楚从唐倩眸中瞧出那抹失落。

    说实在的,见得唐倩眼中闪烁的失落,徐仁杰真的不忍给出否定回答。

    有那么一瞬,他差点就要昧着良心给出肯定答复了。

    但考虑到全局,考虑到后续一些列可能存在问题,最终他还是保持理智很干脆否定:“不,抱歉小唐,虽然我也想给你……唉,我不能骗你,我必须告诉你实话,你的哥哥,并不在馆内。”

    道完这席话,徐仁杰没由来感到一阵疲惫。

    他慕的觉着自己很残忍,这个时候和唐倩说这种,实在是有点……太伤人了。

    事实也的确如徐仁杰内疚的一样,他的话落在唐倩耳里却是是如针扎般叫女孩儿难受。

    不,准确来说,应该是难以接受。

    那种感觉就好像……明明你感觉就要抓住自己想要东西,可突然他就在你面前消失不见……没有理由,没有原因,就那么突然。

    “不在,他不在,他不在馆内,呵呵,我早该想到的,我怎么这么天真,我就不该报希望,我真傻……”低垂着脑袋,唐倩似是着了魔般不断低声呢喃。

    所有这些徐仁杰看在眼里都很不是滋味。

    可有什么办法,现在这个时候作为老徐他没的选择。

    人路过他不食言相告,那等后面被唐倩捅穿对女孩伤害无疑更大。

    长痛不如短痛,与其后面被女孩质问无言,还不如眼下就坦诚点告诉对方。

    更何况事情也没徐仁杰想的那么遭。

    毕竟,唐小权虽然不在馆内,但他却是在馆外呀。

    只要他能把唐倩活着带离体育馆,那兄妹二人见面轻而易举。

    不过想把唐倩顺利带出体育馆……这件事儿说的容易,做起来可着实不简单呐。

    旁的不说,想要活着从体育馆出去就时下局面……那就是难比登天的事儿。

    但这些都不是老徐目前需要考虑事情。

    他现在应该给主要注意力都放在处理唐倩情绪状态上。

    想要带女孩儿离开,首先得得到对方配合。

    否则扯啥都是白搭。

    对于此点,徐仁杰思路还是十分清晰的。

    望着唐倩失落低沉模样,徐仁杰跟进句:“小唐,你不要这么难过。你哥虽然不在场馆内,但是……”

    “但是怎么样!?”猛的抬起脑袋,唐倩毫无征兆接茬也是给徐仁杰吓了一跳。

    老徐怔怔愣神几秒方才回过神回复道:“但是他其实目前人距离咱们为之不远。”

    “不远?什么意思?不远有多远?他具体在哪儿啊!!”情绪突然变得激动。

    由此也是不难看出唐倩对唐小权所在位置的苛求。

    徐仁杰非常清楚唐倩心理所想,当下也是未有卖关子,直截了当他:“小唐他现在其实是跟着我们大部队在体育馆外面。”

    “我哥在体育馆外面?”不出意外楞了下,完了,唐倩似是恍悟般再次激动道:“你骗人,你是骗我的对不对?你为了缓和我情绪,故意这么跟我说的对不对?”

    听了唐倩这一系列质问,徐仁杰不禁有些哑然。

    和着唐倩自己也知道自个儿情绪躁动啊,徐仁杰无奈叹了口气。

    唐倩质疑他,他倒是一点都不觉着奇怪。

    毕竟,之前刚刚给唐倩回答唐小权不在馆内,紧接后续又给他讲唐小权在体育馆外。

    相信搁着任何人,在听了徐仁杰这连翻回答都会心下产生疑问。

    怎么会有这么巧合事情?不在场馆就在体育馆外?

    但偏偏还就是这么巧合。

    在旁人不清楚事情相关情况下,听徐仁杰这般说辞,的确容易质疑。

    落在唐倩,她现在面色严肃,很显然,女孩儿对徐仁杰回答不是很满意。